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06/下

  时间如梭,不过是几轮太阳的起落,一周多的日子就从指尖流逝掉了,下一个周二也如期而至。
  
  那晚喻文州下了QQ之后,又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好几个来回,心情可谓是十分复杂。
  
  根据王杰希的说法,喻文州已经认清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的事实,但同样根据王杰希的说法,这位被喜欢的人并没有像他一样有过任何心境上的动摇,而是一本正经的跟他聊天,用脚趾想都知道如果他现在跟王杰希坦明心迹会落得个什么下场——只有被当做“误会”和“错觉”处理的份。
  
  可怜喻文州同志恋爱长路漫漫,革命尚未成功,追人仍需努力啊!连喻文州自己都忍不住唏嘘几句。
  
  人们喜欢萝莉的时候都说“萝莉有三好,身娇体弱易推倒”,那喻文州喜欢王杰希,王杰希到底有哪儿好?喜欢一个人难道就真的没点理由的吗?
  
  喻文州闭眼沉思片刻,从记忆里搜索出所有有关王杰希的信息,一帧帧画面从脑海里略过,从相识到如今,再睁眼时心里也是掂量出了几分把握。
  
  别人眼里的王杰希是什么样子的?
  
  大概是天才吧!
  
  这个少年从微草训练营出道,他心思缜密、风格独立,横空出世般降临在荣耀职业联赛的赛场上,首次亮相就直接揽过了微草准队长的重任,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实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击溃阻拦在他面前的所有人,自立一道新秀墙撞的各大战队头破血流。
  
  他年少轻狂,出类拔萃,但也没有强大到在这个舞台上无人能敌的地步,身上终究是带着不成熟的因素,所以他能成为荣耀职业赛史上第一个最佳新人,却做不到带领他的队伍直冲云霄。
  
  后来他真的成了微草的队长,他用他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微草,他的目标和其他人一样,都是冠军,但这条路对他而言过于崎岖,所以他封印了自己去成全这个战队,失小得大把微草推上了顶峰,尽管中途失足于蓝雨,但一年后微草又一次被他带领的团队送上了冠军宝座,紧接着又是稳扎稳打对未来的筹划……
  
  别人眼里的王杰希,是尽职尽责的好队长,他成熟、冷静,拥有大神级的实力和别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天赋,他有着对冠军的强烈渴望,以及对荣耀的挚爱。
  
  他是强大的,强大到别人一提起他,几乎都是那个辉煌的魔术师形象,亦或是冠军队的队长。
  
  如果他不是魔术师,如果他不是微草的队长呢?如果他只是王杰希,别人眼里的他又是什么样子?
  
  大概知道的人不多吧,就算是微草战队的人,恐怕也了解的不是很全面,毕竟王杰希是他们的队长,在队员面前,队长就应该有队长的样子,而不是随性。
  
  那喻文州眼里的王杰希又是什么样子?
  
  如果这个问题问在一个多月前,喻文州的答案可能还好不过那些和王杰希朝夕相处的队员,但是放在现在,喻文州自认为不比他们差。
  
  一个人愿意在另一个人面前卸下防备,哪怕是无意的,也至少证明了这个人对他的绝对信任。
  
  喻文州就是王杰希的绝对信任者。
  
  不胜酒力却还逞强的王杰希,因为家人的过度关心而苦恼的王杰希,受惊吓而生闷气的王杰希,看电影犯困睡着的王杰希,窝在被子里睡的安稳静谧的王杰希……他的喜怒哀乐,他在不同场合的不同样子,包括他的荣耀,喻文州自信比除王杰希家人和他本人外的所有人都见的多。
  
  看吧,再强大的一个人,也有弱势的一面的。喻文州觉得王杰希就像个刺猬,平日里蜷起身子把尖锐锋利的硬刺露在外面对着众人,生人靠近就会被扎一手的洞,而在面对他时,才会一反常态的冒出脑袋,甚至愿意露出自己柔软的肚皮。
  
