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行道迟迟(一发完)

注意事项:
1,梗来自QQ空间,并非原创梗。
2,be,只吃小甜饼的朋友可以忽略。
3,这是和守候er的约梗写文,虽然渣但还是只能看哦。
好了,没什么大毛病就看吧
————————

1,
  十三年前:
  “杨峥——”
  “杨峥你去哪儿了啊?再不出来先生就要去告诉杨叔叔你又逃课啦!”
  “这儿呢!嗳,你能不能别喊了,兔子都被你吓跑了!”杨峥从草堆里拍拍裤子站起来,冲少年挥挥手,让人能更加清楚的找到自己的位置。
  “哈…呼……你、你跑这么远出来就是为了抓兔子?”少年撑住膝盖大口喘着气,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杨峥。
  被盯着的少年点头“嗯”了一声,随即一巴掌打在喘气的少年后背上,让人吃痛的喊出了声。
  “杨峥你干嘛呢!”
  “柳璇你这身子骨不行啊,跑这么点距离都喘成这样,来年进军队习武你可咋办?”杨峥摇摇头作叹息状,复又伸手去给人揉揉方才自己打下去的地方。
  “明年的事明年再说!现在得先在学堂念书,你少给我打岔!”柳璇反抓住杨峥的手腕,不容人反驳就往来路的方向拽。
  杨峥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柳璇如此吃力,心里一软,只好一点点挪着脚跟上:“唉……我本来一点都不想去学堂的,要不是你执意要去,我压根不会让我爹也送我去。”
  “关我什么事?我上学是为了识字,这样我就能看懂我爹那些厚的要命的兵书。”柳璇眉毛一挑,神情严肃的给杨峥说理,“你以后是要跟着你爹学走商的,就算我不上学你也得上,有哪个做大老板的不认字的?你还不是得去,少拿我做挡箭牌。”
  柳璇把话说的这么开,倒是杨峥开始脸色难看起来了,苦着一张臭脸拉下嘴巴气呼呼的往前走:“那我还是趁你在的时候赶紧学吧,不然以后你不在学堂了得被我爹烦死。”
  “哼,知道就好!”
  
2,
  七年前:
  “杨小少爷,今天头一回做生意,感觉如何?”
  “难,还得摸索些时日。”杨峥卷袖给人沏了壶好茶,眉宇间早就褪去了曾经的稚气,字里行间还夹杂着些许大人才有的成熟味道。
  “哈哈哈哈……”柳璇也毫不客气的接过茶盏饮了一口,叹了句“好茶”便在人对面坐下。
  “我来,是跟你辞行的。”过了半晌,柳璇放下空空如也的茶盏抬眸说道,“三天后我就要随我爹去边关了,虽然我从小身体弱,打了五六年的基础才开始正式习武,但好在我脑子里塞的计策多,上了战场也不算一点用处都没有,最不济也能自保……总之,我下次回来,最早也得是两三年后,提前跟你说一声,别太挂念。”
  杨峥端着茶壶听的一愣一愣,好一会才如大梦初醒般反应过来——自己的发小要离开自己了,这才认真打量起柳璇如今的模样:曾经比他矮一截的少年已经迅速拔高到赶上他了,五官也长开了来,仔细琢磨还算得上眉清目秀,但那比一般人要白上些许的皮肤让人觉得这不像是要从军北上的,反倒像富家公子。
  即便如此,柳璇的眼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丝毫没有军人那般戾气与锐利。
  “……是漠北的外族又来进攻边界了?”杨峥提壶给自己倒上一杯,接着又帮柳璇斟满,“你且行小心,漠北外族不比我朝生活安逸,他们是活在厮杀的日子里的,凶狠程度非同一般,你可要保重。”
  “嗯。”
  “还有北方的气候,我去年随我爹去走过一次商,冷风刺骨的要命,你去了没几个月就得入冬,可别染上风寒。”
  “知道。”
  “军营里的伙食定是比不上家里的,吃粗粮的日子有的你受,好生照顾自己,明白吗?”
  “明白。”
  “你爹平时待你比较松,但进了队伍就必须得听军纪,严格的会不止一点两点,你要是受不住就别硬撑,退后线去,大不了回来,懂吗?”
  “懂。”
  “还有……”
  “打住!”柳璇伸手按住了越说越激动的某人,赶在下一句嘱咐前打住了话头,“你话多的都快赶上我娘了,她都没你这么操心。”
  杨峥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拍桌子冲人喊道:“我还不是担心你!?”
  “是是是,费您操心了行不,淡定,喝茶。”柳璇哄孩子似的拍拍人肩头,复又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其实吧,我这次出征也是有放不下心的事,所以才来找你商量。”
  “什么事?”杨峥没好气的瞪了眼柳璇,拿起杯盏喝了一大口茶。
  “小婉儿,今年13了。”说罢,柳璇瞥了他一眼,顿了顿,接着说道,“等我回来之后,她大概也要成家了吧。”
  这是个陈述句,杨峥在心里大概算了算,点头认同。
  “我怕这次去的久,战事耽搁,万一看不到小婉儿成亲,可就遗憾了。”
  杨峥从短短几句话里听出了好几种味道,微微蹙起眉头,目光一直盯着柳璇,示意人继续往下说。
  “所以,如果小婉儿要在我回来之前成亲的话,我看不到,就你代我去看。”
  这句话大概是作出决定了,柳璇也认真对上了杨峥的目光。
  “……你过来。”杨峥冲对面招了招手。
  柳璇顺从的凑了过去。
  “哎哟!”
  得到的回复是一个脑瓜崩。
  “你是不是傻了。”杨峥睨起眸子看他,“你跟你爹都在边关,你妹妹要嫁人,怎么也得让家里父母都在,你爹没回来或者没同意,你娘又怎会让小婉儿嫁出去?”
  “别人做父母的都还想到那一步,你个当兄长的瞎操哪门子心!”
  柳璇揉着额头,撇下嘴巴不甘心的喝光了一整杯的茶。
  杨峥被他这傻样气笑了,柔声道:“我不管你怎么想,总之,给我平安回来,我等你。”
  “好。”
  
