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07/上

   真.不好意思,上周六五社联谊出去搞事了,周日补了一天的作业(头一回发现高数比线代还没有爱,其实真正没爱的是专业课xx),这周开始为了五一放假得连续上六天课,完了我们寝还打算出去旅游emmm大概下次回来是五一后了(:з」∠)_
   话说是不是很多小伙伴要期中了?(我们学校意外的只有期末umm)祝考试顺利哦!给你们欧气!祝懵的都对!
   好了更新吧,这次真的很长,过渡章。
————
又名[老王的家人们,上]
————

  两人出了宠物店后立即拐进了最近的一家商场,以最快的速度给王杰希选了件款式ok还合身的衣服换了,这才没让那件“猫的杰作”套在身上继续丢人现眼。

  之后那件破洞衫的处理途径自然是被放进了旧衣物回收箱,自己穿是不可能了,也不好就这么提回去当抹布使,干脆做一件好人好事,算给今天这渣人品补补量。

  喻文州对王杰希的那几道口子也还是心有余悸,生怕因为天气热的原因给闷感染了,硬是不同意去外面又热又晒的地方,两人只好在室内打转,反正刚刚买了件衣服,不如再逛几圈,瞅瞅这天商城里的活动大标题——七夕酬宾呢!走哪儿到哪儿有折扣,这家的会员那家的积分,没有优惠的店几乎是不存在的。

  于是乎这两人就开始了妹子们向来乐此不疲的逛街购物之旅。

  但不知是不是他们的画风过于清奇,以至于最终在商城一众店家眼里成了一道神奇的风景线:

  别人是男的陪女朋友出来逛街买衣服,说买就买、干净利落;他们是两个男的逛街看衣服,买不买要看心情,试不试得看眼缘,好不容易碰到个顺眼的——哦,这是咱们圈里那个谁代言的,会撞衫,算了吧。

  服务员强颜欢笑:请你们麻溜的滚!

  “王杰希,你们北方衣服都这么大码的吗?”喻文州扯起货架上的一件衬衫问道。

  “有些是这样,毕竟大个头的还是多,你要是去品牌专卖店或者码数齐全的店子就没这种问题。”王杰希在另一边货架上挑衣服,看见一件不错的拿下来比划了几下,觉得自己穿显得太花哨又放了回去。

  “行吧,走了,这一家没有想买的。”

  “成。”王杰希答应一句,随即跟着喻文州出了这家门面。

  “几点了?咱们好像逛了挺久,该找地方吃饭了。”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的摸出手机,划拉了几下突然“咦”了一声,接着嘀嘀咕咕了好几句。

  “快11点了吧,怎么了?”王杰希没听清他嘀咕了什么,确切的说是没听懂,因为喻文州说的都是粤语,他听得懂才有鬼了。

  “没什么,家里有点事,我打个电话。”

  “好,那我找找吃东西的地方。”

  “别找口味重的,对你伤口不好。”

  “我有数,你放心。”

  两人并肩走的很慢,明明各有各的事,但王杰希却是一心二用。任身边有个人在打电话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八卦心思躁动,总想听听人家在说什么,只可惜同为一国人却不是一样的方言,喻文州一通电话从接通开始,除了一个“喂”,后面的王杰希真的是一个字都没听明白,可还是没止住旁听的念头,大概是觉得新鲜,一边听着喻文州的电话一边找午饭的落脚点,竟然真做到了两不误,等喻文州挂了电话,王杰希连菜都点完了。

  “你点了什么?”喻文州摸了摸还发着烫手机壳,在座位上动了好几下才勉强坐稳,“这个座位垫子不平。”

  “酸菜鱼,京酱肉丝,锅塌豆腐。你还要什么自己加。”说完,王杰希给他指了一下隔壁桌,“偷摸去换张凳子?”

  “这个可以有。”喻文州对王杰希的建议深表赞同,左右看了四周没人,赶紧把自己屁股下面的凳子跟隔壁桌的对了个调,回来坐着试了试,心觉踏实才接问了另一个话题,“有白斩鸡吗?”

  “没有。”

  “那就不加了。”

  王杰希挑眉:“没别的想吃的?”

  喻文州:“身在异乡想吃家乡菜,没自己喜欢的还吃什么。”

  “你就只喜欢白斩鸡?”

