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05/上

  直到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进来清场,喻文州是想任着王杰希睡觉都不得不把人喊起来走了,但是他从来都不知道微草战队的王队长有
赖床这毛病,以至于把人喊醒的过程进行的十分缓慢。
  
  “王杰希。”喻文州拍拍人肩,没反应,继续拍。
  
  “王杰希?”
  
  “王队长?”
  
  “老王?”
  
  还睡?!怕不是要逼他喊“王大眼”!
  
  出于辈分礼数,有着良好教养的喻文州终究还是忍住了。
  
  但是恶作剧的心思可不是想忍就能忍的。
  
  他低首凑到王杰希的头侧边,贴着人耳根子轻轻吹了口热气,然后趁着人因不适而下意识挪脑袋时用温柔的嗓音缓缓道:
  
  “王杰希,你看我们蓝雨截断了你们的蝉联,是不是该发面锦旗意思意思啊?”
  
  “唔……”这回王杰希有反应了,眉梢动了几下,似乎在尝试睁开眼,但顶多也只露了个缝的样子。
  
  喻文州发现有效果,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弧度,却没发现自己心里竟然多了几分成就感。
  
  “王队想干什么?明年再送个冠军吗?挺好的,蓝雨乐意之至。”
  
  “冠军?想太多。”听到“冠军”两个字的王杰希仿佛被电击一般瞬间清醒了,揉着因保持同一个姿势太久而略微僵硬的肌肉借扶手的力从喻文州身上起来,双眼突然接受光线还有些不适应,眨了几下才回过神。回头再看喻文州,猛然惊觉自己似乎是就着人家肩膀睡了一觉,颇不好意思的跟人道了歉,并说了谢谢。
  
  喻文州维持着之前的表情摆摆手表示没事,心里却是破骂:你还知道说谢谢!早知道你睡的这么死我就多动几下了,竟然给你当了快一个小时的人形枕!
  
  接着转念一想:算了,王杰希现在欠我一个人情,而且刚刚自己还趁人家没睡醒去调戏了一把,算没亏大。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影厅,离开电影院之前王杰希还去了一趟洗手间,当他甩着满手水珠走出去时,后知后觉喻文州先前语言刺激他醒觉的说辞竟然还是两年前的过去式。真是,自己对冠军的执念也太大了,不过话说回来,冠军拿了是会上瘾的,拿了一次就想拿第二次,拿了第二次还会想拿第三次,一年前自己才带着微草又一次挺进决赛夺下冠军,这一年眨眼而过,第八赛季就被轮回这匹黑马一路杀了个透,加之微草新老交替的问题有冒出苗头的趋势,王杰希在战队上放的精力也是越来越多。
  
  一切为了荣耀,为了冠军。
  
  喻文州也是心够脏,开玩笑都把得这点算这么准。
  
  “走吧。”王杰希冲人招呼了一声,两人并肩往楼梯走。
  
  夏休期就好好休息,来年再拼。王杰希心里如此安慰自己,呼了口气就把工作时的心思抛到脑后,忍不住自顾自的又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是睡醒了还是没睡饱。
  
  喻文州从侧边看他一眼,默不作声的边走边掏出手机来发短信,一双笑眼背后总让人觉得他在密谋什么似的。
  
  一会儿,他把手机塞进牛仔裤兜里,问王杰希:“你今天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王杰希答的坦诚:“晚上十点之前都可以,怎么,你要回去了?”
  
  “没,只是怕你要先回去。”喻文州的一副放心了的样子,“我想晚上再出来玩,白天太晒,而且听说晚上逛街会比较有趣。”
  
  “嗯。”王杰希算是认同了他的观点,“那下午的打算呢?现在才上午十一点多。”
  
  “唔……”喻文州摸着下巴思考一阵,然后有点犹豫的拿出手机来看了看地图,最终下了决心,“跟我走吧,下午补充能量。”
  
  
  “这就是你所谓的补充能量?”王杰希抬眼扫了一桌子的签签串串,毫不客气的拿了串鱿鱼片走,“能补的有营养点吗?”
  
  “再没营养也没见你拒之口外啊。”喻文州拿餐巾纸擦了擦面前的一小块桌面,嫌弃的扔掉粘了油的纸团,搓搓手也开吃了起来。
  
  两人正坐在一家大排档里撸串。
  
  天气热,特别是到了正午的时候,太阳那叫一个毒,开个空调坐在室内还算不错,但是在大排档这种地方,包厢里开空调就算了,坐外边撸串总不能也开啊,小本生意哪儿来的钱买那么多空调还交电费呢?所以两人只有吹摇头风扇的份儿。
  
  王杰希伸手扯了几下风扇的吊绳,把档调到最大,放手时顺了样调味料回来,只看了一眼就立即放了回去,又拿了隔壁的另一瓶来,均匀的撒在串串上。
  
  喻文州边吃还边跟他讲理,说:“反正下午没计划,又热的要命,不如先吃饱了再找个地方休息,打游戏睡觉都可以。”
  
  说罢看了眼对面已经干掉了四五根串儿的王杰希,给自己抓了七八根慢条斯理的吃起来:“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方便休息放松的。”
  
  “有。”
  
  “哪儿?”
  
  “我家。”
  
  “……”
  
  “但是家里勒令不准晚饭前回去,要陪……相亲对象,除非人家先走。”而且人家要是先走了说不准回去还会挨一顿唠叨。
  
  喻文州:你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还有别的选项吗?”
  
  别的选项?
  
  这倒是把王杰希难住了,有家不能回,网吧不能去,俩大男人也不好在大热天的去逛街,还有什么地方能休息、能睡觉、能玩游戏、还方便行动的?
  
