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08/上

   那个下暴雨的夜晚过后,喻文州就没再找过王杰希,因为那天上午的电话是告诉他要提前回家的,所以第二天他还没来得及去告诉王杰希这回事就先匆忙的收拾东西离开了B市。
  
  不告诉他也好,喻文州想,自己昨晚上的举动无论怎么看都实在是太狼狈了,但是也没办法,他喜欢王杰希是不争的事实,他不想让自己失去机会。
  
  是的,他之前想的没错,王杰希信任他,甚至把他放在了比所有朋友都高一等的地位上;王杰希也很优秀,但问题的关键就是王杰希太优秀了!不是单独指电竞方面,如果只是说打荣耀,那么他们俩各有所长,一个擅长solo一个注重团队,各有各的优势。这里的优秀指的是一个人的整体。
  
  王杰希是从小被家里人捧着长大的,他很聪明,学什么都快,拿的了奖杯夺的下名次,除了脾气有点倔、说话不太圆滑以及天生的相貌因素外,几乎没有不讨喜的地方。
  
  王杰希自己都说了:如果不是爷爷奶奶拉着,他当初决定打职业电竞的时候差点就要被他爸打断腿。
  
   喻文州原本只是因为这句话想替他庆幸竟然完整的活到了现在,但自前一天晚上看过了王杰希的那几个相册盒子之后,他的观念就变得严峻了。
  
  如果不是少年的叛逆和对荣耀的热爱,王杰希怎么会冒着失去保送一本甚至考不上大学的风险进入职业电竞这个短暂又消耗青春的圈子!?他的这个选择对于他的家人而言,真的是个超大的风险投资,庆幸的是他获得了超乎想象的回报,风险没白冒,而且从那以后荣耀职业联赛上还多了一个光彩夺目的魔术师,加上微草队长的名头,硬是把王杰希一个新人给捧的不行。
  
  但是对比出/柜而言,王杰希放弃学业跑去打游戏这件事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王杰希要是在电竞圈过不下去,大可以提前退役回去继续去读书,反正有资本,以后日子照样过。可现如今王杰希在电竞圈已经是大神级别的存在了,这背后的价值差距也就变得完全不一样。
  
   喻文州喜欢王杰希也好,想追王杰希也罢,说到底都是他的自由,抛去自私心,他甚至可以不顾忌王杰希的感受就去大肆宣扬这件事。
  
  可那终究是不可能的,如果他成功了,那他就相当于间接毁了一个家庭的希望,如果他失败,那么等待他的就是身败名裂。
  
  所以他不能自私,他要把一切都想周全,像平时打比赛一样,运筹帷幄才能决胜千里。
  
  其实喻文州有很大自信能够追到王杰希,但是他没有自信能给王杰希摆一个完美的未来指向。王家对王杰希赋予的期望是他能成才,这一点已经实现一半了,剩下的一半是对成才后的美好未来的延续,但这就是目前与王杰希的身份几乎没有差异的喻文州所无法给予的。
  
  喜欢可以自由,但是不能放纵。
  
  喻文州喜欢王杰希,但若他在正面那些过于现实的问题前还得不到王杰希的回应,一切就都白搭,都不过是他孤军奋战的一厢情愿而已,喻文州害怕看到这样的结果。
  
  而且王杰希也没理他,这点让喻文州觉得有点尴尬,他已经尽可能小心的避免他人耳目把自己的心思告诉王杰希了,以对方的性格,这件事也绝不会让外人帮着想办法。所以,如果王杰希愿意给他答复,那一定是王杰希本人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只是喻文州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等一个答案竟然等了半年之久。
  
  按当时的心情描述,真是应了那句——“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一般情况下,告白后短期无果就是等于被拒绝了。喻文州在那一周都特别敏感手机上的信息,生怕把王杰希的消息给漏了,以防意外还专门给人家加了特关、用了与众不同的特关铃声,可令人难过的是——没有任何特殊铃声响起来。
  
   喻文州有反思,他质问过自己喜欢上王杰希是不是脑子发热的心血来潮,但这个问题并没有在他脑袋里存活多久,因为在第九赛季蓝雨和微草的第一场对阵赛上,喻文州那点杂七杂八的心思就被击碎了。
  
  他确实喜欢着王杰希,哪怕分开这么久,再次见面时的过快心跳总不会是骗人的。
  
  王杰希你真是个魔术师,怎偏偏把我的心变到你身上去了?
  
