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07/下

【更前声明】
1,四世同堂具体怎么称呼这种问题我是真的不熟,百度我也查不出来,也不知道北方亲戚多的有没有特定称呼的问题,只好暂时拿我家那边的说法讲了。(我那儿管爷爷的父亲叫姥爷爷,比姥爷多个字但不是同一个人)
2,这一更特别、长!以后可能都没这个长了。后面可能会有点点看不懂emmm下一章大概会做解释的!实在赶不上我会专门发一次我个人的理解
————(好了,更新吧)——

  “北方茶浓,我已经少放茶叶了,你看喝不喝的惯。”王杰希把玻璃杯轻放在茶几上,提醒了喻文州一句小心烫。
  
  “喝过一次,能适应。”喻文州点头谢过,往一边挪出一个空位来拍了拍,“弄好了过来坐。”
  
  “马上。”
  
  他们现在在王杰希爷爷的家里,大圆被留在了楼下,虽然这套房子只在一楼,但还是不适合放宠物进来乱踩。
  
  在回家路上王杰希就先把喻文州跟自己爷爷介绍了,当老人家听说喻文州是G市人时表情有点吃惊,毕竟两地相隔千里,一般情况下不是随便碰得到的,可来B市旅游的人年年有,而且一年比一年多,所以现在就算碰到了G市人也是见怪不怪。
  
  不过真正令王老爷子感叹的反倒是“王杰希带喻文州来”这件事本身,当时老爷子眉梢一扬,眼中略过一丝讶色之后咧开嘴巴就乐了:“嚯,十几年没见你带朋友回家玩儿,咋今个儿就带了?”
  
  那会王杰希的回答是:“合着我还不能带朋友回来了。”一老一小,那眉眼和表情,一看就是亲的。
  
  三人回了屋,照礼是该先招呼客人的,所以喻文州就只得坐实了“客人”的身份,戏做全套步步到位,什么陪着王杰希来把老人家哄回去,不存在的,这个时候努力刷王杰希家人的好感度对喻文州来说才是正事,一次性刷满刷爆最好不过!
  
  所以当王杰希烧上开水回来时看到的景象就是喻文州在跟自己爷爷围着茶几下象棋。
  
  “炮点兵?那我得跟您兑了才好。”喻文州看着自己的红色小兵被对面收了一子,面上八风不动,却还是一边做虚心状跟老人家聊,一边拿起自己的炮原模原样的隔兵打了对面的一个黑兵来替换。
  
  “嘿,还以为你说懂是瞎说的呢,故意漏个小空当还真让你逮着了。”老人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随手端来茶杯喝了一大口,正好瞅见走过来的王杰希,把剩了半杯茶的杯子搁一边,带着老茧的手掌一下又一下拍着喻文州的肩膀,同时开始数落起了自己的孙子,“杰希你瞧瞧,人家文州多聪明,你看你,跟你奶奶一个样,不开窍。”
  
  王杰希笑而不语:我这个躺枪躺的真是无话可说。
  
  看了大约一杯茶的功夫,王杰希瞥了这不是亲祖孙却比他还像亲祖孙的两个人终于感觉到哪儿不对头了:嘿,到底我才是亲的吧,您老人家一口一个“文州”怎叫这么顺口呢!
  
  想着时间还早,王杰希也就没太着急把劝人的事先提上来,自个儿溜房间里去收拾了屋子。
  
  等王老爷子大将上阵直接对帅把喻文州给将了军,这盘棋也就结束了,抬头一看挂钟,长针一厘一寸的挪都走了半圈有余,太阳也早就从最高的地方往西边挪窝,斜阳暖照,绿树成荫,屋子里都是清爽的风。
  