  “如果只是粤菜范围内的话,算是情有独钟?”喻文州不确定的掂量了下白斩鸡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脑子里过滤了蓝雨食堂、自家厨房、外卖等多地菜单后又不住的“嗯嗯”的点头。

  “好吧,那再问个老问题:下午怎么打算?顺带一提,刚刚手机天气预报说今天会变天,傍晚有雨。”说完,王杰希还怕他不信似的,特意把手机调出页面来给喻文州看。

  “好巧,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喻文州只瞄了下关键字眼就把视线挪开了,无聊的敲起了桌子板,“我本来还想今天去水族馆或者游乐园,但是水族馆太远了,游乐园好像也没近到哪儿去……”

  “你晕不晕车?”

  “啊?”王杰希突然打断他的话让人有点没转过弯。

  “既然你的计划都这么天方夜谭,又没什么特别有执行力的方案,不介意的话不如考虑陪我办点私事,前提是你不晕车的话。”王杰希似乎是斟酌着说出这个方案,毕竟是跟人家没关系的事,无缘无故让人陪着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提议正中喻文州下怀,只见对桌的人突然眼前一亮,想都不想就满口答应了下来,仿佛自带背景布似的,周围还闪着blingbling的光。

  “你就不怕我把你拉出去卖了,答应的这么爽快?”

  “我们杰希大神是这么不道德、不讲道理的人吗?”喻文州现在乐的很,两手撑着下巴努力眨眼睛作出卖萌的样子,“再说你也舍不得呀。”

  王杰希看的一哆嗦,感觉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装模作样的拉紧了自己的衣服:“卖萌没你这么恶心人的,一会自己买单,咱俩别一块走。”

  “为什么?不是你让我陪你去办事的?”

  “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带着个傻子一起走。”

  喻文州:“……”他刻意卖萌的样子有那么傻吗?

  王杰希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趁他一时语塞赶紧补刀:“你那傻样蠢死了,让粉丝知道了迟早掉粉。”

  这是开启庙药互怼模式了?喻文州心下如此吐槽,面上瞬间换回平时常用的公式化微笑:“……真是多谢王队关怀。”

  “两位,京酱肉丝和锅塌豆腐,鱼还得等会儿。”服务员适时插了一脚进来,端着个大菜盘,边说边把上面的两盘菜端下来,顺带的还有两份餐具。

  “说吧,下午什么事。”喻文州闻着菜香觉得上一个话题该翻页了,主动把话题挪开顺便拆开了筷子,对着面前用塑料膜成套打包的瓷器餐具,手握筷身用尖头戳了膜几下,“小时候就喜欢直接一下戳破这个,再撕开,‘啪’的一下特别爽,可惜现在长大了要面子,没有为所欲为的特权了。”

  “去趟爷爷家,把老人家哄回来。”王杰希接过餐具后顺着塑料膜的封口把包装拆了,接着拿来桌上搁置的不锈钢茶壶倒水洗碗筷,至于喻文州的话他只是听进去了,并没打算做评价。

  “哄?”喻文州发现了王杰希的用词特殊之处,心想这老人家莫不是还有一颗童心?

  “他跟奶奶老因为芝麻大点小事儿耍孩子脾气,积累一段时间就开始吵吵,吵吵完了就会很自觉的分开住几天,气一消就马上又腻歪回去了。”王杰希洗了自己的碗筷后,见喻文州那个蜗牛拆包速度也把餐具拿出来了,顺手帮人倒了碗洗碗水,“这不今天分开住着呢么,他们挺传统的,七夕节也年年过,今年要是没过成,八成和好期得往后拖个把礼拜。”

  “你奶奶现在住哪儿?”

  “我家。”

  “那也没什么啊,又不是在外面住。”

  “还记得我上个月相了大半个月的亲吗?”

  “记得。”

  “我奶奶提的。”

  “……”

  “她跟我爸妈一说,这事儿就被板上钉钉跑不了了。她老人家不能单着,单着就唠叨,跟我爷爷呆一块儿就啥事没有还特亲切。”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现在老人家比年轻人还会秀恩爱了吗?”

