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09/上

  事实证明,喻文州同志真的特别有诚意。
  
  第二天一早两人照旧在便利店门口碰面,光是简单听喻文州说了一天的大致安排就知道他今天确实是做好了约王杰希一天的准备,只不过这个诚意稍显幼稚,地点竟然是充满童趣的游乐场。
  
  直到未来王杰希再问喻文州当时是怎么想的的时候,答案也与当时心态形成对比显得特别没有诚意:“约会三圣地——水族馆、电影院、摩天轮。第一个太远,时间不够;第二个去过(不仅去过还睡过),排除法就轻松得到第三个的答案了。”不过这都是后话,毕竟恋爱这东西……没有经验何来等级呢是吧。
  
  天气是反复无常的,前些日子B市才下过雨,今天又开始了放晴,不过好在气温已经降了下来,凉风轻拂,薄云也拼成了富有层次感的鱼鳞状,在天边最远的地方晕染成了暖阳的橙。
  
  即便是三十多的室外温度也依然无法减少人们对游乐场的热情,特别是雨后天晴,哪怕气温高,也不会热的像真桑拿一样难受,所以今天的游乐场有特别多的人,几乎都是家长带孩子,亦或是情侣,朋友结伴的也有不少,人们都在享受着自己的生活,没什么人去特别注意喻文州和王杰希。
  
  “要不要试试刺激的?”喻文州晃了晃手里的充值卡,游乐场里的娱乐项目都是充值打卡制,反正钱是你的,也交了押金,不想玩了退掉就是。
  
  王杰希抬头看了下在目前视野范围内的高空娱乐设施,蹦极、跳楼机、过山车、海盗船……怎么说,高的太高,矮的太矮,就没个能折中对上他们胃口的,挨个来一圈估计午饭不用吃了,早餐都得倒出来。
  
  但是出于骨子里的那股好奇心,玩也是真的想玩。就这么点小心思,王杰希当即抹杀掉所有犹豫的念头爽快答应了,点头说:“光玩这些不太刺激,要不玩大点?”
  
  “你说。”
  
  “例如比胆量什么的,加点大冒险?”
  
  “我jio的海星。”
  
  两人成功达成共识。
  
  
  说到胆量,首选的自然是鬼屋。
  
  入口和出口是挨着的,地图也是普遍大众的绕一个圈,不过据说这是什么“超真实”……喻文州表示他不信鬼,分明都是人扮的,真不真实进去溜一圈出来就明白了。
  
  “哇啊啊啊刚刚那个地方好吓人!那个人不知道从什么鬼地方突然冒出来就抓我脚,沃日还湿了吧唧的!……起一身鸡皮疙瘩!”
  
  正当喻文州思考之际,出口跑出来的一群人里一个声音高亢的妹子一站住脚就忍不住跟外面的伙伴分享在里面的经历,那姑娘还手舞足蹈的,动作夸张,怎么看怎么像吓懵了。
  
  “真有那么可怕?”喻文州感觉自己身上的恶性因子又开始活跃起来了。
  
  “你怂?”王杰希不以为意,朝那群人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抽走了喻文州手里的充值卡,“先排队,别傻愣着。”
  
  喻文州自觉往左边的排队列跨了一步:“怎么可能,我是怕你怂。不过你可以选择抓紧我。”说罢示好般曲起一条手臂抬起来给王杰希看。
  
  “你多虑了,我不怕这个。”王杰希把喻文州的手臂按下去。
  
  喻文州面露几分遗憾。
  
  王杰希接着说:“一般去鬼屋都是别人害怕抱住我……现在也不介意多一个。”
  
  喻文州:“……”我是该先为自己点蜡还是先吃醋?
  
  鬼屋是一次放一组人进去,中间会隔个一两分钟,以免撞车撞成了大部队就容易出事,等排到喻文州跟王杰希的时候出口都已经出来两三批人了。
  
  “先说好,谁怕了就输了。”
  
  “那是自然。”
  
  确定了游戏规则,两人保持着平常心一前一后进了入口。
  
  任何玩家都不允许开手电,这个规则虽然是死的,但是人们为了娱乐体验都会好好遵守。通道里只有墙上挂着的忽闪的光,也不明亮,不知放在哪儿的音响还悠悠传着低沉而令人压抑的背景音效,是电流的滋滋声,混着狭窄通道里的脚步回声显得异常刺耳。
  
  墙上有鲜红的荧光字指路,但压在字体下的却是恐怖的背景图案,意外的营造出了另一种紧张氛围。
  
  两人一路向前走,因为一直是绕着S型,估算距离可能还没到最深处,但场景倒是越来越暗了。
  
  “杰希你真的不考虑牵着我?我怕你走丢。”喻文州绕过拐角,一回头先没看见王杰希,而是被拐口那个“地牢铁门”里的“僵尸”吓了一跳,突如其来一声吼,要不是喻文州记着比赛而且心理素质高,早就喊出来了。
  