  虽然喻文州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获此殊荣的,但一摸清了这一池子浑水里的真相,受宠若惊四个字当真是把他的心情概括的淋漓尽致。
  
  随后他又思考了怎么追王杰希的问题。既然放不下喜欢,那就去得到他吧。喻文州就是这么想的,所以在长达一个晚上加睡醒后的一个上午的思考,得出的最佳答案就只有五个字:温水煮青蛙。
  
  哦不,是温水煮刺猬。
  
  把时间线拉回来,喻文州跟王杰希约好了过节出一起去玩,第二天下午两人就把见面的时间地点给敲定了,原本计划是定在这天的上午九点半,在那家位居两人住所中间路上的小卖部汇合,结果……
  
  王杰希第四次看起了时间,9点39分。
  
  他顶着大太阳在小卖部门口等喻文州,然而某人似乎是把这茬给忘了,迟迟不见人影,好在小卖部门口搭了个遮阳棚,这才算没把人晒干。
  
  一分钟内不来就打电话了,王杰希心里如是想。可事实却是:时间比他想象的要走得快,一两条微博看完,时间还往后多走了一分钟,王杰希二话不说直接切屏打电话。
  
  “喂?喻文州你到哪儿了?”
  
  “抱歉,早上突然有急事耽搁了,我现在在路上,大概两分钟能到。”
  
  “好。”
  
  通话言简意赅,王杰希忍不住进小卖部先买了根冰棍出来吃,边吃边等,喻文州果然在两分钟后到了。
  
  “不好意思,我应该先跟你打声招呼的,让你久等了。”喻文州是跑过来的,呼吸有点急促,衬衫后背都被汗湿了一块。
  
  王杰希倒是点头对这个道歉表示接受了,还咬着冰棒棍子一本正经的给人补刀:“嗯,下次记得说。”
  
  “会记得的!”喻文州又认真保证了一遍,接着拿手机出来给王杰希看地图,“今天我们去这条路吧,我姐说这里新开了几家店,还有家宠物店,可以免费陪它们玩,想去转转。”
  
  “好。”
  
  
  
  两人还是坐的地铁,进站人多,热,出站晒太阳,更热,人来人往这么一折腾,饶是王杰希刚吃了根冰棍都觉得受不了,更别说喻文州这个刚跑了步的,两人想都没想,出站看见哪儿的商场开了空调就直往里面钻,走了一圈钻出来就再去下一家,弯弯绕绕了好几个大圈,终于是把空调蹭够了,衣服也吹凉了,于是开始了真正的逛街日程。
  
  “喵~”“汪呜!”“喵嗷!”“汪!汪汪汪!……”
  
  看着面前一只猫和一条狗隔着笼子互抓,喻文州托着下巴忍不住笑了出来。
  
  “老板怎么想的?猫狗不合还放这么近。”
  
  “也许是欺负它们手短,反正互相挠不到。”
  
  “精辟。”喻文州对王杰希的结论表示赞同,“观战”之余不忘回头给人一个赞扬的眼神,“这一猫一狗倒还挺是对活宝,不知道能不能抱出来摸摸……老板,猫能抱出来吗?”
  
  老板正在屋子另一头喂鸟粮,听客人问起话来也跟着大嗓门回了他:“能的,我来吧,您等会儿!”
  