  王杰希回他一个真诚的眼神:“你往老胡同里溜一圈儿,伤害能赶上520逛街。”

  “免了。”喻文州并不想做这个尝试,轻敲饭碗率先把筷子伸进了菜里,“先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

  一个半小时后,两人已经离开商场有好一段时间了,正坐在去目的地的公交上。

  老人家住的地方跟王杰希家里隔了两个环,虽然距离远了点儿,但好在公交车上下转几趟能刚好到,也算是极大不便利中的一点捷径。

  公交车里有空调,隔着一层玻璃把里外隔成了两片天地,运气更好的是他俩还都坐上了座位,比起之前挤地铁还得搁人堆里杵着,现下的待遇可以说是上升了好几个档次了。

  王杰希坐了个靠近空调风口的地方,位置凉快,还靠近门口,有座位有扶手,扶手下面的横杠还能搭脚,可谓是十分方便,但王杰希却不能坐着乱动,至于理由,就得问坐他里边那张座的喻文州了。

  喻文州在知道现在这趟车是直接去目的地的那趟之后,就没打算清醒着等到下车,特意跟王杰希提起了上次电影院里他借他肩膀睡觉那回事,说是做个抵消,下车之前就先暂借王杰希的肩膀午睡。

  于是在车上其他人时不时投来的诡异眼光下,喻文州大大方方的享受着王杰希的肩枕,全然是自带滤镜把其他人给糊掉了。

  车上午睡的效果肯定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时不时碰着个减速带就得上下猛震几下,根本睡不着,但喻文州本着“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精神就是不从王杰希身上起来,理由?这不一个道理吗!能腻着就绝不分开,能睡人身上就绝不起来,这叫福利!懂不懂?更何况机会还是他自己找出来的,不多享受一会岂不是浪费。

  “xxx路口到了,请乘客带好行李从后门下车……”

  车内的喇叭响起了报站广播,王杰希轻推了几下倚着自己的人并提示说:“下一站下车,别落下了。”

  “嗯。”喻文州答的很轻,脸贴着王杰希肩膀蹭了两下,似是不满的多抱怨了几句,“你肩膀好硬,硌人,就不能吃胖点?”

  “硌人你还睡。”王杰希伸手去作势要把人推开,结果却被喻文州扣住了,“我乐意。”他是这么说的。

  王杰希没再回话,有钱难买“我乐意”,人家这样他也无可奈何,只得把手从人手里抽出来。

  “手我抓着有什么不好。”喻文州闭着眼睛,感觉到手里的温度离开后用蚊子大的声音委屈的吐槽了一句。

  “你说什么?”王杰希虽然听不清,但是肩头却能感觉到轻微的震动。

  “没什么,空调吹的有点凉。”

  “马上下车了。”

  “好。”
  

  三分钟不到,两人就下了车,开车门时才半个身子探出车外,就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凉意被四周包裹着的热气迅速吞噬,那公交车前脚刚走,他俩后脚就忍不住想念起了里面的冷气。

  真是老天害人。

  在王杰希的引领下,喻文州跟着他到了一个老小区里。这儿以及周围都是五六楼高的平房,有几处墙壁还有才粉刷上去未干透的水泥,每前后两栋建筑之间有一个花坛,路边也是等距离栽树,大致看一圈下来倒是发现绿化工作做的相当不错。

  每栋楼的一楼都是做车库,二楼才开始算居民住的一楼,但也不乏有人把车库改装成房间直接居住的,而且还是老人家为多,估计是做子女为父母身体着想,毕竟腿脚不好的老人家爬楼确实也是件辛苦事儿。

  “我不知道爷爷在不在家,可能搓麻将去了,先去车库那边瞧瞧,要是大圆在,就肯定在搓麻将。”王杰希带着喻文州左拐右转,边说边从裤兜里捞出一串钥匙,找到其中的一把便单独攒在了手里。

  “大圆是什么?”喻文州问。

  王杰希:“爷爷养的狗。”

  “哦!”看来早上在宠物店说家里有狗是真话啊,喻文州还以为是王杰希搪塞他编的。

   王杰希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单元楼下,单元门左边的那个车库门是大开的,门口趴了一条面部十分“浓缩”的狗,耳朵耷拉着,方方正正的脑袋放在两条前腿间,圆圆的大眼睛又深又亮,盯着人好像充满了对某种东西的渴望,说白了就是有点可怜像,但那只是人家没有表情的样子,这大概就是哈巴狗的可爱之处吧。

  “大圆,过来。”王杰希收了钥匙对着狗招呼了一句,那狗也早就发现他们了,听见人唤它才从地上起来跑到王杰希身边打转。

  王杰希蹲下来摸了摸哈巴狗的脑袋,狗倒是很有灵性的应了,开心的“汪汪”叫。喻文州见状也打算试试摸一把,结果狗却是对他起了警惕性,喻文州手还在半空就被一声响亮的犬吠喊了停。

