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06/上

  (本章又名:老喻的一天)
——————
  俗话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喻文州突然猛的一睁眼醒了过来,一动不动的像个木头人似的愣在空调被里,眼神飘忽好似神游,又好像是在回忆什么,咂摸了好半天的嘴巴,才得出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结论:他觉得自己可能不是碰上什么缘,八成是撞了邪。
  
  且这个邪的名字大概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魑魅魍魉,而是叫王杰希。
  
  真是奇了怪了,以前在战队里的时候天天听黄少天逼逼叨叨个没完没了,都没怎么见这位队友来梦里串门,怎么就跟王杰希出去玩了一天,回来梦里就一直有他呢。
  
  喻文州有些郁闷,但回想起梦境里的内容,他又忍不住面皮薄了一回,热红了脸。
  
  梦里的他回到了几天前买气球的那个晚上,当他承认了那个误会,又没有反驳王杰希的两轮质问时,他竟然不顾对方的情绪和周围那么多人的眼光,一把拉过了王杰希的领子,以唇封口将王杰希的话尽数堵了回去。
  
  而梦里的另一位主人公似乎也被他的梦加过滤镜,神情中竟然毫无惊讶之色,甚至带了些许顺从,回忆梦里两个人柔软的唇瓣贴在一起时,触感竟然也出奇的……真实。念此,喻文州又不自觉的伸手摸上了自己的嘴唇,但还没来得及多回味,门口就有人来敲了。
  
  “文州,起床没有?我跟你爸要去帮你大姨搬东西,你记得自己出门吃早餐!”
  
  “知道了,妈。”喻文州大声回应,“你跟爸注意安全!”
  
  “好,你快起来吧,时候不早了。”
  
  “嗯!”
  
  答应下母亲的叮嘱后,喻文州仍旧是在被窝里坐着,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直听到家门被关上的声音才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漱。
  
  
  摸着良心说,喻文州还是习惯不了B市的饮食习惯,豆汁什么的,那么酸,那些本地人是怎么喝下去的?有关这一点,喻文州总觉得如果自己是个生物研究学者的话一定要把这里人的味蕾给研究一遍。所以他也没有听妈妈的话,而是从厨房翻出了食材给自己做了份简单的早餐。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滋溜……”喻文州端着碗加了荷包蛋的面条坐在电视机前吃的一脸享受,大彩电里放着每天早上定档播出的家庭伦理剧,安静的屋子里只剩下了嗦面条的声音和演员的对白。朝阳透过拉开一半的窗帘把客厅镀了一层亮橘色,风也带着植物的清香从纱窗外飘进屋里。
  
  喻文州吃完早餐洗了碗,既然不打算在客厅继续待,也就没有开电视机的必要了,干脆连电源一起关了个彻底,然后去打水浇花。
  
  准确的说是浇草,因为他为了清新空气而特意养的几盆吊兰全都没开花,看着就像一堆堆炸毛的长草。
  
  几分钟后,他单手提着小水壶的把儿挨个给吊兰浇水,另一只手时不时配合着拨弄两下。水珠挂在绿叶边上就是不往下掉,迎着阳光反射出晶莹的光泽,任何一个有点小清新喜好的人都会喜欢这样的风景。
  
  喻文州就是这样的,瞅见个不错的角度,浇完手头的一壶水就忍不住拿手机出来拍照晒草,而这条微博也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大量的粉丝和同僚点赞。
  
  这日子当真是过得舒坦,说流行点,这就是佛系生活了。喻文州忍不住在心底感叹两句,随即伸了个懒腰准备去接第二壶水,然而还没走到洗手间,手机响了,只得顺手在裤子上随便抹了两把把水擦掉,滑屏接通开免提。
  
  “喂?”
  
