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03

PS:
1,这是一个脑洞。
2,松鼠(金花鼠)和狐狸(沙狐)的cp,不喜绕道。【科普:金花鼠就是花栗鼠呐♡身上有五道条纹的那种!】
3,动物拟人向x
=============
    阳光正好,照耀在地上惹的草地暖烘烘的,沙狐和金花双双仰躺在一棵橡树下,翻着肚皮上的软毛。

    沙狐懒懒的舔了舔嘴唇,爪子在肚子上抚摸,牵起嘴角笑道:“喂,你就不怕死?哪天老子要是饿的找不到吃的就拿你填肚子。”

    “…废话,敌人,不怕才怪。”金花鼠刚想开口,突然喉头一紧,梗了一会,才面无表情的扭了扭身子回答。

   他们俩的体积差距很大,倚树躺在沙狐身边的金花鼠还没有别人放着的大腿高。但金花确实是长大了,完全不如小时候那般普普通通,五色相间的蓬松的尾巴现在正被他垫着后背,身上也满是亮丽的棕色栗色相间的体毛。脸颊两边的颊袋里还塞着两个橡果,鼓的像一个哑铃,两边大中间小。

   他有点闲得慌,在口腔内用舌头抵了抵,舌尖一勾,带出一个橡果咔嗒咔嗒的啃起来,果壳屑掉了一肚子。

    金花鼠捧着橡果,凝视着前方阳光穿过树叶射下来的绿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看你,几年前没什么脾气,还不说话,看看现在,每天张口闭嘴跟叫魂似的。我怎么就救了你这个畜生!”他的嘴巴突然省不住忙活一样,一边吐槽一边啃,橡果甜甜果肉被他咬的碎碎的,然后顺着溜进了肚子里。

    “是啊,怎么就救了我这么个畜生。”沙狐摆出毫不在意的样子重复金花鼠的话,“所以你现在是在给畜生屯粮么?把自己吃这么圆润。”说罢,伸出一根指头在金花鼠铺了一层果壳的肚皮上划圈。

    “噗——咳咳!卧槽你挠我痒干什么!咳…咳咳,没看见我在吃东西吗?想噎死我!?”金花被他弄得一口橡果渣子喷出来,呛个不停。好不容易缓和过来,两眼怒光瞪着沙狐。

    “挺好的啊,你死了我就有肉吃了,而且还大补。”
    “滚蛋!没良心的!”

    “是是是,我没良心。”沙狐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天生带着点弧度的唇角泛着点调戏的意味。“对了,金花,你说我们同为通灵妖物,按照你们松鼠种群的年龄来说你也不小了, 为什么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我就从没见过你妖身长啥样?”

     通灵,是指普通的动植物在出生时获得了万物生灵的恩惠,使它们拥有高等生物甚至超越他们的灵气。

    这一类生物被称为妖物。

    妖物们会讲话,有智慧,听得懂人类的语言…他们的一生可以比喻为人类小说中的“修真者”,不断的通过吸收日月精华或者其他方式修炼进化,修得妖身,即半人半妖的模样。同时,它们的寿命也将随着修为的长进而变长。

    不少妖物们会在能化成妖身的修为基础上继续修炼,百年后若能顺利渡劫,就能成为真正的妖。妖可随意化身人形,还拥有阳寿千年,是几乎所有的妖物都向往的人生巅峰。

    “说得好像我见过你妖身长啥样似的。”金花鼠从嘴里拿出另一个橡果啃起来反嘲。

    “哦?你没见过?”沙狐疑惑,“我记得我给你变过一次的啊。”

    “啥时候?”金花自以为记性不错,再说像变妖身这种事情真看过的话怎么可能忘!除非他失忆。

    “你当年救我的时候我不是妖身么?”

    “妖身个屁!老子只看到一个原型半死不活的家伙在我家树底下趴着招怨!”

    “不是吧?我有那么惨?”沙狐小吃了一惊,嘴巴张成O型盯着他。

    金花正色点头,随手把身上的果壳扫下去:“看什么看?没见过世上有好鼠啊?!”说罢,抓起地上一把土朝沙狐张开的嘴里撒去。

    “是啊,没见过……噗!唔咳咳咳!!”几个土块正中靶心进了沙狐的嘴巴,刚挺直的腰板没一会儿又驼了下去,赶紧撒丫子跑开到另一棵树底下去吐,“咳咳!……呕……”

    金花得意:也让你知道我刚才是怎么难受的。

    “金花你!”这回换沙狐怒目瞪他了,狐狸眼睛被反胃咳得蒙了一层水雾,血丝都出来了。

    “我什么我?我怎么了?”金花两臂交叉环抱,“反正你咳死了还有命,我哪有你命多!”

