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云】孤鸟.02

☆架空未来pa,主信云副白亮、明狄,其他自己寻找,出现会有tag。

☆上为现在,下为过去。

我不管我就要带明狄一起玩15551明狄超好吃的朋友们吃我安利鸭!!

——————

『上』

  嘶……明世隐垂眸瞥了眼面前躺着的照片,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他举起双手。
   韩信挑眉:“你拍的?”
   明世隐:“怎么可能。”
   ??韩信觉得自己被耍了。
   “那你投什么降!”
   “好辅助不跟特工斗,这不是保命要紧么。”
   “……”
   韩信现在只想一枪把明世隐挑死。
   后者见他没反应,干脆放手叠起来垫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笑了起来:“所以,你是想告诉我找到赵云了?恭喜啊。”
   “你的恭喜听起来真没诚意。”
   “怎么可能,分明诚意十足。”明世隐空了个手出来给他掰指头算,“你看,从你加入教廷到管理辖区工作开始,我就一直吃着你们的狗粮,自打赵云不见后我的主要任务就从吃狗粮变成了帮你找人。虽然狗粮并不好吃而且我也不是单身,但明显找人更累,我这句‘恭喜’可是实打实的情真意切,你可务必收好。”
   说得好像我压迫你似的,韩信心想。
   明世隐这番类似劳动人民大翻身的话意味再明显不过,他不知道照片哪儿来的,但终端计算的角度不会有错,拍摄视角确确实实来自于他这间三楼占星屋里的客厅窗户,除非是无人机,否则明世隐是最值得怀疑的。
   可对方看起来并不像是演戏,明显一副才知道此事的样子,韩信不说,他又怎么可能知道照片来源于两个月前?
   “我说,你不会以为我私藏你对象吧?别开玩笑,我没事给自己找罪受干什么。”
   听着沙发里的人的自我辩解,韩信松口气的同时摸走了那张照片。
   不能留下把柄。
   “那我收下你的恭喜,顺便给你个不太好的消息,我还没找到他,你的苦逼委托恐怕还得继续,有劳。”
   “……滚。”
   韩信真麻溜儿的滚…啊不是,走了。阴暗的房间里独独留下一个明世隐兀自叹气。
   他不是蓝区的联络人吗?为什么要帮老窝在隔壁紫区的教廷特使跑腿?不应该让范海辛接你的苦逼委托吗?啊!?
   将心中郁结堵在一口气里缓缓吐出,眼神从掠过摆钟上的指针又撑着桌板嘀咕念叨着站起来,去里屋换了件外套后转身就出了门。
   