  手机那头半天没人说话,倒是听见了一些孩子们闹哄哄的声音。
  
  喻文州露出疑惑的表情,刚才光顾着滴水的水壶和滑屏接通,并没仔细注意是谁打来的,这会凑过去一看,右眼皮不自觉的跳了两下。
  
  “……王杰希,有事吗?没事就挂了。”说罢就要去点击那个红色的听筒logo。
  
  结果话未落音,那边立即传来了意料之外的呐喊。
  
  “哇啊!真的是喻文州!”
  
  还是小孩儿的童声。
  
  没等喻文州发问,那边刚刚说话的小孩已经迅速把电话挂掉了。
  
  喻文州:“……”
  
  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王杰希掉手机了?
  
  不出两分钟,王杰希的电话又一次打了进来,喻文州提着打好的第二壶水慢悠悠往窗台走,边走边开免提。
  
  这次更无语,没听见一个字就被挂掉了,但bgm依然闹哄哄的一片,吵的要死。
  
  难道他手机掉菜市场了?!喻文州忍不住去猜想,紧接着又来了第三通电话。
  
  喻文州心下暗骂:王杰希是吧,再胡闹信不信我深更半夜不睡觉都给你打骚扰电话!?如此想着,一边按捺着脾气接通。
  
  “喂,喻文州?”这回是王杰希的声音了。
  
  “王杰希,我建议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今晚上您老最好关机睡觉。”喻文州尽量把话说的委婉,因为他透过手机又听到了之前那个男孩的声音。
  
  “抱歉,刚刚手机借给侄子玩游戏了,没想到他会给你打电话……打扰到你了。”
  
  原来是亲戚家的孩子,喻文州叹了口气,这种事情他也经历过,只好表示理解。
  
  “看来你假休的日子过的挺充实,战队忙完去相亲,相亲完了带孩子?”
  
  “我也不想。”那头王杰希表示无奈,“亲戚家要来串门,我哪拦得住,加上假休没工作,想找借口躲都躲不过。”
  
  “那还真是辛苦。”喻文州边浇草边给王杰希点蜡,“手机别再借给熊孩子玩了,这回得亏是打给我,换一个人恐怕就没我这么好脾气。”
  
  “比如韩队?”
  
  “也可能是楚云秀。”
  
  “她?”
  
  “她最近追的电视剧现在在直播,打扰到她追剧……女人发火的后果还是别想象的好。”
  
  “嗯……”
  
  沉默间,喻文州又隐隐约约听到了那边小孩子的声音,其中的话语里还夹杂了他的名字,不由得让他好奇了一番。
  
  “你侄子刚说什么呢,怎么听到我名字了?话说他之前打过来电话的时候情绪也很激动。”
  
  “这个……他是你的粉丝,9岁的小粉丝。”
  
  “噗。”怪不得,真是什么孩子都有,“真是怪事,我一直以为本地人应该会更加支持本地战队的。至少他也应该是你的粉。”
  
  “胳膊肘往外拐的呗!”王杰希语气里夹杂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玩荣耀又想杀人又怕死,刚玩那会儿还让我指点他,指导赛那样的,结果被我打怕了,只好从近身作战改换玩远程输出,准头不好就选了术士……作为联盟第一术士的你,粉丝会是啥职业心里没点数吗?”
  
  “哈哈哈哈哈这点数还是有的。”喻文州笑的合不拢嘴,摇摇头把壶倒了个干净,水渗透土壤流过盆底从防盗窗的空隙里往楼下漏,砸在楼下的雨棚上听的让人以为在下雨,噼里啪啦的响成一片。
  
  “你还在浇花?”王杰希显然也是看过微博了,听见水声就猜测了一下。
  
  “是啊,死不开花的几盆秃头草……嘛,纯当净化空气了。”
  
  “是吊兰吧。”
  
  “咦,你认识?”
  
  “嗯,俱乐部放了好多盆。”王杰希顿了顿,接着说,“人家五月开花、八月结果,你指望它现在开花?”
  
