【喻王】南下 03/下

  卧槽!妈耶!娘诶!吓得叶修手滑一个感叹三连出去了。
  
  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这绝对不是惊喜了!这完全是惊吓啊!!
  
  接着喻文州很干脆的给他打了个电话,没错,是打电话。
  
  当初世锦赛的时候怕走到国外弄丢了人,所以不管叶修怎么推辞,大家还是共同建议让他配一部手机,最后收到的手机是叶秋给他寄过去的,一开机就看见里面已经存上了所有家人的电话号码,还有一条“注意安全,有事电话联系,回国后记得回家”的备忘录,看的叶修还是如往常一样不说好话,但心里却是莫名溢满了一种名叫“家”的暖流。之后叶修又多存了世锦赛的队员们以及联盟那边几个负责人的电话,可以说做领队做的很敬业了。
  
  接了电话,叶修有点尴尬的先开口:“喂……那什么,咋回事这个?你跟大眼……文州,今天不是愚人节。”
  
  “嗯,我说实话呢,我在跟王杰希交往。”喻文州那边倒是说的轻松。
  
  “你有体谅过我的老年心脏吗?”
  
  “没有。”喻文州果断斩断叶修的退路。
  
  “那你打电话来干什么?”叶·单身狗·修一脸嫌弃。
  
  “确认一下是不是只有你知道这个答案。”电话那头传来了推拉窗户的声音,还有夹杂着的车笛声和风声,“现在听来确实只有你一个人了。”
  
  “嗯……”
  
  叶修摁灭了烟头,抖抖盒子又叼上一根,熟练的点上,握着鼠标把刚才喻文州回复的消息截图发到讨论组里,然后推开键盘、倒进椅子窝起来。
  
  怎么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当然得分享啊是吧!
  
  “叶修,这个事情你怎么猜出来的?”
  
  “有疑问的人把疑点放一块儿拼出来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惊喜,意外。当我之前的话没说。”
  
  叶修感觉到喻文州似乎在紧张什么,心里这么想着,也就这么问了。
  
  “是啊,有点紧张。毕竟还没做好公开出柜的准备。”喻文州叹了口气,“所以我希望你暂时帮忙保密一下……”
  
  “晚了,他们都知道了。”叶修吐出烟圈打断他。
  
  “……真‘羡、慕’你们这群有手速的疯子。”
  
  “哥知道你羡慕我,不必说这么客气。”
  
  喻文州:敢不敢再要点脸?!
  
  “能告诉我有谁知道吗?”
  
  “你等着。”然后叶修把喻文州拉进了讨论组,留下一句话把电话挂掉,“自己看吧,拉你进组了。”
  
————讨论组————
  
[喻文州]……
[戴妍琦]woc喻队怎么进来了!
[楚云秀]喻文州藏的挺深呐?来来,说说你跟王杰希的感情经历
[周泽楷]欢迎……
[喻文州]都知道了?
[苏沐橙]是的⁽⁽ଘ( ˊᵕˋ )ଓ⁾⁾
[喻文州]尴尬jpg
[叶修]大伙儿都关心一下老喻同志,别把消息说漏了
[黄少天]我觉得我以后都没法好好跟队长打比赛了
[卢瀚文]+1
[江波涛]不会说出去的,毕竟是个敏感话题,还是小心为上
[喻文州]多谢。
[喻文州]其实,还没做好准备,希望大家帮忙保密,拜托了。
[苏沐橙]喻队不打算先给点封口费吗?
[喻文州]……
[黄少天]苏沐橙你学坏了!不过我也觉得队长应该给封口费
[戴妍琦]+1
[楚云秀]+2
[喻文州]【红包/封口费】
  【(略过系统)喻文州  的红包三秒钟被领完,叶修  是运气王】
[楚云秀]喻文州同志你放心,我们一定完成好组织交代的保密任务!
[周泽楷]嗯
[江波涛]谢了喻队
[黄少天]队长你放心!下赛季对微草的时候王杰希我一定见一次杀一次!
[卢瀚文]保护队长,蓝雨有责!
[喻文州]^_^……
[苏沐橙]等什么时候准备好了记得说一声,我们帮你扩散
[叶修]记得提前备好大红包,总群有你发的。
[喻文州]……还真是谢谢了
 ——————
  
  关掉讨论组,喻文州把QQ隐身等了一段时间,见这群人真的没有把他跟王杰希的事情往外说,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来了一点。
  
  讲实话,他跟王杰希谈恋爱只是他说的好了点的样子,实际上并不是已确认感情的情侣关系,顶多算他的单箭头,而王杰希也正好不反感罢了。
  
  “叮铃——”
  
  有消息弹了出来,听着特别关心的铃声喻文州才心情好了一点,不紧不慢的跳转过手机页面,一边关了纱窗和电脑,然后趿拉着拖鞋挪到床边去关了灯。
  
  “晚安好梦。”喻文州给那边发了语音,嘴边的笑容过了好久都没褪去,仿佛吃了蜜一般,甜至心底。
  
  躺在床上,喻文州枕着手臂望着天花板发呆,打了几个哈欠了都没把眼睛合上。
  
  他是怎么喜欢上王杰希的呢……喻文州自己也不知道,就是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虽然也有机缘巧合的因素吧,但如果这是上天的安排,倒也算是一种幸福不是吗?
  