   为了便于星系联盟的管理,荣耀星系内的所有区域之间早就以地图的形式做了划分:
   以联盟总部为中心区,向外第二圈属于星航,作为一个占地面积是中心区的十四倍、管理辖区的六分之一的大区,星航几乎控制了整个星系的军事资源,同时也是联盟军队的总战略基地。
   第三圈则是管理辖区,在这里会实现“军队保护制度”,只有本星系居民可以居住,同时有权利受到来自联盟军队的保护,客观意义上算星航的实习区。
   第四圈则是普通辖区,归荣耀星系管理却允许对外交流的辖区,仅受星系律法的约束,同时享有母星系律法权益的权利,论混乱程度,这里大抵是第一位。第五圈,也就是全星系的最外圈——边境区,同时也是星航的实战区,如果发生星系之间的战争,这里将取代普通辖区成为最危险的地带。
   Y73Q229就是普通辖区靠近边境区的一颗行星,可惜早在三十二年前就成了一片废墟,至今杳无人烟。
   而Q02A23则是管理辖区里的一颗行星,同时也是管理辖区中蓝区范围内最大最繁华的行星,这里的人们可以享受到高等的物质生活,同时也可以给自己找到精神上的快乐。
   “为我的手速来点掌声好吗——”
   泊锡林剧院,一栋拥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建筑,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节目在这里上映,每个季节也都在为各方才华横溢的乐队和表演团提供绝佳的舞台。
   今天是周五,晚上有精彩的魔术表演。
   世界上多的是靠手吃饭的行业,魔术师也被划了进去,一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来形容其用功程度并无不妥之处,但人们大多只享受表面的华丽,至于背地里如何,大抵只有有心人才会关注。
   听着台前轰鸣般的掌声,悄悄掀着幕布一角偷看的人也微扬了嘴角,却是转眼就被另一股劲拽到了一边。
   “不给糖就往幕后遛,下回休想让我给你开门!”
   “糖吃多了长蛀牙。别说我不给你,等怀英下了台你也不会有。”
   魔种少年揪着他的衣料气的跳脚,奈何再怎么跳也不可能比对方高,只得使讨债的劲把这位上司家属拖到休息间的座位上去。
   “明世隐你能不能别老赶场!合着不赚你钱就得寸进尺,知不知道你累积的门票钱都够包下贵宾席了!?”
   “那正好,什么时候欠到能包场了小元芳你再知会一声,就我一个观众看一晚上,连你也赶出去。”明世隐倒是气定神闲,跟李元芳调侃之余还有空看腕表的时间,“唔……还有两分半钟,你确定不去做收场准备?”
   “当然去!”李元芳抖动着两只异于常人的大耳朵,坠挂的铜铃铛叮铃铃的发出清脆声响,“但是……我去指挥收场和盯着你别再捣乱有什么关系?!上回是裴擒虎跟着你来提箱子结果箱子破了,上上回是公孙离突然窜进来说有重要文件必须亲手交给你,上上上回是弈星想找师父结果迷了路??你们尧天除了玉环姐姐安静文雅其他的都是来砸场的!能不能——”
   “放心,今天我没有安排任务给他们,一个人来的。”
   放心个屁!信你才有鬼!哪次不是一个人(带着隐藏麻烦)来的?!
   李元芳心头的吐槽弹幕都快炸成了烟花,一提这些事情他就来气,回回都是明世隐的人来捣乱,盘盘的结果都要算到他这个助手头上,他是来表演团里打工的又不是背锅的,要怪就怪自己的顶头上司兼表演团的摇钱树狄仁杰,怎么非和这个灾星神棍搅和到了一块儿!
   还没来得及将弹幕发射,门口那边已经派人来喊他去管事了,真是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里死都咳不出来,还是得向钱低头,毕竟家里兄弟姐妹多也是生活所迫,剩下为数不多的时间唯一能做的只有恶狠狠的瞪明世隐一眼然后气呼呼的摔门走人。
   呵呵,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啊。仿佛自己活了七老八十似的,明世隐感叹着李元芳的年轻气盛又站起来去打了一杯温热水,前手刚关掉龙头后手就有人推开了才被情绪发泄过的门。
   “你每次来元芳都很生气。”
   狄仁杰的语气带着七分平淡,三分无奈,几步向前接过那杯才滚入马克杯的甘甜一饮而尽,两人之间的默契仿佛心灵相通,先后动作不需要任何的提示或者等待,只是顺其自然的水到渠成。
   “这样打起精神的方式其实也挺不错?”明世隐伸双手出去,骨节分明的指头认真替魔术师摘了手套,熟稔的从里面沁了细汗的手心开始给人按摩,“今天的表演很顺利,一会需要跟团长打招呼吗?”
   “你有事?”
   “嗯,很重要。”
   “那直接走,到家再说。”
   “好。”
   
   春乏秋困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一年四季都是睡觉的好季节,但对韩信来说,这些睡眠完全多余。
   从占星屋那边碰到铁板回来后他的思维又陷入了一个新的漩涡,照片,他跑了一个晚上,似乎除了那张看似随意的街拍以外就没有其他任何有关赵云的消息出现在他眼前,一口糖一鞭子,糖的甜头还没散完,现实立刻就会把人抽回来。
   冷静,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
   首先,照片是文件里的内容,文件为两个月前下达,按照李白所说,文件的来源是总部,那么一定是直接下达到指定人,即TZ的蓝区负责人孙尚香手里,时间差应该不会超过一天。但是照片的来源肯定不是总部,所以再加上一个照片由下上传的估计时间,可能的拍摄时间段应该在9月11号或者12号的晚上。
   想到这里,韩信大概有了个能顺藤摸瓜的苗头,拧着的眉也稍稍松了一些。
   他决定明天去找孙尚香,看能不能想办法调出当时的监控,只要镜头里有人,不知何去总能知道何从,毕竟那么多人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电子警察呢?那可是心灵骇客研发并且由心灵战警强制普及的监管设备啊!
   其实韩信也不是没有过直接去找孙尚香的念头,只是突然想起了「逐梦之音」常常念叨的“女孩子不能被打扰美容觉否则后果很严重”,又转念一想那台威力惊人的重弩,这个冲动也只得按捺住并扼杀在摇篮里。
   然而当新的一天来临,耀眼的光芒奋力从窗帘缝间钻进来时,韩信早就没了瞌睡了,但促使他过分清醒的并不是去查监控这件事,而是被刘邦夺命连环call打来的断断续续闹了将近二十分钟的震动和铃声。
   早他妈知道刘老三这么欠揍,当初就应该开静音!不过当他到了警局之后,这句话转眼就变成了空气。
   