  “……”喻文州用沉默表示他买回来之后并没有去认真查资料。
  
  “还有,夏天不能放外面晒,你那么放窗台迟早是个死,只能晒点早晚的斜阳光。
  
  “最重要的,它喜欢湿润的环境,这个天放室内得拿和室温差不多的水,早晚都浇、还得喷雾,不然会晒枯。”
  
  喻文州猛然发现王杰希做起指导来话真不是一般的多,不过比起黄少天,王杰希讲的没有哪句不是道理,从头到尾全是干货。像喻文州,习惯了从黄少天冗长的一堆话里提关键词的,现在面对王杰希的文字泡压根挑不出毛病。
  
  没办法,人家有理。
  
  “……好吧,我一会就把它们搬室内去,顺便查查怎么养活。”喻文州认栽,忙把水壶放了回去,“你该不会在微草还兼职园丁吧?”
  
  “以前士谦在的时候会养点草药,后来柏清继承师父的理念开始养花,我就没事帮忙浇个水。”
  
  难怪你们微草从上到下都是草药,不是没原因的啊!
  
  “你们队那群孩子们会让你帮忙?还是你自愿的。”
  
  “总不能让花死了吧,两种都有。”
  
  “好吧。”
  
  聊天到这儿又陷入了沉默,再尬聊恐怕不太好,喻文州又冒出了挂电话的心思。
  
  “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去搬吊兰了。”
  
  “去吧,花长的挺好的,死了可惜。”
  
  结束通话,喻文州二话不说立即去动手搬花,琢磨了半天最后就只把它们放在了窗台下的墙角,寻思着哪天出去卖个花架来,然后就投入进宅男的正常生活了。
  
  
  宅了一个白天,傍晚被母亲的一通电话喊去大姨家吃饭,再回家时喻文州突然决定要去附近的街道上走走,纯当饭后消食,就一个人往别的方向去了。
  
  路上经过一家小卖部,看起来像是新开的样子,门口还立着荧光牌写了活动说明。喻文州心想:这家店离现在住的房子不远,干脆去看看,东西好的话以后就有地方屯粮了。于是揣着尝鲜的心态走了进去。
  
  不得不说这家店的东西真的很多,从进口食品到国内热销小零食一应俱全,连喻文州刚吃过饭的都看饿了,觉得胃容量还能再挤出点儿位置。
  
  “小叔叔我要买这个!”
  
  “不行,小叔叔说一人只能买一个的,你已经拿了跳跳糖了!”
  
  “我就想要两个!”
  
  “那我也要两个!”
  
  隔着一排货架,喻文州在一边看零食品类,另一边则是两个孩子在为了买零食而争吵,本来并不想在意,但紧接着的另一个男声让喻文州一个激灵竖起耳朵来。
  
  “吵什么,要买两个买就是了,这么点小事,姐姐不知道让着弟弟吗?”
  
  好熟悉,喻文州想。
  
  “啊,那我再去选一个!”两个小孩中的姐姐这么喊道,立即扭头去了别的货架的方向。
  
  待那个女孩子走远了,孩子们口中的“小叔叔”才再次开口训话:“你也是,这种事情不允许有下次,否则都别买了。”
  
  “嗯。”
  
  王杰希。
  
  喻文州确定了个八九成,孩子们口中的“小叔叔”就是王杰希,除非是跟他音色一样的人,同时他也发现了,那个男孩的声音也有点耳熟,估计就是王杰希那个侄子。
  
  悄悄拿下货架顶部的一盒爆米花,让目光从中探过去以确认自己的猜测,当视线落在那人的头发上时,心下就已经尘埃落定了。
  
  果然没猜错!
  
  按照常理,这时候去打个招呼才是礼貌的,但喻文州并不想这么做。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爆米花放进了一个购物篮里,随后一点点挪着步子挑零食,王杰希往哪个方向走,他就往相反的方向,时不时就抬头瞄人一眼确定坐标。
  
  要不是他手里提了东西,一边的服务员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这怕不是个跟踪狂吧!
  