  “我觉得它该叫‘大方’,脑袋一点都不圆。”喻文州收手感叹道。

  “它有点认生,你过来,它不咬你。”王杰希又摸了摸狗的脊背,侧身向喻文州伸出了另一只手,“手给我。”

  喻文州不明所以,把刚才那只手又伸了出去。

  王杰希握紧他的手一起放到大圆面前,让狗去嗅嗅气味,接着跟大圆说:“自己人,别闹。”

  不知是不是方法问题,大圆听懂了王杰希的意思,用舌头舔了舔喻文州的手背示好。

  喻文州只觉得神奇,但大部分思维已经被王杰希刚刚那句“自己人”给带走了,得,人没追到手倒是先把人家狗的好感度刷上来了呗?

  “你们家狗的认人方式真是独特。”

  “也不是人人都这样,它对你有戒心,就得这么来,熟了就很粘人了。”王杰希淡淡解释道,接着又去问狗,“大圆,爷爷呢?”

  大圆扭过脑袋,两只圆溜溜眼睛对着他,没有要动的意思。

  “一般让狗找人不都让狗闻闻气味才会带路吗?”喻文州也蹲了下来,知道这狗认识他了之后就忍不住手去摸人家的毛。

  “大圆挺聪明的,整天跟爷爷待一块,一般说了就会知道。”王杰希见大圆没实质性反应倒是面不改色,好像心里知道“就会是这么个结果”一样,接着就听他松开手换了个说法,“老头摔咧子(发脾气)跑哪儿了?是不是把不住自个儿又上麻桌儿了?”

  “汪!”这回大圆倒是答的精神,抖了抖身上的三色短毛就带路往一个方向跑了。

  “走吧,老人家在麻将馆。”王杰希喊上喻文州一起跟着大圆走。

  喻文州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今天被刷新了好几下,也起身跟了上去:“它只听方言?”

  “不清楚,反正普通话说不通方言就管用。”

  喻文州:这狗都什么毛病,不懂。

  两人跟着大圆到了另一栋楼的一楼车库,那家的车库倒不是改装成住所,而是改成了麻将馆,从屋里面到门口摆了三四桌,有人打麻将也有人打牌,大圆低着脑袋一边嗅味一边走,最后在一个老人脚边安稳了下来。

  “老王头你家大圆儿又溜出来了。”坐老人上家的大婶一边洗着牌,一边忙里偷闲地跟老人说话。

  “大圆你又出来作甚,咱家大门不看了呀!”老人用鞋子蹭了蹭狗腿,见麻将乱的差不多了就开始点数码牌。

  大圆以为老人在逗它玩,亲昵的蹭了蹭老人的裤腿。

  “老王头你就跟狗崽子过吧,这回跟老婆子闹这么久咋还没合好呢?”大婶人胖,手也大,两三下就把麻将在面前码齐了,右上一斜接着就摆出了要抓牌的架势。

  “是啊,一日夫妻百日恩,王叔您还是得把婶哄回来,总让人家住儿子那边打扰小两口多不像话。”坐老人右手边的下家也跟着附和,听起来这事情好像已经不是什么家事了。

  老人刚想接几句什么,就听身后一个年轻人补了几句:“爷,您听明白没?底儿都掀了还死鸭子嘴硬,快些把奶奶给接回来。”

  老人回头一瞧,其他几位同桌的也看见人了,纷纷打起了招呼:“小王回来了。”

  “叔、婶,张爷爷。”王杰希挨个点了头,接着又对着自己爷爷开始问,“您老打算啥时候去我家接人?”