  但不巧的是他那一瞬间的微表情正好收进了王杰希的眼里。
  
  “好吧,我也觉得你可能不太受得了这个,就勉为其难的牵下你……”王杰希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伸手去牵喻文州,但是后者却躲掉了。
  
  “勉为其难就算了,不为难你。”想用激将法让我认输?门都没有。喻文州心里如是想。
  
  王杰希低声笑着插手回兜:计划通 jpg
  
  不得不说这个鬼屋的真实程度真的比别的地方要强那么一丢丢,至少对比游乐园里的而言,这里面的演员都比别的地方敬业。
  
  大概是走到最里面了,光源也不再稳定,昏暗的同时还摇摇晃晃的,墙上的荧光字也少了,取而代之的是黏糊糊的像颜料一样的东西。这里面的风口都开的不整齐,有时候能感觉到风是脚下来的,但是没有多远又能在后腰吹到温度同样冰凉的阴风。
  
  “我的……我的脸呢……我的脸在哪儿……”
  
  走完最长的直道,按捺住才见过“诈尸”和“白骨骷髅”后胃里一阵翻涌的不适感,两人拐进了第一个二次右转的通道。通道很窄,一个人过还行,两个人大概得挨个过,刚冒出头,寂静到落针可闻的通道里紧接着传来了一个微弱发颤的呻吟女声。
  
  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梳妆台,镜子面朝他们来的方向,一个女人穿着红色的大袖衣衫,人很瘦,正披头散发的梳妆,从背后就看的让人毛骨悚然,要不是场景和衣服颜色不一样,还隐约看得出那么点午夜凶铃的感觉。
  
  本以为只是为了给人视觉冲击,却没想到在走到她身边时被回望了一眼……这一看不得了,乍一眼这个人跟没有脸一样!没有五官,声音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发出来的,但一直在低喃着“我的脸去哪儿了”。
  
  喻文州被她的特效妆盯的后背发毛,一紧张就下意识去抓身边的人,扯住王杰希的衣服带了一把就赶紧往前走,还没迈开几步,脚下的地面突然剧烈震动起来,墙角出本该是风口的地方伸出几只手来抓他们的脚腕。
  
  刚好应了先前外面那个妹子说的场景了,喻文州心下有数倒也一时半会忘了个干净,不留神间脚腕突然传来一丝冰凉,紧接着被死死抓住了右脚。
  
  “是你们……”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伸出一只手指着他们说,好像是说给那些手听的,“你们拿了我的脸……!”
  
  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玩家都会被吓的赶紧挣脱脚上的束缚往前方跑,但喻文州此时被抓的挺紧,挣了好几下都没挣脱那只手。
  
  王杰希那边倒还好一些,有喻文州走在前面开路,他再跟上反倒像多了前车之鉴,喻文州在哪儿吃了亏他就悠着些,但跟着来了这块地板上之后,他的反应可就不比喻文州那么慢了,一个激灵几步并一步反超喻文州先跨到了平稳区域。
  
  “文州,手给我!”王杰希主动把手伸了出去。
  
  “等等!”喻文州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正一点点挪着步子过来,却是一瘸一拐的,走的很艰难的样子,他赶紧蹲下来用手去掰开抓着他的手,使劲掰开后便迈开腿跑。
  
  这条震动的地带其实也有五六米的距离,喻文州只要跑几步就能过去了,跑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刚才挣脱束缚时摸到那只抓着他的手上湿润的触感,联系场景怎么想都觉得犯恶心,眼看马上就能抓住王杰希了,却像有人要故意跟他做对似的,突然一只手伸出来又抓了他一把,喻文州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大喊着栽了下去。
  
  “卧槽啊啊啊啊!!”
  
  “文州!”王杰希眼疾手快立即冲了上去,两只手伸直了过去把喻文州捞住,接稳了人又顺势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过来,差点没让人摔个狗啃泥。
  
  “没事吧文州?”王杰希哄孩子似的拍了拍喻文州的背给人顺气。
  
  喻文州抓紧了王杰希的衣服,这回是真的被吓到了,趴在王杰希身上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在剧烈的跳动着,还没来得及回头去爆粗口发泄,那只突然绊了喻文州的手又悄悄缩了回去。
  
  “没事。”喻文州借王杰希的力站稳,走到不震动的地带才把人松开,舒了口气,“差点摔破相了,还好你接着,不然摔丑了被你嫌弃,我可就亏大了。”
  
  王杰希:“……”
  
  这个槽让我从何吐起!
  