  两人正式开始逛街的第一站就是喻文州说想去看看的宠物店,这家店也是比较能开,不仅开的大,而且宠物品种也多,小到仓鼠大到金毛,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样样都有。只是店面这么大,帮忙的人倒是少,除了老板就剩另一个正在叠宠物用品的小伙子,从言行推断这小伙十有八九还是老板自家人。
  
  而老板本人则是个胖墩,就那显而易见的中年发福的啤酒肚,若不是面相温和、待人大方,还真看不出来这是个爱动物成瘾的人,哪怕这是他自己亲口说的,喻文州跟王杰希也不会信。
  
  总结下来就是这位宠物店老板对动物爱得深沉,敢于砸钱,绝不差钱,开店极可能是出于自我娱乐性质,所以店里规矩也是按老板心情来,好在老板热忱,左一句右一句就聊熟了,这会喻文州想把猫抱出来摸两把,老板从鸟笼那头转出来后瞅着比他还开心,就差没把“喜悦”二字写在脸上了。
  
  “哎,小伙子接好了啊,这猫和猫脾气可都得伺候着,别喂它吃东西,才吃了没一小时,让它消化一下。”老板把那只猫儿从笼子里捞出来顺了毛,待猫情绪平稳下来、软糯的叫唤了几声,才把小东西托着给喻文州。
  
  “嗯。谢谢老板。”喻文州小心翼翼的接过猫,像抱小孩那样曲着一条手臂把猫圈在怀里,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在猫背上抚摸来抚摸去,担心这猫怕生。
  
  “那我去扫鸟笼子了,有事招呼。”
  
  “您去忙吧。”喻文州点头应下,接着把心思全放在了怀里那只小活物上。
  
  这只猫儿不知是习惯了还是适应力强,喻文州只顺了一小会的毛,就收获了来自这只猫的萌动作x2:蹭脑袋和在人身上按爪印。
  
  喻文州被萌出了一脸享受的表情,两只手从猫腰两边伸过去把猫抄起来看它的正脸。
  
  “王杰希,要是再过个四五六年,等我们都退役了,要不要考虑养只宠物?我看猫就挺好的。”
  
  见喻文州已经被猫征服都开始朝身边人卖安利了,王杰希倒是面不改色的伸手去摸了两把猫脑袋,惹的猫在喻文州手里不安分的扭动了好几下。
  
  “老人在家养了狗,会打架,不养。”
  
  “你在自己家里养就好了啊。”
  
  “我看是你想养吧。”王杰希一语道破,喻文州自觉忽悠不过去,干脆点头承认了,“是啊,猫又可爱又治愈。饿了还会自己出去找吃的。”
  
  而且猫跟你也很像啊,特别是眼睛,喻文州看了看猫,又抬眼看了看王杰希。
  
  “王杰希,你看。”他把猫反过来让它后腿踩在自己小臂上,另一只手捞住猫身,正巧猫儿大张嘴巴“喵”了一声,还伸出前爪摆了个萌动作出来,一张猫脸看起来似乎是在笑,咧着一边嘴角连眼睛都被腮帮子挤成了一大一小。
  
  这不就王杰希的特征嘛!
  
  喻文州:眨巴眼乐呵呵的等人反应。
  
  王杰希:“……”被黑习惯了现在连猫都要拿来黑我一下?
  
  “你爱养就养,看个人喜好,我还是觉得花花草草的好。”王杰希很生硬的把话题转开,“不掉毛、不闹腾。”
  
  “嘛……”喻文州对他露出遗憾的表情,“我就刚刚突发奇想:以后要是养只猫,就起名叫‘星辰’,你看猫眼睛,反光的时候像琉璃一样好看……”如果是在夜晚,那它眼底倒映的就是柔和的月亮,透进它水蓝色的眼瞳里,月光会把晶莹的眼睛滤的发亮,仿若天上星辰。
  
  王杰希,你可是被万千星辰加冕的人呐。
  
  “退役了再考虑吧,反正退役还早,而且也不知道退役后自己会怎么打算,如果工作不忙倒是真的能养的。”喻文州收回目光,把猫又重新抱好在怀里掂了掂,“你要抱抱吗?”
  