   “代号名?”
   “引擎之心。”
   “定值年龄?”
   “26。”
   26?做笔录的小警员满脸不信的将人上下打量:“你确定是26?”
   “确定。”面前的年轻人剑眉星目,生的是副好皮囊,但神情未免淡定过了头。
   “你是什么人?”
   “坐在这里,当然是嫌疑人。”
   太不正常了!
   “你真的只有二十……”
   “赵云!!”
    一声惊呼倏然在门口响起,接憧而至的是一股大力冲开玻璃门在墙上凿出凹凸不平的坑印的巨响,对话被硬生生掐断,小警员还在纳闷怎么完全没听到老化生锈的轴轮转动的声音,扭头一瞥那把手磕进墙里掉落的一地墙灰,方才冒出来的疑惑瞬间又憋了回去。
   咕噜。小警员咽了口唾沫,攥紧了笔。
   对桌的栗发男子循声看向门口,闯进眼里的是一抹白色。
   “真的是你……你回来了。”韩信喘着气低喃,他怀疑自己在做梦。
   “赵云……”
   真的是他吗?竟然……回来了?
   “虽然这么说不太礼貌。”
   男子侧了半边身体,望着门口的韩信有些欲言又止:“但是……”
   “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
   啪。
   一颗糖,一道鞭。

『下』

  当有外人到达SZ03星的时候,看到几乎平铺旧址的“幸福小区”总会忍不住问:“幸福小区真的是个‘幸福’的地方吗?”
   但几乎都得不到回答。
   幸福小区真的是幸福的地方吗……别说无知的外人,他们这些住在这里的居民也不知道。
   Safe Zone,安全区。
   03,这是它的编号。
   SZ03星就是战后失去家园的人们重新获得的居所的驻扎地,在此之前还有01、02,不过都是更早以前的战争的事情了,特别久远。这次似乎是为了让受难群众更有“家”的感觉,所有新建房区都统称命名为“幸福”,再按编号划分一二三四……
   年迈的老人既来之则安之,看到战火平息便已觉幸福,但年幼的孩子们可不这么认为,至少韩信和他的朋友们不是这么想的。
   他刚来这里的第二天就认识了李白,一个看起来活泼开朗的男孩子,身边经常会跟着另一个相比之下安静乖巧许多倍的蓝发男孩,后来才知道叫诸葛亮,两个人曾经是对门邻居。
   问起来由,李白只是说战争带走了他们的家,房子破了住不了人,所以只好搬过来。在幸福小区,他还是和诸葛亮住对门,却是互相揣着对方家的钥匙,至于大人,除了李白的母亲以外更是一个都没见过,也没他人过问。
   最后是赵云,他来的很晚,到这里的时候只有一套房子还没人住了,他和他的父母奔波劳累数天,哪怕是顶楼也得为了休息而住下来。
   他和他们不同,他一直身体不好,据说打月岁起就一直住院,搬家的原因还是因为医院那边不安全,强行要求转移住所,且据说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钱住院,所以只能看天过日子。
   失去家园、没有治疗,幸福小区这个名字在他们眼里更多的是讽刺,可即便如此,他们也还是要在这里生活。
   “亮亮过来一起玩啊,老一个人坐着看书多没意思!”李白喊到了韩信之后又开始招呼自己的发小,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被摇头回绝。
   “啊……他又不来。”李白瘪着嘴的脸上写满了失落。
   韩信拍了拍他的后背,冲树下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喏,子龙也来了,让他们做个伴呗,随便落下哪一个都很孤独的。”
   “好吧。”李白妥协,抱着篮球带韩信往球场走了。
   看着远去的两个小小身影,树下的赵云眼里藏不住的羡慕。
   “你可以跟他们一起去。”诸葛亮突然开口,视线却没有离开过膝盖上摊开的书。
   赵云回头看他,7岁的小孩个头还没长起来,加上体质差距甚至还比诸葛亮矮一些,并排坐倒是没差多少,能刚好看见对方脸上没什么变化的表情。
   回答是摇头:“算啦,反正医生也不建议我现在参加剧烈运动……”
   “你撒谎。”男孩把书签夹进纸页,转过头来,“我上次在你家看到体检单了,数据是正常数值。”
   赵云惊讶的说不出话,只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发梢。
   “没关系的。”诸葛亮说,“你想玩就去吧,我一个人没关系,倒是我顾着看书没空陪你玩。”语毕,视线稍移准备再转回去,却突然被身边的人握住手腕。
   “不行。”赵云自作主张的合上他的书,牵着诸葛亮站了起来,“一起去吧。”
   “我……”
   “整天看书会变成书呆子的,你看李白喊你去玩都喊了好多次了,你不必迁就我的。”
   诸葛亮原本有几分犹豫,但听赵云把李白都拿出来做理由了,只好抽回手将厚厚的书本抱在胸前。
   “行吧。”他叹了口气,对着赵云朝篮球场的方向努嘴,“下不为例。”
   “好。”
   这次都答应了,下次谁还知道你会不会继续坐着看书呢?

————tbc——

 李元芳:今天我就要在小本本上记下你们这群欺软怕硬的vsjbdjsmxhdk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