  “没事,摔丑了也有人要。”王杰希拍拍他的脸颊笑道,“不过,你现在输了。”
  
  喻文州一脸委屈:“……意外。”说罢拿开了王杰希恶作剧的爪子。
  
  “那你也是怕了,怕了就是输了。”王杰希不依不饶。
  
  喻文州无话可说。
  
  后面的路程也是一波比一波刺激,已经认输了的喻文州完全没有端面子,反正已经输了,该丢的脸也在王杰希面前丢尽了,干脆放飞自我,该喊就喊,要大叫就绝不小声逼逼,以各种理由赖在王杰希身上不出出口不撒手。
  
  
  走出了鬼屋,喻文州立即提议说去买两个冰淇淋来压压惊,却没想到又被王杰希抢了先,等王杰希回来之后,他也还是只能盯着冰激凌干瞪眼。
  
  “杰希,我的呢。”喻文州盯着两个冰淇淋中的一个。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王杰希面不改色的吃掉一个甜筒的尖儿。
  
  喻文州不怒反笑,干脆把王杰希抓着另一只甜筒的手拉过来就着吃掉了甜筒最尖端的那一块,抬眼看他:“多大人了骚撩什么。”像极了打情骂俏。
  
  “你别蹭,自己的东西自己拿着,这手劲腕儿都得给你弄出印子来。”王杰希把甜筒塞喻文州手里,物归原主。
  
  喻文州哼哼两声接过,接着问起了大冒险罚什么。
  
  王杰希一脸高深莫测:“猴急啥,等我脑内酝酿一下。”
  
  得嘞,不打扰您想法子整人。
  
  等两个甜筒都吃的只剩个脆底,王杰希才想出了大冒险的内容。
  
  “今天之内录首歌发微博,随你唱什么。”
  
  唱歌?这倒是在喻文州意料之外,还以为杰希大神想让自己干什么坏事呢。
  
  “你想什么?你如果不打算要面子我就换一个。”王杰希察觉到喻文州的表情砸吧嘴补了一刀。
  
  喻文州叼着甜筒壳摇头:我不是,我没有,我可什么都没说!
  
  第一轮比赛到此算是正式结束,两人吃完了冰淇淋后便找起了下一个想玩的娱乐项目。
  
  然后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喻文州和王杰希先后玩遍了这里大多数的高空娱乐设施,从旋转飞椅到海盗船,再到轰天雷、跳楼机、过山车……除了蹦极这种要登记的和摩天轮这种不刺激的好像什么都试了一遍。
  
  当然,他们之间的比胆量游戏也是同步进行着,两个多小时下来,双方都欠了对方一屁股“债”,还是不能抵换的那种。
  
  喻文州的“债单”:一首录歌发微博公开、戴(路边摊买的)米老鼠发箍直到离开游乐场、 买一个气球送给路人小姑娘并夸人家好看。
  
  王杰希的“债单”:戴(也是路边摊买的)猫耳朵发箍直到离开游乐场并自拍公开发微博、给QQ列表第五分组的第六个人发一句自恋的话、找一个路人比V合照。
  
  “幼稚。”
  
  “幼稚。”
  
  两个人都这么说。
  
  越到中午天气越热,阳光直射的区域正在逐渐升温,喻王二人也是迫不得已到一家饭馆避暑,顺便解决午餐。
  
  “反正没事干,先把大冒险解决一个。”喻文州拿出手机来照了照自己的脸,米老鼠的两只圆耳朵不但没影响他的颜值反而还把他的形象往萌向推了一些,稍微装的单纯一点,走出去就是一只小奶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对耳朵不是米奇的耳朵而是米妮的,粉色的蝴蝶结顶在头上怎么看怎么影响整体画风,但是他不能取下来,因为这是王杰希罚的。
  
  视线绕过手机看向对面,王杰希顶着一对毛茸茸的猫耳朵正埋头回复着来自各方的生日祝福,毕竟是大人物了,不说同行,粉丝的祝福就有千千万万, 挨个回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回一下亲友的消息并发一条表达感谢的微博还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两人都有的忙,喻文州从没用APP录过歌,虽然他唱歌不跑调,甚至还排的上好听的行列,但并不意味着他有够多的时间花在这种娱乐活动上,纠结了一会,最后决定下个k歌APP,唱完了再往微博分享链接好了。
  
  “叮咚!”
  