3,
  “柳璇?”
  “在呢!”
  是夜,柳璇偷偷摸摸的从窗户口爬了出去,在自家后院墙外和一样溜出来的杨峥碰了面。
  “走吧,船租好了,在湖岸。”
  “还是你靠谱!”柳璇忍不住给杨峥竖起了大拇指。
  杨峥一扬嘴角,露出个得意的笑容,牵起柳璇就往湖岸跑。
  两人跑了十几分钟才到达目的地,那儿只停靠了一叶小舟,上了船,两人便撑蒿起航,任船随水流。
  柳璇他爹说了,还有三天就得离开,这三天就任他玩,但习武不可松懈就是,所以才有了现在这深夜泛舟游湖一景。
  “竟然还有人放花灯。”
  “当然,今天可是花灯节,不放灯放什么。”
  湖面上漂泊着形状各异的花灯,多为莲花,花芯亮着一小截烛火,烛下塞着各种各样的祝福。
  烛火葳蕤,船只悠悠,柳璇仰躺在杨峥身上,借着人的大腿当枕头休息,两眼望那满天繁星,竟一时伤感起来了。
  “杨峥,你说,等我去了边关,我们共有的景色是不是就只有这片天?”
  “胡说,还有脚下这块地。”
  “瞎扯,明明你踩实土我踩荒漠。”
  “滚犊子,分明都在我朝疆土之上。”
  “……”你这“一块”可真大。
  “算了,不跟你贫。”柳璇认输,侧了个身让自己面朝湖水的方向,湖面波光粼粼,船过带起一圈圈水痕,反射着星星点点的火光,深深照进人的眼底。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
  柳璇哼着《采薇》,声音很轻,只有他和杨峥能听到的大小,唱的断断续续,想哼了,就吐几个字,不想唱了,就闭嘴看夜景。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
  还剩一句,就没声了。
  这词杨峥是看过的,心知应当还有一句,但半天了没听到后文,才把视线从灯火上收回来。
  好嘛,睡着了。
  杨峥低头看着柳璇的睡颜,不知不觉想起了很多往事。
  他俩从小一块儿长大,柳璇是打娘胎里出来的身体不好,调养了好些月才和他们这些普通孩子差不多,但个头始终是长的没有他们快,经常只教被欺负,也就杨峥会护着他,起初是见他可怜,后来是觉着有趣,护久了便成了挚友,一交便是十几年。
  如今自己护了十来年的人要去从军护这个国家,说不震惊都是假的。
  但震惊之余,竟还觉得这事理所当然。
  确实,他本就是将门之子,迟早要去保家卫国。
  可……
  舍不得。
  杨峥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真正的知交从头到尾就只有柳璇一个,无论是上学、吃饭、游玩还是习武,柳璇干什么自己都围着他转,如果柳璇不在身边……好像很多事情都没有方向了。
  一想到边关那么危险,杨峥突然心生一股想把柳璇圈在身边、谁来都不放走的冲动。
  但他也只能想想,因为这不是他能决定的,他能做的只有等柳璇归来。
  但愿一路顺风,凯旋归来。
  