  工作上两人的交集还是少,除了对战,几乎没有见面的可能,甚至线上交流也没有。一直到喻文州过生日的时候,那个特别的铃声总算是在喻队的裤兜里响了出来。
  
————王杰希对话喻文州——
  
(ps,参考的是20250718世邀赛的时间线,所以这个时候是2024年的2月10日,正好是春节哦)
  
王杰希:文州,生日快乐。顺便新年快乐
喻文州:谢谢杰希,新年快乐
喻文州:……说实话有点意外,还以为你不想理我了
王杰希:……
王杰希:没有
喻文州:(怀疑的眼神 jpg)
王杰希:(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jpg)
喻文州:噗,你怎么还有方锐的表情包,我拿一下
王杰希:嗯
喻文州:那你怎么一直不理我
王杰希:你想我怎么理你?
喻文州:我怎么想你就会怎么理吗?
王杰希:不一定
喻文州:……说了跟没说一样
喻文州:那你有考虑过吗
王杰希:(emmm… jpg)
王杰希:说实话,考虑过
王杰希:(叹气 jpg)
喻文州:(托腮眨眼 gif)
王杰希:不知道怎么说,感觉挺懵
喻文州:那我问你
喻文州:你讨厌我?
王杰希:私下里不讨厌
喻文州:你对我和对其他人感觉一样吗?
王杰希:对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吧
喻文州:好吧,那……我那天亲你,你反感吗
王杰希:……你的行为都在我意料之外了,给我思考的余地了吗
喻文州:(笑哭捂脸 jpg)
喻文州:懵逼回神之后呢……觉得恶心?
王杰希:……
王杰希:喻文州,你真的是认真的吗?这不是随便说说就可以的事情
喻文州:我后悔过什么吗
王杰希:也许只是你一时冲动
喻文州:我觉得分开一两个月之后再见面的心跳声不会骗人
喻文州:杰希,你不讨厌我,我亲你你也不反感,为什么你就没想过你其实能接受我的?
喻文州:你自己假设一下,如果你跟我在一起,你会很排斥吗?
王杰希:(思考 jpg)
王杰希:好像不会
喻文州:所以说……
王杰希:你想过未来吗,如果跟我在一起
喻文州:想过,但我不知道你的态度,其他的就都不好设想
王杰希:我是说你的未来
王杰希:就不怕影响你的前程?
喻文州:不怕
喻文州:喜欢你是我自愿的,未来怎么走我会尽力去考虑周全,我现在需要的只有你的答案
喻文州:如果你要劝我放弃,不如早点告诉我你无法接受这件事情,何必要拖到今天?
王杰希:我以为时间会让你打消这个念头
喻文州:(黑脸微笑 jpg)
喻文州:你的沉默差点就让我打消了,可惜事实并没有变
喻文州:我想再问一次,我可以追你吗,王杰希?
王杰希:“喜欢”是你的自由,“想追谁”也是,难道我说“不可以”你就能放下吗?
王杰希:不过我觉得我大概回应不了你
喻文州:没关系
喻文州:我会努力的,直到你回应我
——————
  
  这段对话大概是喻文州23岁生日那天最好的礼物,过了很久都还令人沉浸在其中。
  
  
  时间回到十八个月后的现在,喻文州追王杰希追了这么久,他们的关系也越走越近,很多时候面对喻文州直接表达喜欢的举动,王杰希也已经习以为常,两人之间除了没有正式确定关系以外,和正在交往的情侣已经几乎没有分别了。
  