  这件事直到未来回忆时,喻文州也是这么客观评定自己的行径的,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他一边装作在挑山楂片,一边注视着王杰希带着两个小孩子结账。
  
  王杰希今天穿的很随意,颇有大老爷们养老的风范,白T恤宽松裤,脚下踩的还是双拖鞋,要不是个头高人也年轻,估计混进老人堆里都找不出来。
  
  原来私下里是这个画风吗?
  
  不对,为什么我要在意他是什么状态!
  
  喻文州没来由的在心里反问了自己一波,顿时脑子里的思维全部拟化成了两个小人:一个长着白色的天使羽翼,手执仙棒;另一个长着恶魔的翅膀,头上还有角。
  
  天使说:“就看了啊怎么了?好奇不行吗?”
  
  恶魔说:“他是你什么人跟你有关系吗?你管他什么画风!”
  
  天使说:“不就是看几眼!较真什么!”
  
  恶魔说:“那你怎么不光明正大的看!非要偷偷摸的!”
  
  “这不是不想被发现吗?”
  
  “那不就是偷偷摸摸的看吗!”
  
  “……”
  
  争执一通下来竟然是恶魔那方占了优势,意识到事情真相的喻文州本人也开始心虚了。立即作出“此地不宜久留”的决策,连忙把手里一把山楂片打包,紧随王杰希一行人后脚跑去付了款。
  
  
  回到家中,喻文州把买的东西扔到了桌子上就钻进浴室里洗澡了,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冷静一下,然而就在他准备整理思绪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文州啊。”
  
  “怎么了,妈?”
  
  “你刚去哪儿了?”
  
  “一个新开的小卖部,买了点零食。”
  
  “哦,嗯……那什么,有些东西买了别到处乱扔,自己的东西自己收起来……知道吗。”
  
  喻文州听见母亲的声音越来越低,一时半会没想明白是什么意思,以为是水声太大导致的听不清,干脆把水龙头关掉,打开浴室门只探出个脑袋让母亲再说一遍。
  
  结果被递过一个袋子。
  
  喻文州好奇的接过袋子,然后又听母亲说:“要是找了女朋友就跟家里说,没什么好瞒着的。好了你快进去洗吧,小心着凉。”说完就面带尴尬之色的走了,留下喻文州一个人发愣。
  
  什么东西……喻文州关上门把袋子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的第一眼,差点没把袋子扔出去。
  
  妈!你回来!!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找女朋友啊!
  
  靠!能不能给人一个解释的机会!!
  
  喻文州忍不住想骂人,但考虑到这是要面对自己的母亲说话,只好强压着把这口气咽回肚子里。
  
  mmp,他只是买了零食!怎么莫名其妙顺回了一盒DLS!?……一定是想拿口香糖的时候顺错东西了,真tm尴尬!
  
  而且更尴尬的还不是DLS,不知道母亲拿过来之前有没有看上面的尺寸,这真的不是他该买的码啊喂!
  
  一个头都要变成好几个大了……谁能来救他一下!
  
  等他洗了澡出来,还是照旧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认真把自己一天经历过的事情和最近的变化捋了一遍后,喻文州总算是找出问题的苗头了。
  
  王杰希。
  
  怎么又是他!
  
  最近跟王杰希有关的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样样都会出乎自己的意料,原本正常的生活好像只要王杰希进来掺和了一脚就都会变得方向不明、暧昧不清。
  
  要是换另一个人来跟喻文州讲述这些事,喻文州只会给他一个结论:你喜欢人家吧?
  
  可是一旦这个结论套在自己身上,喻文州是死都不打算相信的。
  
  他喜欢王杰希?拉倒吧,他们都是男的。
  
  但排除性别因素,喻文州发现自己好像并不讨厌王杰希,甚至还有点迷之好感度……
  
  烦!
  
  想来想去还是把自己困进了死胡同,喻文州觉得这样布星,决定抓个人来问问,说不定是自己当局者迷,说不定别人就旁观者清呢?
  