  王杰希“嗯”了一声,摊开双手示意喻文州把猫给他。
  
  两分钟后,喻文州后悔了。
  
  “老王同志,你快把猫放下!我来。”
  
  “不。”王杰希严肃的撵起猫后脖颈把那倒霉东西拿远点,那猫则是炸毛的状态乱蹬乱挠。
  
  “那你就放下,那样它只会更凶,唉老板呢……老板!老板快过来帮下忙!”喻文州着急的看这一人一猫,一时脑子里没了办法干脆呼叫老板。
  
  老板闻声赶来,瞪眼一看不得了,赶紧把那只猫从王杰希的魔爪下救出来,但仍旧是凶巴巴的样子。
  
  “刚刚还不好好的吗,怎么转眼就?”老板忙出了一头的汗,也拿这警惕性max的猫没辙,略愁的问起了他俩原因。
  
  喻文州眼神示意让老板看王杰希。
  
  王杰希捻起衣服示意老板自己看。
  
  胸口那块衣服很明显的多了三道划痕。
  
  “被抓了!?出血没有快瞧瞧!”老板一见那被划拉了三条长缝成破洞款的衣服顿时心提上了嗓子眼,这要是出血了得赶紧消毒才行!
  
  “没注意,就觉得有点儿疼,可能破皮了,但应该没出血。”王杰希也知道被猫狗抓了不能摸,得清洗消毒,否则容易感染,但还是先安抚了一下老板,“我家有养狗,上个月打过疫苗,您别担心。”
  
  老板听了这话才把心里那块大石头放了一半下来,松了口气让他俩跟他进里屋。
  
  这家店设置了里外的隔间,里屋放了各种杂物,还有洗手间,王杰希被老板直接带去洗手间用清水洗伤口去了,喻文州则是被老板指了方向去拿碘酒和酒精。
  
  “碘酒、酒精、医用棉签……要不要纱布?”喻文州经过刚才的事件已经对猫这个生物心生敬畏了,什么可爱又萌还治愈的,凶起来都他妈是放屁!他现在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担心王杰希那边到底要不要紧,一边碎碎念着替人找药。
  
  王杰希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没穿上衣,手里除了臂弯挂着的衣服还拿了块半湿的毛巾在擦身上往下流的水珠,胸口处白皙的皮肤上添了三条红线,依稀能够看得见一点血痕,但在喻文州看来就显得特别扎眼。
  
  “还是出血了,好在问题不大,只破了表皮,印子不深。”王杰希微微皱着眉头把身上擦干,随手将衣服和毛巾搭到一张凳子上就跟喻文州解释起来。
  
  老板也跟着道歉:“幸亏不是很严重,清洗消毒之后注意别再跟猫接触,过段日子就没事了。这回真是不好意思,对不起啊两位小伙,这事在我们店里发生的算本店的责任,我们负全责。”
  
  “那猫不亲近我,没办法的事,老板您也别内疚。”王杰希安慰了老板两句,顺手接过喻文州手里的医用棉签取了两根出来。
  
  老板还想再解释点什么,毕竟王杰希他们只是客人,出了事情赔礼道歉也是理所应当的,结果外面在叠东西的小伙子喊他出去接前台电话,说是哪位客户打来的非得找他说,老板只好急匆匆的再次道歉了一遍又叮嘱了几句就跑去接电话了。
  
  待老板离开,喻文州才在王杰希自顾自消毒的动作间回神,接着重新抽出两根棉签去蘸碘酒,在王杰希以为他要给他递替换的棉签时打断他:“我来吧。”
  
  猫爪子挠出的痕迹其实并不深,老板说过那猫是剪过指甲的,现在看来估计是又长出来了,划破了衣服还只划破了皮,这要是划在皮肤裸露的地方,一爪见血会是什么样子喻文州想都不敢想。
  
  如果受伤的不是王杰希是他自己就好了,喻文州的脑子里划过这样的想法,但转眼间就被抹杀了,不对,那猫不反感喻文州,应该也不会伤他,要是他不把猫给王杰希就好了,他就不该提抱猫这个事!
  