4,
  四年前:
  自柳璇随父从军去了边境,一去便是三年,杨峥只能从战报和南下的商贩那儿得到他们的消息,时好时坏。
  漠北的这场战役前两年一直都没正式打响,虽然双方都在互相僵持,但每日都需演兵操戈,打十二分的精神,做万全的准备,一旦碰上突袭,这警惕性足否可是要命的。
  直到这一年春天,漠北外族趁着早春多雨湿寒,加之听说南方洪涝坏田导致粮库不足的消息对边境发起了突击,战火一路从边境东边烧到了西边,天天都不安稳。
  晚秋枫红落叶之时,长达半年多的激战终于停了下来,据说是多亏了柳璇想出来的计策,让边境守军一举击溃了外族蛮人,夺下了这场战役的胜利。
  战后归家,柳璇回到杨峥身边时已是红梅盛开。
  三年不见,柳璇竟意外的又长高了,身子骨也扎实了不少,曾经常年白皙的皮肤也被风吹日晒成了浅浅的小麦色,脸庞也多了些棱角,可当那双深棕色的眸子望向杨峥时,眼底的温柔还是滴水不差的撞进了杨峥眼里。
  “我回来了。”这是他进门说的第一句话, 也是最让人安心的话。
  柳璇长开双臂站在杨峥面前,一抹在队里的严肃正经,嬉皮笑脸的冲杨峥笑了笑:“要不要检查一下看有没有少零件?”
  “不必,看你还这么活蹦乱跳我就安心了。”杨峥走上前去把人抱住,久别重逢竟然是这么平淡的。
  “安心就好,我也不想让你多费心思操心我。”柳璇回抱住他,在他左心口的后方拍了拍,“会很累。”
  “走吧,进屋吃点心,今天的点心可是我专门给你做的。”
  “不是吧?刚回来就给我做黑暗料理!”
  “……柳璇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
  
5,
  这年冬天,杨峥定亲了,对象是柳璇的妹妹柳婉,说媒的是柳璇本人,婚期则是在来年开春。
  “柳璇,你给我个解释,为什么就跟我爹娘直接说了这门婚事,为什么不问我的意见?”
  “抱歉。”柳璇低下脑袋,他现在已经比杨峥要高了,一耷拉下头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个子矮的时候,“可我只信你……杨峥,我希望我妹妹能幸福,你也是,所以我才想……如果我们是一家人就好了。”
  两人的对话至此就没了后文,那天柳璇在说完那番话之后就走了,被杨峥赶走的,从小到大两人头一回吵架,竟然是在这等人生大事上。
  当晚杨峥思考了很久,他琢磨了自己的心思,也换位想过了柳璇的心思,但不论怎么想,始终都会有那么一道坎儿横在心头。
  一夜无眠。
  第二天开始,两人见面就没再提及过订婚这回事,日子过的和以前一样有说有笑,但有些事情终究是无法改变的,随着时间的缩短,杨峥也愈发觉得心头那道坎的沉重,可他说不出口。
  一个月眨眼而过,婚期如约而至。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俗话说得好,人生四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杨峥这辈子活了十几来年,四个没撞着三个,倒是只撞着了第三个,也不知道该笑还是怎么,后来再回想起那天夜晚,他自己竟然只得出了一个结论:柳婉和柳璇长得真像,如果柳璇不是男子,怕就是一模一样了。
  当晚,杨峥搂着柳婉睡得很沉,却不知为何,梦里出现的竟然是三年前那次深夜泛舟游湖的场景,梦里回荡着柳璇唱的《采薇》,那句没唱完的“行道迟迟”直到清晨醒来都还挥之不去。
  杨峥神色木讷的望着被红绸装饰过的天花板,又把梦翻出来咀嚼一遍,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柳璇那天晚上穿的似乎是红衣。
  坐起身来看向自己昨夜褪下的衣衫,也是红色的。
  杨峥无奈的笑了,抹了把脸便下床更衣洗漱去。
  
6,
  如今:
  “爹爹。”小男孩儿揪着衣袖奶声奶气的唤着杨峥,小短腿才跑了几步就绊了脚,啪叽一下摔在地上,当即就哭了出来。
  “哭什么,跌倒了就爬起来,不哭。”杨峥走过去抱起孩子,替他拍了拍灰,还抹去了眼泪。
  “夫君,哥哥托人送信来了!”柳婉从书房屏风后拐了出来,递过一封信函,顺手把孩子抱了过去。
  “我看看!”杨峥一听是柳璇的信,立即接过,迫不及待的拆开。
  柳婉知道自家夫君与兄长是发小,而兄长自两年前独自再赴边关后就再也没了消息,如今一纸信函寄到家中,怕是有什么重要大事。
  “上面写了什么?”柳婉也不着急去看,她只问她的夫君。
  而杨峥的表情并不是喜悦之色。
  “《采薇》。”说罢,便把信函递给了柳婉。
  柳婉接过一看,信上还真的没什么多的内容,有且只有一首《采薇》。
  “但愿哥哥平安。”
  “……嗯。”
  