  “你俩下完了?”王杰希弯着腰,边在水桶里搓抹布边空出两秒来瞅他们一眼。
  
  “嗯,爷爷技高一筹,我输了。”喻文州上下打量了王杰希做家务的样子,目光在那件防水围裙上停留了一阵后,心头一闪而过的竟是“贤惠”二字。
  
  “把象棋收了,我擦了床柜就来。”王杰希拧干了抹布把手背的水珠擦掉,没等喻文州答复就进了房间,似乎方才那句话是个命令。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忙碌的背影莫名的心情好了一截,回头便抢在老人之前收拾起了象棋。
  
  “王爷爷,听…杰希说,你们家一直挺和睦的,经常全家一起聚餐。感觉很热闹啊!”喻文州边拾捡着棋子边跟老爷子找话题,前后想了半天才想起这回来的目的是劝老人们和好,见识了之前王杰希跟他爷爷的相处模式之后,喻文州觉得这样估计布星,琢磨着要不自己顺手帮个忙,权当把之前宠物店那码子事抵了,至于称呼嘛……王杰希应该不会介意这个。
  
  王爷爷呷了口茶,沉沉的“嗯”了一声,接着把瓷杯搁在了桌上:“热闹点好啊,人活着总不能平平淡淡的过是不是?”
  
  喻文州附和点头:“是这样没错,嗳,就是羡慕你们北方亲戚来往密切。像我们,直系血亲不算,除了过年有极微的可能性,平时几乎没有过三代同桌吃一顿饭。”
  
  语毕,象棋也规规整整的被收在了一起,喻文州站起来径直走到电视机柜前,把象棋放在了柜台下面,借机抬眼看了下柜台上摆放的相框,心里的小算盘也是有了底。
  
  “这是您跟奶奶吧。”喻文州装作好奇的样子蹲在柜子面前看照片,“真幸福。”
  
  其实他一进门就看到那个相框了,只是离的远,相片只看出了个大概的轮廓,全凭猜测想到这可能是两个老人的合照,凑近了仔细看才确认了心中的想法。
  
  “哈哈,是啊。那照片是十年前照的,幸亏保存的好。”王爷爷面对喻文州并没有表现出他和老伴最近闹脾气的样子,反倒是流露出了几分怀恋来。
  
  随后又给喻文州指了一个位置,和蔼的说:“文州啊,你要不看看电视机那头那张,那是十五年前的,有些旧,算是咱们家比较老的照片啦。”
  
  喻文州刚还好奇老人家好像没有很闹脾气的样子是为什么,听人这么一说注意力马上就被另一张照片吸引过去了,嘴头答应着“好”,一边横跨了几步换了个地方蹲。
  
  老人说指的那张照片真的如他所说,有些旧了,像素算不上高清,只能做清晰的看,老式照片的那种厚度感在这张照片上能明显的感受出来,而且照片的拍摄角度也不错,很好的保留了背景与人之间的和谐感。
  
  照片上只有三个人,年轻许多的两位老人,和一个年幼的大小眼的孩子,从特征能够迅速认出那是小时候的王杰希,算算时间大概是八岁。小王杰希被两个老人抱着坐在腿上,手里圈着一只小奶狗,但不是大圆,因为不是同一个品种,背景是一个院落,红砖房修葺的上个世纪末的建筑物,入镜的还有两棵树和用石头围的菜地一角,显而易见的乡下场景。
  
  “那会我们还没搬进城里嘞,杰希他爸妈工作忙,周末放假了怕外面人贩子多就把他扔我们家来玩,唉,这娃脾气还不讨喜,得亏脑瓜子好使才有人跟他玩。”
  
  王爷爷吹着茶水给喻文州讲解照片背后的故事,大概是每个家长的通病,在别人面前总爱损自个儿家同龄孩子几下,这不在喻文州面前损的就是王杰希了么,那些童年的黑历史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老人家一通倒出来了:
  
  “我跟你说,杰希这孩子从小就鬼精的很。一开始别人不肯跟他玩,他也不恼气,每回来第一天晚上就把作业写了,专挑礼拜天下午去找别人作业没写完的玩,别人不会写就只能让他教,一教一个会,写完了就得摸着良心陪他玩。”
  
