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06

PS:
1,这是一个脑洞。
2,松鼠(金花鼠,俗称花栗鼠)和狐狸(沙狐)的cp,不喜绕道。
3,动物拟人向x
4,科普知识摘取度娘。
=============
    妖物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天生就是小半个人类。所以在面对一些原本的生活习性和特殊情况的时候,他们的态度相比其他同族都多少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例如……冬眠。

    狐狸这类动物属于犬科,基本是连大冬天都能奔跑在雪地里的,他们骨子里流着不畏寒冷的血。
   而松鼠类动物就不一样了,他们要过冬,他们要屯粮。

   沙狐趴在一块岩石上,仰头看着不断在几棵树之间跳过来奔过去的金花,打了个哈欠。
    沙狐腹诽:这娃是不是蠢了?这才几月份就开始屯粮,老子住他这块地都还没迁徙呢!
    一转眼的功夫,金花又含着好几个栗子跳回了自己的松树窝。
    “我说你啊,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今年比去年还勤快。”沙狐半眯着眼睛,尽力做出死鱼眼的模样把目光钉死在树上的金花身上。
    “没办法啊!这些年里有不少通灵的树长起来了,结果也都是带着灵气的,我不先取些回来就给别人摘完啦!”金花蹲在枝桠上扯着嗓子回应他。
    某狐狸:……熟了没啊他就摘,也不怕吃出病来。
    “有心思管我还不如管管你自己。”金花放好栗子后从树上蹿下来,“你不是每年都要向南方迁徙的么?一开始为了跟着你我都跑南方去了个找新房子,现在你倒是可以自己走,今年打算去哪儿?”
   金花说的没错,确实是这么回事。

   沙狐作为世界上所有狐狸中较小的几个品种之一, 虽然习性上是白天活跃的不得了,夜间也偶有活动,善攀爬、速度中等,不及其他慢速犬类。
    但是一只普通的、正常的沙狐是绝不会像这一只一样找个窝定居的!四处流浪,居无定所才是他们的本来面貌。
    而且在觅食困难的冬雪季节,沙狐们会向南迁徙。

    沙狐微微张了张嘴,没说话。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金花伸出爪子用肉垫去碰沙狐的前爪。
    沙狐呆滞了一会,摇摇头。

    沙狐这种动物啊,向来是群居的。

   眼前这一只大概是几年前落单的吧。但令人费解的是他几年下来都没有找到同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妖物的影响,他不仅不找同伴,还乐意待在自己的食物所生活的地域,森林。
    “我要是走的话,你陪我么?”沙狐眨了眨眼问,浅棕灰色的软毛一颤一颤,金色的眼瞳在寻求一丝希望。
    可惜回答是摇头。
    金花弯起眸子与他对视:“我要待在这里。”
    他的语气很坚定。
    随即换了个不太自然的笑:“难道说你要为我留下来吗?别折腾自己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住的都是自己挖的巢穴。而且在森林里你们也是很难活的,你能在韦莱森林活这么几年,也不过是凭借着妖物的身份。”金花慢慢的说,最后的目光竟带上了些许不舍:“说到底你还是要走的。”
     金花摸了摸鼻头,笑道:“来年也不是见不到了嘛。”
    沙狐沉默。
    几年来,他每天都是夜奔到几百米外的小沙丘附近去住的夜晚,晚上走的早,早上回来的也早,以至于金花一直没有发现这个事实。
   但是说要分开……几年的情谊摆在这里,说真话他都有点难想象分开后的生活,一天都会坐立不安,更何况半年?

    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正好是在秋天,当金花知道他是狐狸种不能活在森林的时候,当机立断叫了一堆朋友帮他搬粮食,到南方某个适合沙狐居住的地方搭了个新窝,说是要照顾这个病号。
     沙狐以为他年轻气盛,没见识过太多世面,善心泛滥,也没多在乎。直到冬天降临,他才发现金花并不是开玩笑的。

    金花鼠是一种恒温的哺乳动物。冬眠和屯粮是他们的习性。
    当冬天即将来临之时,它们会大量进食而积贮脂肪,为冬眠作准备。一到冬天,就立即停止进食,体温降至1℃而进入冬眠,此时其脉搏每分钟一次,维持着最低的代谢循环,以防止冻僵。
    一到翌年四月春回大地,金花鼠们便突然苏醒 ,在不到两小时内,体温从1℃回升到37℃,并开始摄食,直到10月底又重新进入冬眠。

    而这只金花简直是在拼命!

    南方虽说是暖和点,但还是湿冷的。金花自以为是的觉得气温对他的影响不大,更何况他还是妖物,就只吃了三分之二的贮存食物。
    结果当体温照常降低到1℃时,他又昏昏沉沉进入了冬眠,一睡就是一个冬天。
    期间沙狐三番五次的来找他,都没有得到对方的答复。
    直到二月份,其他普通的金花鼠都还沉睡着,他先起来了。
    饿醒的。
    有气无力的在窝里扒拉着食物,心跳迫不得已的加快。
   这是种致命的活动。
   外面的寒风呼呼的吹,他冷的打哆嗦,可还在运动着消耗体能。
   没办法,再不吃东西他真的会饿死。
   突然脚底一滑,眼前景象一阵眩晕旋转。他掉了下去——
    幸好老天还不想他死,摔下去的他刚好砸在了来找他的沙狐身上。
    他饿昏了过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金花都不知道,只是到了四月份时,他正常的苏醒了。
    沙狐问了他发生这种事的前因后果,这才晓得这小东西有多蠢。

    往事在脑内浮现,沙狐突然想收回刚才的问题把自己嘴巴缝上。
    “那……明年四月份,我回来找你。”说完,他心底一阵惊讶,自己什么时候说话开始哽咽了?
    “好啊。”金花脸上的不自然一扫而光。

     第一个要分开的冬天啊……可别来的太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