  与此同时,第十一赛季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
  
  虽然还没正式开始,但准备工作不可懈怠。喻文州和王杰希身为两大战队的队长,更是时间紧张,毕竟是要以冠军为目标的,经过第十赛季的磨砺,总该更加锋利一些,加上战队风格各有调整,能多练习、磨合,就没想过要放松。
  
  
  一周后,这一年终于进入了学生的开学季,第十一赛季也同时拉开了帷幕,常规赛正式开打,蓝雨第一场客场对义斩,微草主场对霸图。
  
  两场比赛都在B市,但场面对比下来明显是后者更为激烈。
  
  比赛结束,蓝雨8:2胜义斩,微草6:4险胜霸图。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
  
  “队长,我们去吃夜宵吧!”黄少天手枕着脑袋跟喻文州提议。
  
  “嗯……”喻文州看着手机,修长漂亮的手指在屏幕上点来点去,貌似没有把黄少天的话听进去,只是应付性的吱了个声。
  
  “喂喂?队——长——你有在认真听我说话吗?我们去吃夜宵好不好?”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
  
  这回喻文州倒是关了手机,抬起头望了身后其他队员们一眼,大家貌似都有这样的意愿,一个个星星眼看着他们敬爱的队长。
  
  “如果你们能不被认出来、并且保证十点之前回到酒店的话,想去就去吧,记得注意安全,特别是瀚文,别走散了。”
  
  “哇!队长赛高!”
  
  “队长我爱死你了!”
  
  “好的队长!放心吧队长!”
  
  “走走走,今天黄少请客,先前就欠着呢!都手下别留情啊!”
  
  “我、靠!宋晓你过来!看我不砍死你!”
  
  “队长你不去吗?”卢瀚文原本兴高采烈的跟着大部队一起欢呼,结果一回头发现喻文州竟然不跟他们一起走,难道队长在减肥?
  
  喻文州摇摇头:“你们去吧,我有点私事要处理。记得跟着少天,别乱跑。”
  
  “哎……”卢瀚文刚想说什么,突然反应过来他们现在正在B市,脑袋瓜灵光一闪,立即明白喻文州要忙什么了,不好意思打扰自家队长的好事只得知趣的挥挥手,“知道了!队长我会连你那份一起吃掉的!”
  
  “嗯。”喻文州没想到卢瀚文这么懂事,等人走了以后才小心翼翼的走另一个出口离开了会场。
  
  喻文州把队服外套收进包里换上了自己的黑色薄外套,再加一顶鸭舌帽,大晚上的低着脑袋谁也认不出这是蓝雨战队的队长。
  
  等了十几分钟,喻文州才在出口处等到自己想见的人。
  
  “他们都先回去了?”
  
  “嗯,让他们跟着许斌回去的,比较放心。”
  
  王杰希也是把队服外套换成了私服,不过比喻文州那身更方便,直接把兜帽罩在了头顶上。
  
  “那就好,我们队那些个活宝全都去吃夜宵了,反正我跟着你也是吃,让他们自己乐。”喻文州拿手机出来看了眼时间,随后按了下帽子,“走吧,有什么想吃的么?”
  
  “没有,随便点吧,吃太撑了睡不踏实。”
  
  “那就去吃麻辣烫?”
  
  “好。”
  
  
  “老板,要份米豆腐,还要海带结、金针菇、牛肉丸。”
  
  “好嘞!您先等会马上好!”老板边听菜单边抓串菜的签,喻文州菜点完了老板也把东西下锅了。
  
  “再加串鱼丸跟千页豆腐。”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点的菜在沸水里翻腾,咽了口唾沫又让老板加了点东西。
  
  “成。”
  
  两人怕挡着老板做其他客人的生意,自觉的站到了摊子外圈,趁人多热闹没谁注意到他俩,喻文州把王杰希的手拉过来握在自己手心里。
  
  “你们今天对战霸图应该比较吃力吧?”
  