  “他还偷摸爬山脚那一小片竹子,找那些粗的竹子爬上去,靠的近的伸脚踩住就能立稳,然后在上边睡觉,每回摔咧子就去那上面躺。”
  
  “……”
  
  老人家说了很多,喻文州也全都竖起耳朵听全了。
  
  喻文州心想:王爷爷怕不是想转移话题吧,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干脆一个急转弯把话题拧了回去:“爷爷,您这样损杰希,他可在房间里听着呢。话说奶奶今天怎么没在家啊?杰希跟我说过她老人家厨艺好,我本来还想着能不能顺道有机会领教一下的。”
  
  王爷爷闻之一顿,打了个哈哈摸起了下巴上的白胡茬:“她啊,最近没在家里住,想儿子了呗,住杰希他们家。”
  
  “啊……”喻文州做出遗憾的样子,叹了口气,“那还真是不巧。”
  
  老人家把话圆的这么好,喻文州也找不着空当把话题进行下去,脑瓜子里也没包袱可扔了。
  
  就在话题要陷入尴尬的时候,王杰希如及时雨隔着墙插了句话进来:“喻文州你过来一下,帮我个忙。”
  
  “好。”喻文州立即起身,大步走进房间里。
  
  进门就看见王杰希倚着衣柜,两手环胸插着手看他,并第一时间接收了对方的眼神把门半掩着带了一下,走到人身边去。
  
  “我爷爷你劝不动,就不要劝了,这事你本来就不该插手。”王杰希小声说道。
  
  “嘛,试试呗。没想到你爷爷在外人面前这么要面子不肯说。”喻文州自知理亏,小声给自己找理由。
  
  “一会我来就好,你在屋里别出去,他要面子。”王杰希抖开了手里的抹布,折了两个对折叠成了小长方形,“你可以去阳台等,那边凉快。”
  
  “嗯。”喻文州点头,突然想起什么又问了一句,“对了,你小时候住哪屋?我想看看。”
  
  “爷爷奶奶搬这儿来之后就没在他们家住了,一直在自己家。”
  
  “好吧。”既然看不到,那就只好去阳台等了。
  
  喻文州原以为他要在阳台等很久,事实上也不过是几分钟而已,但这几分钟真的是一点都不和谐。
  
   王老爷子对他和对王杰希可能是双标,喻文州跟老人相处就一直很和蔼可亲,王杰希一出门,刚开始收拾卫生工具还挺安静,等王杰希洗了手坐老人面前,讲完第一句“您又不收拾屋子等着奶奶回来再把人气走是吧”开始,老人家那一罐子闷油就着了,老人宁死不认错,王杰希就是“我不管您怎么着,但是您耍脾气碍着我过日子了您就得负责”。
  
  吵来吵去最后还是王杰希那说话打直球的性子把老人家逼没话了,撂下一句“总之您今晚上跟我回去吃饭,顺道把奶奶接回来”完事。
  
  
  下午三点多,在王杰希的强烈要求下,王老爷子跟着一起去王杰希家里了,喻文州原本寻思着不方便去,却被老人家再三邀请说“一起吃个晚饭”,王杰希也有请他去的意思,不好拂了人家面子只好跟爸妈打电话说清楚后跟着去。
  
  “姑奶奶,小叔叔回来啦!”
  
  一开门,就听见小孩震天响的欢呼声,然后就见两个孩子跑过来围着王杰希。
  
  “姥爷爷也来啦!”其中一个小孩眼尖,一眼看到了王杰希背后的老人。
  
  “都散了,让不让人换鞋,啊?”王杰希挥手让孩子们走开,自己先一步踏进门给老人和喻文州找鞋,“我带姥爷爷来家里了,还有客人,今天谁也不许瞎闹,听见没。”
  
  “好!”
  