  电竞选手们的本质就是个游戏宅,即便是当了职业选手也是在俱乐部或者到处打比赛,到了暑假才难得有一回休息,而且还得饱受烈阳的折磨,上街都嫌累,这会突然说想办法……脑袋瓜就那么大,想透了都没想出来。
  
  同样的,喻文州也没想出来,要不再去电影院坐几个小时?
  
  两人默不作声的吃着串,一边盘算下午的计划。
  
  “不如……开房吧。”
  
  
  “滴。”空调接收到了遥控器的信号开始轰轰运作起来,把整间屋子里的小分子颗粒都震动的活蹦乱跳,原本闷热的空气正在通过天花板角落里那台长方体机械一点点与外来的冷空气互换,拉紧的窗帘也把阳光阻挡在了窗户外面,过了好一会,凉爽感才算差不多弥漫到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电脑只有一台,不过有登录器倒是可以安心的玩。”喻文州揭去台式电脑的防尘布,试着动了动鼠标。
  
  “早说了双人间,你非要大床房。”王杰希看着电脑被人捷足先登只好坐到了床上去,翻了个白眼吐槽说道。
  
  “双人间也只是一台电脑。”喻文州撇撇嘴,“但是网线插口和普通插口会多一个。”
  
  “好吧。”王杰希妥协。
  
  这两个人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脑洞,撸着串呢突然蹦出一句开房,仔细一想貌似还ok,能休息、能睡觉、还挺方便行动,找家好点的宾馆或者酒店就能有电脑,还能玩,简直是一举好几得!
  
  只可惜电脑只有一台。
  
  “那我补个觉吧,走的时候叫醒我。”王杰希干脆抖开了被子,在床上简略铺了一下就踢开鞋子钻被窝里去了,还不忘打个哈欠表示下睡意。
  
  喻文州点头默认,拉开椅子坐下后十分顺手的开了主机和显示器,回头趴着椅背问王杰希:“你昨晚上几点睡的?都在电影院睡了那么久了还困?”
  
  “唔……快凌晨一点吧。”王杰希思索片刻给出个大致答案,“忙着做下个赛季的计划,把时间忘了。”
  
  “……王队真忙。”喻文州顿时觉得如果要在联盟内颁发一个“最敬业队长奖”肯定是非王杰希莫属了,不说其他家的队长,他自己扪心自问都没投入到这种程度,更别说还占用私人时间。
  
  王杰希没说话,兴许是真的困了,整个人往被子里一塞,脑袋往舒软的枕头里一埋,就没了声,连呼吸声都被空调和电脑主机的混合噪音盖了下去。
  
  喻文州见人没反应,且电脑也开机完毕,便转了回去,掏出自带的耳机接上线,手指按着左键双击打开了荣耀,插卡登录。
  
  屏幕里的角色是个术士,喻文州自己没事拿来玩玩的小号,装备算不上一流,但是也不差,橙装还是有那么几件的,其他的也就瞎乱凑。
  
  他操作着角色走了几圈,然后打开角色所在的公会界面看了起来。
  
  公会名赫然是蓝溪阁。
  
  喻文州挨个看了看公会里的一些装备、成员的等级水平什么的,接着又跑到公会仓库去给自己的角色换了件橙装回来。
  
  事实上,喻文州也是会偶尔照顾下公会的,只是照顾的方式不太一样,他专门让人练了个不加点的小号来,入会蓝溪阁,假期闲来无事就用它去公会里转一圈,站在普通玩家的角度感受自己俱乐部名下的公会是怎么个形象,以及观察它的运作状况。碰上开boss打团的时候心情好就冲进去帮个忙,从没人知道这个号的背后坐的是这么一位大人物。
  
  逛完了公会,喻文州就操作着角色在地图里散步,因为只用操控方向和几个按键就好,不会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扰人清梦。
  
  “王杰希,微草这么依赖你是不行的。”
  
  不知为何喻文州突然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声音不大,但是隔着耳机却听到了一个“嗯”的单音回复,然后又没声了。
  
  喻文州以为那是错觉,因为回头看的时候只看得见被子因为人的呼吸在轻微起伏,他还不放心的取下耳机盯着那个方向观察了一会,八成把握确定王杰希是睡着了才继续之前的散步操作。
  
  又过了好一段时间,喻文州才退出了荣耀,顺便关了电脑,因为觉得没什么好玩的了,于是决定玩手机。
  
  突然,鬼使神差的,他端起凳子轻手轻脚的坐到了床边,面对王杰希的方向。
  
  自己竟无聊到开始窥视别人的睡相了。
  
  ……呸,什么窥视,明明是光明正大的看!喻文州心下划掉方才的内心活动,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看,再说看了他也不知道。
  
  他注意到了王杰希的眉头是舒展开的,看起来是没什么防备的放松状态,真想不到这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睡这么安稳,换做喻文州,跟不是很熟的人待一起压根不敢睡。
  
  他还发现王杰希其实除去大小眼的因素还是有颜值的,至少睡颜杀,理由……就凭他盯人盯了将近十分钟,撑着上半身的手臂都僵了才想起该换个姿势。
  
  喻文州掐了自己一把,痴汉附体了还是怎么着?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起身绕到床的另一头换了个座,背倚床头刷起了微博。
  
  反对着他的另一边,喻文州以为“已经睡熟了”的王杰希缓缓把眼皮撑开一条缝,淡褐色的眸子将目光定在喻文州才坐过且尚有余温的凳子上,一动不动,几分钟后才又合成了一条线,眉头也再次拧到了一起。

——————
最近太佛系了,念念经再想后续。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