7,
  杨峥只求这是老天在捉弄人。
  一边的柳婉即便已经吓昏过一次,醒来之后也还是把双眼都哭成了红肿。
  杨、柳两家,沉浸在一片沉痛之中。
  耳边尽是停歇不下的哭声,只有杨峥,怔怔的看着盒子里那几件染血的破烂衣衫,成了默泪人。
  怎么可能……
  不是说好了,知道、明白、懂,不是都答应了……平安回来……吗?
  柳璇死了,死在了边关的漠北外族手里。
  而且还走的不顺。
  据回来的士兵说,他被外族强行抓走,严刑拷打要他说出边境的边防部署以及内部兵队安排,柳璇没从,硬是含着一口气活生生承受了下来。那些外族见他敬酒不吃吃罚酒,下手更是肆无忌惮……
  柳璇硬生生被这群人逼上了绝路,更惨的是,死后连个全尸都没给留下,他的右手臂和衣衫被外族以挑衅的方式送回了边关,也是柳璇尸首带回来的唯一一部分。
  杨峥双眼失去了焦距,仿若空洞,
  心里,好像有什么,被掏空了……再也回不来了。
  杨峥和柳婉带着两家人给柳璇办了丧礼,还盖了墓。
  收拾遗物那天,杨峥没去,柳家人把柳璇生前的重要物件全都一并葬了下去,怕他在那边不安心。
  过了头七,杨峥也还是没缓过神来,他总是会在梦里见到柳璇,好像他并没有离开过一般。
  柳璇……是不是我当初就该把你圈在身边、谁来都不放走?
  
8,
  一个月后,杨峥某次在房里收拾东西时突然翻找出了一个二尺长宽的木头盒子,仔细想了一会才记起来,这是柳璇最后一次走之前塞给他的,说是“你替我保管好,不许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只有你想我想的不行了才能打开看,这可是我的宝贝”,依稀记得那天柳璇笑的贱兮兮的,但字里行间无处不透着对杨峥的信任。
  他的……宝贝?
  这么大箱子,里头的东西应该是很重要了,竟然忘了让它随葬。
  杨峥的思维经过二三十天的扭转终于接受了柳璇已去的事实,但一见到与他有关的事物仍旧是忍不住怀念一番。
  想看看里面有什么。
  突如其来的想法出现在他脑海里,还未定下来,手上就已经开始行动了,修长的手指一点点的抠着锁扣,掰了好几下才怀着忐忑的心打开了锁。
  里面竟然包了一层绢布,而且还有点眼熟,至于怎么个眼熟法,杨峥一时半会没想起来。
  下一刻,他打开了绢布,入眼的东西令他整个人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怔怔的站在原地动不了了。
  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心如刀割,杨峥睁大了眼睛,浑身颤抖着,那拧成“川”字的眉头似乎也在诉说着他内心如洪水汹涌波涛的情绪。
  柳璇……!
  绢布里包裹的,是从小到大杨峥送过他的所有东西。
  四岁那年,杨峥送他的玩具;
  六岁那年,杨峥送他的口琴;
  七岁那年,杨峥送他的毛笔和一副画;
  九岁那年,杨峥送他的木雕;
  十岁那年,杨峥送他的发带、护腕、还有那块努力绣出“璇”字的绢布;
  十一岁……
  一直到二十一岁那年,也就是杨峥在柳璇生前最后一次见他的那年,他送了柳璇一把防身用的匕首,鞘上雕刻的是柳璇最爱的兰花。
  他竟然没带去战场……
  拔出匕首,本想是看看刀刃,却不料从里面跌出一张压的极平的纸条。
  杨峥突然一惊。
  他从不记得他给柳璇写过什么,这定是柳璇自己的东西了。
  他颤抖着手泪眼朦胧的去把纸展开……
  只听见扑通一声,杨峥跪下了。
  泪水落到纸上将墨水晕开,薄薄的宣纸似乎一触即破。
  杨峥,那张不大的纸条上,被柳璇用小楷写满了杨峥。
  原来,心里那道坎一直……是这样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