  微博的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屏幕顶端弹出了关注的动态更新,头像还绿的十分眼熟——微草色,王杰希。
  
  喻文州一边点开一边看了本尊一眼,紧接着加载出来的是王杰希的一张自拍。
  
  【@王杰希v:谢谢大家的生日祝福!今天很开心,就稍微皮一下……doge[戴着猫耳朵的照片 jpg]】
  
  下面是一片迅速爆炸的评论区:
  
  【杰希大神生日快乐!!!微草有你,一路前行,所向披靡!】
  
  【我靠杰希大神怎么这么可爱!!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王杰希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呐王爸爸你怎么这么帅!!不对,怎么这么可爱!!您今天吃可爱过生日的吗?!】
  
  【生日快乐!!!我们最棒的魔术师!!】
  
  ……
  
  其中混在粉丝堆里的也不乏有职业选手:
  
  【@黄少天v:王杰希生日快乐!!我靠哈哈哈哈哈哈你今天吃错药了吗怎么这么萌!哈哈哈哈哈哈我要拿去做表情包!!前排带人!@喻文州v @张佳乐v @叶修v @方锐v @楚云秀v @苏沐橙v @周泽楷v】
  
  【@江波涛v:王队生日快乐!】
  
  【@张佳乐v:生快!我的妈不得了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压五毛这绝对不是他自己干的!谁干的站出来我给他双击666!】
  
  【@苏沐橙v:王队生日快乐呀!今天真的……非常可爱[捂嘴笑 jpg]】
  
  【@周泽楷v:前辈生日快乐,可爱】
  
  【@方锐v :生日快乐!额滴娘……老王今天画风清奇!黄少天表情包做完了给我来一份,顺便张佳乐那儿我跟!】
  
  【@叶修v:难怪沐橙吵着让我看微博,大眼今天过生日啊,生日快乐!看在你长尾巴的份上今天就不抢中草堂的boss了,点心记得把表情包发给我】
  
  ……
  
  “先生,你们的两份招牌煲仔饭。”
  
  正刷的开心,服务员就送饭来了,喻文州看了眼小砂锅里的菜,色泽好,且热气腾腾带着香,先在心里先给这家饭馆打了个五星,寻思着不好再扣。
  
  “杰希,别刷了先吃饭。”喻文州敲了敲桌子,提醒过王杰希后把两人的筷子拆出来。
  
  “等会,你先吃”王杰希还在打字,“我跟爸妈说一声今天晚点回去。”
  
  “好。”
  
  喻文州没动筷子,虽然话是那么答应,但他还是想等王杰希把事情处理完了再一起吃。好歹是约会出来,先吃不等人算什么话,便也拿出手机,在王杰希的微博底下给人发祝福。
  
  祝福发完,喻文州总觉得心里不太平衡,因为这个号是活跃在大众眼皮子底下的,不能评论的太亲密,但太疏离又自己心里觉得别扭,于是又换了自己的小号爬上去加了一句评论,并关注王杰希。
  
  “好了,吃吧。”王杰希那边收起了手机,拿起筷子看了一会,一下又一下的戳着碗里的菜,最后唤了一声“文州”。
  
  喻文州也早就收起来了,闻言抬头看向了对面的人。
  
  “你吃不吃茄子?”
  
  “吃。”
  
  “吃就好。”王杰希戳菜的动作因这个肯定答案停了下来,接着把自己碗里的配菜茄子全部夹给喻文州,“都给你。”
  
  喻文州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碗里多出来的一个小堆,一头黑人问号:“你一点不要?”
  
  “不爱吃。”王杰希言简意赅。
  
  喻文州眉梢一挑,面不改色的夹起一块茄子塞嘴里:“我怎么从不知道我们的王杰希队长挑食不吃茄子?”味道还不错,茄子煮的挺软,正到火候。
  
  王杰希边吃边得意反驳:“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
  
  “那世锦赛那会你怎么就吃了?”
  
  “国外没得挑,将就吃比饿死强。”
  
  “……在微草的时候也不吃?说好的王爸爸起带头作用呢,你们队里的孩子竟然没跟着你挑食?”
  
  “在微草食堂,有茄子我都不看一眼的。”
  
  好嘛,直接眼不见为净了是不。
  
  喻文州没辙,只得默默刷新了一下对王杰希的认知。
  
  “你还不吃什么?一次性说完,我以后注意。”
  
  王杰希老实回答:“香芋,过敏,没了。”
  
  “嗯……”喻文州看了眼王杰希头顶的猫耳,吃了几口饭菜忍住了去揉一把脑袋的冲动。
  
  
  下午他们打算趁着天气热把那些在室内或者比较凉快的娱乐设施体验一番,顺便把惩罚完成。原本是要先去4D体验室的,却没料到这个体验室竟然还有开放时间安排,要等到下午两点半,不得不转战其他地方。于是在盯了游乐园地图五分多钟之后,两人得出了“去玩碰碰车等短时长项目消磨时间”的结果。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