  两个小孩听话的应下,嘴里头喊着“姥奶奶,姥爷爷来找你啦”一边往屋里头跑。
  
  这时厨房里又走出个围着围裙的妇人来,她看了一眼门口,回头跟厨房里的人交待了句什么就迎了过来。
  
  “爸,您怎么来了,进屋坐。”妇人过来就直接先招呼了老人,从称呼听,这位应该是王杰希的妈妈。
  
  “妈,我带爷爷来吃饭,晚上让爸送他跟奶奶回去。”王杰希换完了鞋子先一步跟母亲说明情况,接着又拉过喻文州给母亲介绍,“我还带了朋友来,这是喻文州。”
  
  “阿姨好。”喻文州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心里忐忑不安的纠结今晚上这顿饭该怎么吃。
  
  “你好啊。”经王杰希一说,妇人才发现这儿还多了个人,热情的打完招呼就指责起了王杰希,“你这孩子,带人回来吃饭也不先打声招呼,我也好多准备两个菜。”
  
  喻文州连忙接话:“没关系的阿姨,是我唐突打扰了,不用麻烦您多费心思。”
  
  妇人说:“这怎么行,我让孩子他爸去加菜。你们先进屋坐。”说完就赶忙回厨房去了。
  
  喻文州脸上一直维持着笑容,毕竟是自己来别人家做客,应该表现出开心来,但一进门看见有这么多人,心里的复杂也是一言难尽的。
  
  且不说王杰希家里四世同堂(把王杰希的侄子侄女算下一辈)的现状,这本来是他来别人家吃饭的事却偏偏有种他打扰了别人家庭聚会的味道。本来这种场合就不应该有外人来,可王杰希家里人又好像都不介意的样子……是真是假他还看不出来,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重要的是,如果他跟王杰希只是普通朋友就算了,可偏生他现在对王杰希存着别样的心思……这种突然的“见父母”的场景是想怎样?!
  
  经过王杰希的介绍,喻文州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情绪也渐渐稳定了下来。这屋子里的人比喻文州想象的要少,只有王杰希和他的父母还有爷爷奶奶、侄子侄女,算上喻文州这个客人才八个人,原以为两个孩子的父母也会在,却没想到他们的父母是因为上班忙才把孩子放他们家闹腾的,这个场景喻文州忍不住想说一句似曾相识。
  
  王杰希那个侄子从屋里出来之后就一直盯着喻文州看,直到喻文州发现他并对视了回去,小男孩才畏缩着小心问他是不是喻文州。
  
  喻文州告诉他“是”,这孩子竟然又突然不信了,又把王杰希拖过来确认一遍,得到了双重肯定之后的小粉丝整个人都不好了,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一溜烟的跑回屋子里拿来一个本子求喻文州的签名。
  
  喻文州拿着本子和笔,歪头看了眼身边装作若无其事的王杰希,笔尖还没碰到本子就先笑了出来。
  
  “小朋友,你瞧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王队会吃醋的啊。”
  
  男孩没懂喻文州的意思,一本正经的反驳道:“小叔叔才不吃醋,醋好酸,他喜欢吃甜的!”
  
  “噗哈哈哈哈哈!”喻文州被孩子的天真戳到笑点,顾不上形象直接笑趴到王杰希身上,拿着笔的手绕过王杰希的脖颈把人勾过来,边笑边空出拿本子的手来做出握着话筒的样子递到王杰希嘴边凑过去问他,“王队有何感想?”
  
  王杰希一脸嫌弃的瞥了他那副讨嫌模样,拿过本子一下敲在喻文州头上:“签你的名去,得了便宜还卖乖,找抽是吧?”
  
  “哎哟,你还打我来了。小朋友你看看你小叔叔,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州乐的直不起腰,抢过本子就着这个姿势把名在本子上签了。
  
  王杰希没好气的轻掐了一把他的腰:“签名不能好好签,非得圈着我?”
  