  “嘶……下手轻点,谋杀呢?”王杰希沉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很突然的打断了喻文州的内心活动,见人不太好的脸色喻文州才发觉到自己竟不知不觉中下手重了,被按压出的伤痕又压出点红印子来在棉签上,看的喻文州心里又多了几分复杂,默不作声的用棉签未沾血的地方轻轻点了几下把余血擦掉,算是行动回应。
  
  “算了,还是我来吧。”王杰希看喻文州蹑手蹑脚又紧张的样子,觉得还是自己来比较迅速。
  
  “我来!”意料之外的,喻文州又摆出了那异常强硬的态度,让王杰希理解不能。
  
  “……好吧,你来。大概擦一下就好了,擦多了没用。”
  
  “嗯。”
  
  “完了拿酒精再擦一遍,开放性伤口得多处理一层。”
  
  “好。”
  
  当喻文州拧开医用酒精瓶盖时,刺鼻的味道让他忍不住深呼吸缓解了一下,接着继续给王杰希上药。
  
  “酒精擦拭伤口会刺痛,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再说伤口在我身上又不在你,别想太多。”
  
  “王杰希。”喻文州突然停了手,抬起脑袋去看身前这人的脸,眼里的担心和复杂好像在人脸上寻找着什么,“你能不能对自己好一点?”
  
  王杰希露出疑惑的表情。
  
  喻文州还想解释什么,突然就词穷了。这个假期刚见面时的喝酒也是,熬夜熬的晚也是,现在也是,王杰希做这么多事都是自己受着,然后摆出无伤大雅的态度、说一句“没什么”就糊弄过去了,弄得像他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原本喻文州自以为得到了他的信任就等于被他划进了“王杰希的世界”的范围内,现在看来他和外人几乎没有区别。
  
  王杰希见他半天没反应,干脆另拿了棉签去自己上药,还面不改色的补了几句:“反正痛也是在我身上,你不用因为做出‘把猫给我’的决定而内疚什么,比起我,要是猫伤到你才是不好,好歹我身上还有疫苗在,你的话……喻文州,这只是意外。”
  
  “不是意不意外的事。”喻文州小声嘀咕了几句。
  
  “什么?”
  
  “我说,不是意不意外的事。”喻文州恢复了正常音量,想了一会,才沉住气把话接下去,“我不想看到你受伤,也不希望你在心理上把自己保护的太好,在战队你可以这样,但不在战队的时候,你可以多依赖别人一点。”
  
  语毕,空气安静了好一阵子,谁都没有动作,杵在原地像两个木头人,但喻文州这些立场不明的话更耐人寻味,王杰希不是没多想,只是他不敢多想。
  
  “喻文州,你是站在什么角度跟我说的这些?”王杰希放缓了语调,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该把话问清楚。
  
  喻文州想了想措辞,答道:“有心人的角度,但,我不想现在挑明。”
  
  “伤口处理的怎么样了?”喻文州话未落音,老板的大嗓门就插了进来,硬是把这诡异的气氛给打破了。
  
  “擦酒精呢,完了就好了。”王杰希给老板看自己手里的棉签。
  
  “好,处理完伤口就出来吧,里屋只有风扇,不如外面开空调的凉快。”
  
  “好的。”王杰希应下,接着转头拿过喻文州手里的棉签跟他说,“帮忙收拾一下,上药我自己来,很快就好。”
  
  “嗯。”喻文州也不想王杰希这么快看透自己的心思,跟着点头答应了。
  
  五分钟后,两人从里屋出来,老板又上来叮嘱了几句,作为赔礼老板送了王杰希一袋优质狗粮,还说要是有什么不良影响一定要跟他说,他会负责。王杰希一一答应、收下,简单跟老板聊了几句让人放心的话就跟喻文州一起走了。
  
  “去买件衣服吧,这个没法穿。”王杰希抖了抖自己的“新.破洞衫”说道。
  
  “走。”

——————
努力思考老喻告白还是不告白怎么告白的问题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