  五分钟后,他翻遍了QQ好友,想来想去觉得谁都不合适,正当愁人之际,喻文州突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要不直接去问王杰希?
  
  这也太大胆了!可却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同人的恋爱观不一样,与其靠着别人的猜测去推,不如直接冒险得到正主的想法,岂不是更妥?
  
————喻文州对话王杰希————
喻文州:还带孩子呢?
王杰希:看新闻
喻文州:好吧,有空帮个忙吗?
王杰希:?
喻文州:你觉得你恋爱脑怎么样?
王杰希:??
王杰希:这种东西你该去问方明华
喻文州:……
喻文州:他已经脱离恋爱阶段了,就问你咨询一下情感问题,帮不帮忙给个准话
王杰希:你说
王杰希:都是单身狗我就不信你脱单了
喻文州:都是单身狗所以我想问一下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王杰希:你问我?
王杰希:我怎么知道
喻文州:学生时代没有过恋爱?
王杰希:学生时代只有过逃课去网吧
喻文州: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所以我再问一下,你如果觉得自己对一个人有好感的话,怎么自我判断自己是不是喜欢别人?
王杰希:……我看到了满满的一盆狗粮,我吃过饭了,丑拒
喻文州:(tan90°  jpg)
王杰希:(欲言mmp又止 jpg)
王杰希:就……直觉?多相处一段时间试试,如果真的是喜欢的话,情绪应该会表达的很明显
王杰希:例如双标
喻文州:……我一直都多标,双标太少了
王杰希:(你这样我很方 jpg)
王杰希:简单举例:QQ列表给单分(单独分一个列表)
喻文州:列表多不出来了,我宁愿给他与众不同的特关
王杰希:能不能配合了?
喻文州:……您继续
王杰希:没了
喻文州:就没了?
王杰希:不然?你当我谈过恋爱有经验?
喻文州:可你相过很多亲,多少应该有点经验渣
王杰希:……
王杰希:你还是去找方明华吧
王杰希:(拜拜了您嘞 gif)
喻文州:别啊
喻文州:(我的锅 jpg)
喻文州:我换个方式问
喻文州:如果有个人总是打乱你的生活,但你并不讨厌这个人,甚至会因为这个人作出一些自己都无法控制的行为,你觉得你对这个人是什么样的感情?
王杰希:对别人是怎么样我不知道,对我而言大概是与众不同的感情
喻文州:会不会是喜欢?
王杰希:极大可能
喻文州:还有别的可能?
王杰希:……好像没有
喻文州:……
喻文州:那如果把“这个人”代入你,把“你”代入其他人呢?
王杰希:我没那么无聊会去刻意打乱别人的生活
王杰希:但如果是无意间造成的这种错觉,别人跟我说了我也会澄清
王杰希:除非我喜欢她
喻文州:好吧,多谢
王杰希:怎么,你真有喜欢的人了?
喻文州:你想干嘛?
王杰希:想八卦
喻文州:不告诉你
王杰希:那就是有
王杰希:(高举FFF团火把 jpg)
喻文州:(我不是,我没有 jpg)
喻文州:帮别人问的,我要真的有,不到手我都不会说
王杰希:还真是你一贯的作风
喻文州:没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做
喻文州:对了,下周二有时间吗
王杰希:下周二?我看看……
喻文州:不用看了,单身狗大节之一,出去玩吗?宅家无聊
王杰希:这是上街省钱吧,免费狗粮吃饱了还有剩的
喻文州:那你去不去?
王杰希:去,我不想看我爸妈爷爷奶奶姨爹姨娘叔叔婶婶秀恩爱
喻文州:(可怜的娃 jpg)
王杰希:(王不留行点蜡 jpg)
喻文州: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被室友拖去学自行车,结果最后因为睡死在床上导致骑行取消了??mmp,你们死命拖着我去学车的斗志呢!!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