  “嗯,就圈着你。”说罢把本子和笔一起还给男孩,看着孩子开心的跑远了才笑完了这口气,把手臂从王杰希身上拿下来。
  
  王杰希家里的装修很简单,家具也都是简朴的风格,窗台上有几盆花草,倒是给这间房子多添了几分生气。
  
  没多久,王杰希的父亲就叫大家过去吃饭,一家人加上喻文州坐在一张圆桌上,倒也其乐融融。
  
  两位老人看起来已经和好了的样子,亲昵的挨着坐一块儿,喻文州是王杰希带回来的,自然是挨着王杰希坐,小男孩作为喻文州的粉丝,有机会和偶像一起吃饭肯定不会放过,所以就大声嚷嚷占了喻文州另一边的座位,他的姐姐就挨着他。
  
  “文州,吃菜啊,尝尝阿姨的手艺。”王杰希的妈妈坐王杰希身边,隔着自家亲儿子使劲给喻文州夹菜。
  
  喻文州一边不断的说“谢谢阿姨”一边很无奈的接下人家的好意。
  
  王杰希:这个妈也不是亲的吧,妈,咱俩换个位子成不成?
  
  “文州是G市人,来B市这么久住的惯吗?”王杰希的爸爸看了喻文州那一整碗的菜果断放弃了加入“夹菜”大队,但还是向着客人的。
  
  喻文州从容答道:“住的惯,平时没少来B市打比赛,多来几趟就熟了。再说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杰希也会帮忙关照一下,你说是吧,杰希。”说罢意味深长的看了王杰希一眼。
  
  状况外没注意听的王杰希正吃着土豆,一回头就跟他大眼对小眼:你说啥?咱俩什么时候熟到喊人叫名不带姓了?
  
  “嗯。”算了,反正不知道咋回事,随便应吧,谅喻文州也不敢坑他。
  
  “看来你们私底下关系很好啊,虽然我们不怎么熟悉电竞这一行,但是毕竟家里有个职业选手,多多少少会道听途说一些东西,你们两个的战队好像不是很和,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差呢,没想到竟然是朋友,难得。”这回是王杰希的妈妈说的,说完还拍了拍王杰希的后背,“我这儿子平时都不怎么跟朋友多来往,一心就知道打游戏,也不带人回家,我记得就两年前,那个叫方士谦的孩子来过家里,也还是因为公事呢。”
  
  喻文州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边听边吃着碗里的菜。
  
  根据王杰希家人的说法,自己以“朋友”的身份来访似乎从某种程度而言还把身价抬高了,真是意料之外的受宠若惊。
  
  “战队之间总要打比赛,更何况我们蓝雨和他们微草之间‘交情’不浅,公众有些说法也是没办法的,我们也会互相交流,总不可能关系差,顶多开个玩笑罢了。”喻文州认真解释道,完了还加上一句,“阿姨的手艺真好,比我妈妈做的好吃。”
  
  一句话把妇人夸的心花怒放,乐的合不拢嘴,起身给喻文州夹另一样菜,说:“那你多吃点,还有这个也好吃,杰希他爸的拿手菜!”
  
  “嗯,谢谢阿姨。”
  
  
  一顿饭就这么在聊天和欢笑中度过了,饭后,两个孩子把喻文州拖进了王杰希的房间,说是要看喻文州打游戏,反正王杰希房间里有电脑有登录器,还有空调零食WiFi,是个极佳的“好宅处”。
  
  “你们确定让我拿他的电脑玩,就不怕我偷偷记下他的账号数据?”喻文州被孩子们推到电脑面前坐下,光标停在“荣耀”的位置好一会都没点开。
  
  “不怕!才不让你用小叔叔的账号卡,用我的!”小男孩吐吐舌头,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账号卡十分庄重的用双手捏着给喻文州递过去,仿佛那是国王的权杖似的。
  
  “噗,好吧,那用你的。”喻文州接过男孩的账号卡登录,看了眼账号等级,竟然有40多级了,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来说真是不容易,这得花多长时间在游戏上啊。
  
  “我也想喻队用我的账号卡。”一边一直没发话的女孩子开口了,两手扒着喻文州的短袖盯着屏幕看。
  
  “你又不玩术士!”男孩立即作出了防御姿态抓紧了喻文州的另一条手臂。
  
  “那是你自己魔道学者玩不好才换的术士好吗?我一开始就在玩剑客了!”女孩很不服气的反驳,“再说蓝雨双核心怎么就不能让喻队帮我玩玩剑客啦?”
  