  “嗯,宋奇英跟他们那群老将配合的默契程度的有点超出预期。”王杰希不怕跟喻文州讨论比赛的问题,毕竟有点眼力见的都看得出来,只不过喻文州在同一时间正忙于自己的赛程,现在说也好,等蓝雨他们复盘了才知道也罢,都是会知道的。
  
  “看来他们新老交替进行的很顺利啊!”喻文州忍不住感慨,还以为霸图上赛季林敬言退役会对这个赛季造成不小的影响,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想的太轻松了。
  
  王杰希对此不可置否:“如果他们能在常规赛里彻底磨合好,到了季后赛就真的很难缠了……那小子打起来像张新杰用拳法家一样,精明的很,成熟起来恐怕比韩文清还难打。”
  
  喻文州也有点无奈,毕竟霸图不是说刷就能从常规赛刷下去的,也不是王杰希他们微草一个队的对手,王杰希觉得难缠,他们蓝雨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但眼下他们离对阵霸图还早的很,暂时还轮不到把“应对霸图”这件事提上日程,只好握紧了王杰希的手示意人放轻松。
  
  “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嘛……就怕这个状态坚持不到韩队退役,不然宋奇英要是突然正式接手霸图核心,是福是祸会更难说。”喻文州眯起眼睛,望向灯红酒绿的夜景中,目光所及的好像都是荣耀的战场。
  
  “两位是一起的吧,一个碗装还是分开?”老板的声音不太应景的插了进来,王杰希先一步点了头,随即松开了喻文州的手去摊子面前接食物,“装一个碗就好,多点汤,少加辣。”
  
  再回来时王杰希一只手小心的捧着纸碗,另一只手拿着双筷子,碗里还浸着一柄快沉底的一次性塑料勺。
  
  “把勺弄上来,米豆腐在最底下。”王杰希把塑料勺的柄用筷子往上夹了点,伸到喻文州面前让人给捞出来。
  
  “算了吧,全是油,咱俩一双筷子够了。”喻文州瞅了那把勺子一眼,心道这勺子可真是越做越短了,然后低下脑袋凑到王杰希那边去张开嘴,“啊,我的海带结。”
  
  “自己没手?几岁了还要喂。”话是这么说,可王杰希还是言行不一的给喻文州夹了海带结,小心吹凉了几下才给人送到嘴边。
  
  喻文州一口把海带结咬去三分之一,一边哈着气说烫一边把手当扇子扇风,直到口腔里那块热腾腾的食物下了肚才接上王杰希的话头:“三岁,只要杰希喂。”
  
  王杰希笑而不语,继续喂喻文州吃东西。
  
  “边走边吃,站着不动有蚊子。”喻文州吃完海带结后接了王杰希的手,一手端过纸碗,另一只手从背后带了王杰希一下。
  
  喻文州他们住的酒店和微草俱乐部在一个方向,不过微草要离的近一点,但也顺路,就决定了并肩往回走。
  
  一路上都是喻文州捧着纸碗,王杰希夹东西两人一起吃,路上行人也有注意到他们之间举止暧昧的,不过也没太多关注就走过了,不得不说大晚上一起出来真的是月黑风高好办事。
  
  喻文州把王杰希送到微草俱乐部附近就跟人分开了,毕竟身份特殊,对头家的基地还是不要随意靠近的好。等喻文州到了酒店,等电梯的空档正好碰上了吃饱喝好回来的队员们。
  
  “挺准时啊,嗯……九点五十七,上电梯会到房间刚好十点?”喻文州挨个看了他们一眼,最后把目光定在黄少天脸上,“少天,嘴巴上有油。”
  
  “是啊队长!我们专门掐点的!是不是很准?”李远好心给黄少天递了张纸,然后看着黄少天使劲擦嘴巴的动作笑个不停。
  
  “准。”
  
  “电梯下来了!”卢瀚文见电梯门开了,发现里面没人立马冲了进去。
  
  五六个大男人加个小孩塞进电梯门,里面的空间顿时显得十分拥挤。
  
  “我等下一趟吧,你们先上去。”喻文州叹了口气,作为队长起带头作用让了一个人的空出来。这家酒店也是奇怪,住宿条件和客房服务都很好,就是电梯空间窄的过分,据说是大电梯在维修,现在只能将就用小电梯,不然也不会出现刚才的情况。
  
  “我也等下一趟吧,顺便买瓶水。”郑轩也跟着出来了,还边走边摸出了自己的钱夹。
  
  “帮我带瓶怡宝!”
  