    这一溜话说的金花自己也来气。

    几年前他在自家树下救了沙狐一条狐狸命。本来是打算给他包扎好了就不管的,让狐狸自己听天由命。哪知道这货好的出奇的快,包扎后才过了一天就醒了,身上的伤口也结了痂。

   再然后,沙狐就死皮赖脸的待在他家不走了,还一声不吭的在树下给自己搭了个简单的窝。

   反正是怎么也撵不走。金花每天都在赶,可对方愣是以各种理由留下来,甚至伤完全好了之后都没有离开的念头,好不容易让他开口讲个理,结果说是他看上他金花这块风水宝地了,要让他挪窝,想得美。

   动物大多都有很强的领域意识,金花鼠也不例外。从那以后,这两只通灵的妖物每天都要干上一架。时间久了,金花的生活里已经不自觉的增加了一项每日必备活动,叫做“跟沙狐打一架”。有时候甚至觉得沙狐不在树下闹腾的日子会很奇怪。

    想着交个朋友吧,按照人类的话来说,这种叫“死党”。 

    这原本是挺值得开心的一件事情,化干戈为玉帛,以后都好好儿相处。可事实发展的并不顺利,“和平共处”政策才“开放”不到一个礼拜,沙狐无意中吐出的一句话,漏嘴了:

    “金花啊,我跟你说,其实我们做狐狸的,只要通灵,命都不止一条……少说也有三条是吧?”

    意思就是,金花那时候如果不救他,他也死不了的,大不了少条命呗!

    金花那个气啊!好不容易救人,啊不,救狐一命,到头来别人倒是毫不在乎!?大写的呵呵!

    从此之后下手开打就没论过轻重。反正也死不了的对吧!!

    “……”回到现在,沙狐好想给以前的自己甩一巴掌。

    气氛一时有点僵,沙狐瞥眼看了金花的脸色,有点尴尬的开口:“呃,你果然是…还没修炼出妖身吧?你、你、你别在意啊我就说说!……你们命这么短,这辈子活完之前到底修不修的出妖身啊?”

    金花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他们刚才休憩的那棵橡树,说:“……一定会修炼到的。”

    “那万一修不出呢?”
    “没有万一!”金花当即甩他一个眼刀,“肯定会修炼出妖身的!”

   见形势不对,沙狐赶忙摆手: “你别激动!”

   过了一会,又磕磕绊绊加了一句:“……你情绪激动、动、动手别冲我脸上招、招呼就行。”语毕,两只爪子啪在自己脸上把脸护住。

    “……”
    金花看他这样好笑。这狐狸就这德行,节操什么的都可以不要,他不在乎,就是要脸。头可断,血可流,脸不能破相。

    “呐,我跟你说过我爸妈的事没?”

    嗯?沙狐没想到话题突然一个180°大转弯,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两转,似乎是思考的样子,片刻后才把爪子拿下来。“好像……没。”

   “有些事情你也懂的。像我们这种动物为了繁衍后代,生育基本都是多胎。”金花指了指自己,“我,出生的时候,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成为了妖物。但是也付出了代价——和我一起出生的兄弟姐妹们没有一个活下来。”
    他咽了口口水继续道:“我们花栗鼠在求偶方面是看上就追、追上就交配处关系,之后有的雄性会去找其他雌性继续繁衍后代,也有的不会,但一定会被雌性赶走。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我父亲是谁……母亲,大概是上天不忍心我一只幼鼠活着吧,在我长大到能独立以前,都是妈妈照顾我,我一长大,她也走了……”说着说着,金花有点哽咽,顿了顿之后,他又继续说:

    “都是我通灵的错,如果我不是通灵的妖物他们就不会死了……所以我一定要…唔……”

    话没说完,他就被某个温暖的东西圈了起来。

    “这跟你是不是通灵没关系。”

    沙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还有我。”

    “我不会离开你的。”

    沙狐嘴边的毛与金花的毛参差交错,跟着他说话时的节奏一抖一抖。

    “…嗯。”

    不知为什么,金花突然不想跟沙狐继续闹架,只莫名的期望……这是真的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