  小姑娘挺聪明啊,还懂什么叫“双核心”?喻文州打开操作设置看了看操作键,轻点几下换成了自己熟悉的操作方式,心里默默又给王杰希点了根蜡:老王啊,你们家俩孩子都胳膊肘往我们蓝雨拐的诶!
  
  在小朋友们的怂恿下,喻文州操作着那个小术士去打了几个中小副本,全程常规操作职业意识带着队友各种飞,几盘下来好友申请都弹了十几二十个。
  
  “不打了吧,再打等你换回来就掉马了。”喻文州摘下耳机说道,却发现身后多了个人,“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王杰希看了眼桌子上的小闹钟:“这个副本打了两分钟的时候。”
  
  “好吧。”喻文州退出了游戏,把账号卡还给了男孩,并让他们出去玩会,说是有话跟王杰希说。
  
  等孩子们出了房间,喻文州才把椅子转了半个圈让自己对着王杰希。
  
  “你有话说?”喻文州问。
  
  “两件事:第一,今天宠物店那件事别跟我爸妈他们说,我只告诉他们是衣服被刮破了个大洞没法穿就街上买了件,你别回头给我露馅了,我不想他们担心。”
  
  “嗯,知道了。”喻文州靠近椅背里,“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王杰希思考了一下措辞,说,“你是打算一直那么叫我吗?”
  
  “你是说‘杰希’,这样?不可以吗?”喻文州一脸无辜的样子,完全没有自己借着今天的“人设”占便宜的自觉。
  
  王杰希一时语塞,自顾自的坐到了床上:“不是不可以,就……不习惯?没有同龄人跟我称呼这么亲近。”
  
  “那你可以叫我‘文州’嘛,就不亏啦。”
  
  王杰希:……压根不是亏不亏的问题好不好!
  
  “你不喜欢的话我就改回去,反正也就私底下才能这么叫吧,换做工作场合我要是叫你这么亲……少天他们会以为我叛变的。”
  
  喻文州:杰希你看我,可怜、弱小、又无辜。
  
  王杰希:……
  
  “随便你了。”王杰希犹豫一会,选择了妥协。
  
  喻文州开心的在心里比V。
  
  王杰希的房间里比起屋子外面要多很多东西,有专门的柜子摆放冠军奖杯和其他奖品,柜子的一头还有几本很大的册子和两个文件盒,喻文州突然好奇起里面的东西来。
  
  “杰希,那些是什么?”喻文州给人指了指方向。
  
  “哦,以前的东西。你想看?我怕打击你。”
  
  喻文州来劲了:打击我?
  
  这人一时忘记了王杰希曾经是学霸的固定人设,大方的说了“想看,有什么好打击的”,然后推搡着王杰希让他去给自己拿。
  
  王杰希把东西抱过来之后,本想继续看喻文州怎么打脸的,还没来得及坐回原位就被自己母亲召唤出去了,只留喻文州一个人在房间里吹空调。
  
  喻文州挨个看了那些册子和文件盒,原本心情挺好的,在看完之后突然心沉了下去。
  
  册子是相册,里面的照片总而言之就是一个特征:里面都是获得各种荣誉的王杰希。
  
  什么知识竞赛参赛照片、比赛获奖的照片、参加辩论赛的照片、文艺晚会的演出主持照片……几个相册记录了王杰希从小到大所有光彩夺目样子。
  
  有一个相册是特殊的,里面的照片是王杰希和家人在一起的照片,大概是拿错了,连着那些照片一起被带了过来。从照片里能看出王杰希是王家多么宝贝的一个孩子,隔着时空差距都能体会到这个人从小就被家里给予了厚望。
  