  “我也要,农夫山泉。”
  
  “我……一起吧,来一瓶百岁山。”
  
  “郑轩哥我要雪碧!”
  
  “小孩子吃那么多东西还喝什么雪碧,也不怕拉肚子。郑轩给我拿听冰可乐!”
  
  郑轩脸上笑嘻嘻心里mmp:“都给我出来,左拐消防通道好走不送。”
  
  
  喻文州站在电梯门前等着电梯再次下来,郑轩去了外面小卖部买东西。
  
  他刚才那些话也是跟队友们开玩笑,该买的还是买,不过可乐、雪碧就别妄想了,统统喝水。
  
  结果就是郑轩一个人拎回了一袋子的怡宝,什么农夫山泉百岁山,做好你们的智障宝宝不行吗,挑什么挑,都是矿泉水哪儿来那么多毛病!
  
  他原本想出声喊前面的喻文州帮忙拿两瓶,毕竟袋子的承重有限,结果走近了发现喻文州在刷手机,而且聊天对象也是十分令人感到惊奇。
  
  等两人都进了第二趟的电梯,趁着小范围空间里没有人,郑轩按捺不住好奇心终于把问题问了:“那个……队长。”
  
  “嗯?”喻文州看他。
  
  “队长啊……你……是不是跟王杰希在一起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你为什么这么问?”喻文州强作冷静把话题皮球踢了回去。
  
  “那个、我我不是,呸,都什么和什么……那个,队长,我刚刚……不小心看到了你的备注emmm,而且……不不不,没有而且。”
  
  喻文州一听就听出了话里有话,看人这掩饰事实的样子心里也迅速用排除法得出了原因。
  
  就知道这些个小兔崽子管不住嘴!
  
  “……瀚文说的?”
  
  “emm黄少真心话输了说的……”黄少别怪我,队长这样子真的怕啊!
  
  喻文州脸色更差了。
  
  “这件事你别管,也别给我乱传,听见没。”
  
  “是!”郑轩突然站的笔直。要不是手里提着东西可能还想来个敬礼,但没两秒又颓了下来,“那……队长,真的假的啊?”
  
  喻文州看着电梯里的指示灯说:“真的,所以让你别瞎掺和。”
  
  “哦哦!可是大家都知道了啊。”
  
  喻文州:……
  
  楼层到了,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电梯门。
  
  郑轩:压力山大啊喂!!黄少你自求多福吧!
  
  
  喻文州不紧不慢的往自己住的房间走,他们每次出来都是抽签分房间的,除了卢瀚文不能睡单人房的不参与,其他人全都得抽,同号的一间房,唯二两个没有重复号的猜拳决定谁带孩子谁单睡。
  
  巧了,这次抽签的结果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一个屋。
  
  “队长你回来了?我衣服都拿好了我先去洗啊。”
  
  “少天。”
  
  “怎么了队长?”
  
  “听说你最近求/生/欲不强啊?”
  
  黄少天:喵喵喵??
  
  喻文州:“回去之后训练翻倍。”
  
  黄少天:!!!
  
  喻文州:“不好?那就三倍?”
  
  黄少天立即求饶:“不不不不不,两倍就够了!!我先去洗澡!”说完一溜烟的跑进了浴室。
  
  那天晚上,黄少天同学在浴室里待了很久很久……

——————
莫名其妙的敏感词……发了七八遍试了好久的对话框才找出问题,然而明明是个普通的词??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