  “让她自个儿回来,多大岁数了还倔。”老人不想搭理王杰希,回头码上牌就开始摇骰子抓。

  “您也这么大岁数了咋也闹孩子脾气,我这儿带客来了您当家的不招呼还搓麻将?”王杰希见招拆招,懒得跟人绕弯子干脆把喻文州搬了出来。

  “小伙子挺精神,你朋友?”对桌的张姓大爷抬头看了眼喻文州,立马又把视线转回了麻将上,“三筒,我要碰!发财。”

   喻文州见老人家玩的尽兴,没打算插话,只笑着点了头问好。

  “吃,发财。”大婶立即接牌,“老王头,打完这盘赶紧回去吧,孩子都专门来找你了,反正不是头一回,别觉得抹不丢地(不好意思)。”

  “你们几个就是狼狈为奸想赶我走。”老人用手指头挨个儿把这桌的人和背后的王杰希都点了一遍,只有作为“客人”的喻文州幸免了,老人瞅见王杰希一副“您不走我就不走”的架势,挥挥手赶人出去,“等我打完这盘,你哪边凉快哪边待着。”

  “您这儿凉快,我待这。”王杰希给人指了头顶的吊顶风扇。

  “去去去,最后一盘了还要搁这儿坏我风水,带客人先回去。”

  “得嘞。”王杰希得了准话,干净利落的带着喻文州出去了。

  出了门,王杰希却是没有听老人的话带着喻文州回屋,而是拉住人在麻将馆门口等。

  “你不是说‘哄’老人家回去吗?我怎么看你像是怼的?”一直没开口的喻文州这会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对着王杰希朝麻将桌那边使了个眼色。

  “唱反调比顺毛管用,十几年了,他就吃这一套,甭管。”王杰希从墙角搬出两张马扎来给喻文州递过去,“坐,站着累。”

  喻文州顺从的接过马扎坐了,到了句谢之后嘴角往上翘了些。

  “你笑什么。”王杰希手肘抵住膝盖十指交叉撑着看他。

  “笑你啊。”喻文州说,“这是你真正的样子吗,放飞自我的魔术师?”

  “放飞自我?呵呵,等我真正放飞自我冠军还想有你们的份?这该叫返璞归真。”王杰希抬手敲了喻文州的脑袋,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做,只是敲完了才觉得自己可能下手重了,复又在敲的地方揉了几下,“你大概中学语文没学好,用词不当。”

  “我要是学的那么好还来打什么电竞。”喻文州坦荡受了王杰希这番指点,也没对对方这些肢体行为做出什么反抗,虽然有点疼,但摸头杀却是享受到了,值。

  “也是,那照这么说你进入电竞圈还是家里人有支持的。”

  “是啊,我爸妈他们反正觉得我心思花不到学习上,干脆能用哪儿用哪儿,总比废了强,就把我扔蓝雨训练营了,现在回头一看,当年真没白扔。”

  “那你挺幸运。”王杰希感叹了一句,看喻文州的眼神里不知不觉夹杂了几分羡慕,“我比你惨多了,要不是爷爷奶奶拉着,我差点要被我爸打断腿。好在不负众望,现在他们也对我从事职业电竞这点改观了,不然我可能才大学毕业出来实习。”

  喻文州本以为他们都是差不多的一类人,像他知道的黄少天、于峰、郑轩……再远点还有魏琛、方世镜,要么就是因为沉迷荣耀逃学出来玩,要么就是干脆把游戏当命活,王杰希这样的……怕不是原来是个学霸,你要说张新杰他可能还信了,王杰希?风格如此标新立异哪儿像学霸。

  “你中学成绩很好?”喻文州试探性的问道。

  “不算差,要不是最后半个学期铁定心思要去打电竞,应该能保送一本。”

  这个消息真是意想不到,甚至还有点令人震惊,喻文州认真看了王杰希的脸色之后心里突然有点发虚,这怎算什么……学霸的气场?

  “那你干嘛还跑出来打游戏,我要是你爸我也想打断你的腿。”喻文州皮笑肉不笑的嘲讽他。

  “喜欢呗。”王杰希说,“从小太听父母话,听多了烦,比起偷摸玩游戏还得被他们说,倒不如光明正大的玩个够,反正电竞生涯只有这么长,他们也没理由管束我一辈子,那话怎么说来着,‘年轻的时候不拼搏到老了就后悔了’是吧。”

  “嗯……”虽然王杰希话说的很让喻文州赞同,但结合前言就一点都没有令人同情的成分了,一个单音之后两人都没了话头。

  午后的天空比上午多了些云,偶尔还有风吹,虽然很轻,却是凉的,没有带上夏日的暑气。

  “你俩咋还在这,不是让你们先回去呢吗?”老人的声音从一片闹哄哄的背景声中冒了出来,跟着附和的还有大圆的狗叫声。

  “怕您舍不得出来,蹲点儿守着。”王杰希站起来拍拍裤子,顺便把喻文州拉起来,“走了,回家喝茶慢慢聊。”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