  那两个文件盒里装的则是各种奖状和荣誉证书,不得不说这对喻文州一个学渣而言真的挺打击的,但喻文州并不在乎这些,他只透过这几斤重的纸张想到了更远的东西,之后就情绪低落了。
  
  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喻文州赶紧把东西收好走过去开门,一打开就看见了门外的妇人。
  
  “文州啊,外面下雨了,杰希说你家住的不远,一会让他送你回去啊。”王杰希的妈妈端着一盘水果过来,好心的来跟喻文州提醒下雨了的事。
  
  “嗯,谢谢阿姨,那就麻烦杰希送我回家了。”喻文州又恢复了公式化的笑容,顺手接过了果盘说端到客厅一起吃。
  
  吃完水果,王杰希的妈妈怕这雨会越下越大,就让王杰希先送喻文州回家,免得别人家里人担心,王杰希也主动接下了这个任务,拿了两把伞和钥匙就说送喻文州。
  
  这天晚上雨下的很大,风也很喧嚣,好好的一场雨被吹的根本挡不住,再怎么斜着伞都会被斜雨打湿裤子和衣摆。
  
  “湿气重,你回去赶紧洗澡把衣服换了,免得对伤口不好。”喻文州走在路上看了眼王杰希的衣服,后者没说话,只点点头答应下来并让他好好看路。
  
  地上到处都是水,一脚踩下去溅的鞋子湿透,王杰希还好,只踏了双拖鞋就出来了,倒是喻文州有点惨,帆布鞋从里到外完全是洗了双鞋,走起路来还有“啵唧”、“啵唧”的声音。
  
  两人抓紧时间抄近道也走了十来分钟才到喻文州住的小区,王杰希不放心他非得要把人送到单元楼楼下,所幸喻文州住的那个单元离门口近,也没走多久。
  
  “谢谢你,杰希,你回去路上小心点。”喻文州站在一阶楼梯上跟王杰希说。
  
  “嗯,我知道,你回去也赶紧洗澡换衣服,鞋子一直泡水呢。”王杰希正借着单元楼门口的那点雨棚躲雨,顺便把伞上的雨水给抖掉,抖的差不多了又把伞撑开,他准备回去了,“那我走了,拜拜。”
  
  “嗯,拜拜。”
  
  看着王杰希走进雨里,喻文州也转身上楼,但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堵的慌,全身的血液好像都陷入了一种冰冷的状态。
  
  不行,我得告诉他,不能让他走。
  
  喻文州总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叫嚣、催促着他。
  
  “王杰希!”喻文州突然折返回去,冲进雨幕里,往王杰希的方向奋力跑。
  
  王杰希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回头一看发现是喻文州,赶紧往回走。
  
  “你怎么又淋雨跑回来了!”王杰希吼他。
  
  “我、我有话跟你说!你先别走。”喻文州抓紧着他拿伞的那只手,眼神坚定的看着王杰希。
  
  “好,你说。”王杰希不好骂他,只得耐住性子。
  
  “王杰希。”
  
  “嗯。”
  
  “能给我喜欢你的权利吗?”喻文州强按下心头的慌乱,连自己抓着人家的手在发抖都不自知,另一只手一把将王杰希搂过来,借着伞的遮掩亲上了他的唇。
  
  外面雨声很大,哗哗的砸在地上和伞上,发出炒豆子一样的啪啪声。
  
  “王杰希,我喜欢你。认真的,希望你能慎重考虑。”说完,没等人回神又撒手冲回了雨里。
  
  不好意思,我本来不想你现在就知道的,是你逼我的,王杰希。

评论(1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