  
  两年前。
  
  那时候还是第八赛季才结束,夏休期一放假,喻文州就被迫挪到了B市去住两个月。
  
  理由也是挺让人无奈的,喻文州一个大姨带着孩子二婚嫁到B市去了,请他们家人去喝喜酒,顺便邀请他们家去旅游玩玩,全当避暑。
  
  而喻文州一家常年生活在G市,夏天的太阳有多毒辣那是不用说都能想象到的,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全然把喻文州那句“B市也没凉快到哪儿去”当成了耳旁风。
  
  去了B市,喻文州一家被安置在了他家大姨的其中一套房子里住,屋子也是早就打扫好了的,两家人不住一块儿,但也隔得不远,估摸着以后隔三差五的串个门聊聊天,也算是日子过的充实。
  
  到了喝喜酒那天,喻文州跟着爸妈去帮忙搭把手,不得不说这年头结个婚还真是花样越来越多,瞅着表面上是喜庆,背后大忙活可多了去了,都得让人费力气,直到婚礼开始举行,喻文州才回到自己座位上去吃饭。
  
  他们那一桌的人都是亲戚,远近都有,也相互认识,饭桌上吃吃喝喝拉扯家常,热闹的不得了,不过也都是父母辈的话题,跟喻文州确实是一点都不沾边,他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嘬着热汤吃着菜,没谁管他,乖巧的很。
  
  不知何时画风突然一转,不知道哪位叔叔还是阿姨开始讲起了儿女结婚成家,接着就有人问起喻文州来了。
  
  “文州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
  
  喻文州把视线从碗里的菜上移开,礼貌的笑了笑说没有。
  
  “还没有啊,喜欢什么样的跟阿姨说,阿姨帮你介绍介绍?”
  
  “谢谢阿姨,不用了,我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工作上,没打算谈恋爱。”
  
  那位阿姨面露可惜的表情,一边说着“唉,文州这么好的孩子将来也不愁娶不到姑娘家”一边把话题带去别的方向。
  
  喻文州脸上笑嘻嘻,心里mmp。他才22岁,就到了被别人催婚的年龄了??现在的中国社会还没返古吧!
  
  “我去趟洗手间。”喻文州跟父亲打过招呼就离开了酒席,到了外面以后,没了那些敬酒和聊天带起的喧闹营造出的闷热感,一个人待着倒是舒服了不少。
  
  由于这一层楼是宴厅,洗手间就只有最尽头的那边有,可当喻文州走过去的时候却是一个空位都没有。
  
  早知道刚刚不喝那么多汤了,喻文州心想,但是人有三急是不?只好认命的去别的楼层。
  
  他没有去楼下,而是去的楼上。因为一般人都会觉得下楼比上楼轻松,那楼下没准更多人,还是上楼碰碰运气吧。如此想着,喻文州便加快了步子爬楼,果不其然,有空位。
  
  这下倒是松了口气。
  
  正当喻文州穿好裤子准备走出去洗手的时候,注意到了一个没关门的隔间有人在那儿。
  
  看样子就是酒喝多了,喻文州也没打算多理,摇摇头走出去洗手,洗手之余又听见了那个人的手机铃声和接下来的对话过程。
  
  结果发现这个人的声音迷之耳熟。
  
  好奇心驱使喻文州过去看看,结果倒是那人脸色不太好的走出来了。
  
  “我知道,已经谈好了……嗯,没多喝……会打车回去……呃,喻文州?”那人用脸颊和肩膀夹着手机跟另一头的人交谈,两只手却是在忙着粘餐巾纸包,见到喻文州的时候那双独具特色的眼睛里倒是丝毫没有掩饰半点惊讶之情,一直到挂掉电话脸上还带着些许错愕,“你怎么在这儿?”
  
  “来参加别人的婚礼。”喻文州关掉水龙头上下打量了眼前的人,那人穿正装的样子自己真的是头一回见,却不得不说真的挺合适,随后又想起了什么,眉头由舒展变成了紧锁,“王杰希,电竞职业选手不应该喝酒。”
  
  “也就喝了一杯。”
  
  喝一杯吐成这样?喻文州突然发现自己能喝个两三杯还真是不错。
  
  “好像是白的。”
  
  喻文州:我收回刚才的话。
  
  ……等等,白的??
  
  “你怕不是疯了吧,啤酒都够呛还喝白的?!”喻文州突然严肃起来,脸上表情没绷住直接对着人喊了。
  
  “所以我刚刚去吐了。”王杰希垂眸收好餐巾纸,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杵在那儿,好一会儿才抬眼看了下喻文州。
  
  喻文州被他这个大喘气弄的七上八下的,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害人白担心一场。
  
  “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喻文州虽然平日里不喝酒,但也是有常识的,白酒那么烈,就算吐了也不一定好受。
  
  “没事。”王杰希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然后走到喻文州身边的位置去洗手,大概是为了让喻文州安心,从镜子里看了人一眼,带着鼻音缓缓吐出几个字,“别担心。”
  
  喻文州也在通过镜子的反射观察王杰希,虽然在赛场上是对立面,但好歹也是同僚,相互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而且他听王杰希说话都觉着好像挺费劲,可别是喝醉了。
  
  “走吧,我去透透风,你可以先回宴席。”王杰希在烘干机下把双手烘干,整理了衣服袖子后对喻文州说道。
  
  “我陪你吧。”

——————
新年快乐!!!不好意思来晚了,最近就忙着画之前那张铠约了,而且最近突然有点emm画风不对Orz

祝大家新年天天有粮吃!←来自吃货的祝福ww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