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09/下

  “碰——!!”
  
  “快转快转,撞6号车尾!堵他!”
  
  “碰!哐啷!”
  
  “干得漂亮!往右后方退出去,1号车也要撞过来了——我靠!差点磕到脑袋……这个7号!他撞我们!他完了,杰希我们就盯7号撞!”
  
  王杰希没搭理这个鸡飞狗跳坐着指挥不头疼的车友,猛的一打方向盘,碰碰车擦着另一辆从侧边滑出了车堆,随后油门一踩,打着盘开出个大S型终于脱离了其他车的乱斗。
  
  “杰希,7号在左边,拐弯拐弯!”
  
  王杰希再次反打方向盘,碰碰车滑着飘出一个孤形却是往右拐的弯。
  
  “杰希左转啊……唉算了我们正面刚,7号在那边!”喻文州单手抓着扶杆给王杰希指7号车的方向。
  
  “哐!”两车相撞,反作用力撞的喻文州差点让米老鼠发箍飞出去。
  
  王杰希空出一只手来帮他扶正,接着边单手转向边跟人抱怨:“喻文州同志,你再这样拿着鸡毛当令箭瞎指挥不配合操作,下盘你就脱离组织吧。”说罢用余光瞥了一眼喻文州手里卷成一根纸棍的路边宣传单。
  
  “别啊杰希车神,您走位比我飘逸帅气酷多了!就抱你这条大腿呢,别谦虚,我正儿八经指挥,你看我认错态度这么好,从轻处分行不?”
  
  “铃铃铃——”游戏时间到,所有碰碰车全停。
  
  喻文州心道这铃来的好不如他接的时候刚刚好,随即一脸正色的帮王杰希戴稳了猫耳发箍,然后解了安全带先下车,站稳后回身向人伸出一只手,硬是装出了几分绅士来:“走吧,杰希车神我们该换站了。”
  
  王杰希毫不客气的搭上手借力起来,碰碰车上的空间不大,两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大男人折着腿卡坐在里面也怪挤的,出来后才算好多了。
  
  外面的天已是烈日当空,云层都被那光照射的七零八落,稀稀拉拉的卡在天空这张淡蓝的纸上,偶尔吹来一片也很快飘走了。
  
  “打不打气球?还有十六分钟就两点半了。”王杰希指了下路边摆成一排的气球板给喻文州看,眼里却是写满了跃跃欲试。
  
  “玩呗,”喻文州说,“反正我的钱花你身上都不心疼。”
  
  王杰希楞了两秒,突然来的宠溺感让人有点措手不及,却还是很自然的回了句“好”。
  
  一板气球粗略数一下大概是10x12共120个,王杰希对打气球这项活动似乎是驾轻就熟,拿起枪塞了一把子弹进去后就开始了疯狂的连射——打一枪、拉栓、再打一枪、再拉栓……反复循环动作干净利落有节奏,比起说娱乐更像发泄来的。
  
  “你不去转职神枪手真可惜了这么好的准头。”喻文州见人大气不喘迅速打完一板气球还枪枪不落后如此评价道。
  
  王杰希说:“小时候特别喜欢玩这个,好多年没来了,练练。”
 
  
  4D体验室里全是特定的座椅,还开了冷空调,巨大的荧幕挂在所有座位前方,随座位的方位是呈一个弧形,此时影片还没开始放映,只是在播放映前广告,但灯已经熄掉了。
  
  喻文州和王杰希找了两个靠中后排的座位一人一边,开始放映时,全场安静无比,也没有光亮,过了一会,海水流动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出来,屏幕上,中心亮起一丝蓝色荧光,闪烁几下,又消失不见,接着亮起了好几簇光,隐约看得出光源的些许轮廓,这时海水中突然发出呼噜噜的吐泡声,一群热带鱼游来冲散了光,全场骤亮,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海底世界,方才发出光亮的只是水母群。
  
  观众们的视角大概是一条大鱼,鱼游,座椅会跟着晃动,跳出海面又落回来时,天花板上的喷雾会喷水,还有对应其他景色的现场特效:吹泡泡、冷风、烟雾……其中最重要的是3D眼镜带来的立体视角,配合特效带来的真实感让影片更加精彩纷呈。
  
  影片大概持续了十分钟,落幕时好多观众都边说着感受边离开了现场,喻文州和王杰希选的位置在中间,左右都有很多人堵着路口,干脆继续躺在座椅里蹭空调。
  
  “大孙我们等会去玩什么啊?吃饱了好撑。”
  
  “好撑你还有什么能玩的,让你吃!我看旋转木马挺适合你。”
  
  “去你的旋转木马,好歹还能坐个摩天轮好不好!”
  
  几句对话从背后冒了出来,喻王两人怎么听怎么觉得耳熟,互相看了一眼又同时把目光通过两人座位间的空隙转向身后。
  
  “张佳乐?”
  
  “孙哲平?”
  
  后座两人闻之和他俩对上了目光,却一时没认出他们来,因为眼镜都没取,当张佳乐把视线抬到他们头顶时,瞬间反应过来了。
  
  “王杰希!?这个又是谁……”张佳乐伸手去拿掉喻文州的眼镜,当某心脏的笑容闯进眼里时,张佳乐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我靠喻文州??你怎么跑B市来了!”
  
  “我表姐住B市,来串亲戚避暑顺便玩。”喻文州简单说道,他才不说是为了找王杰希才过来过暑假的,“倒是你,来找孙前辈的?”
  
  “是啊!”张佳乐倒是坦然大方,但目光仍停留在那两对耳朵上,“你们……做了什么py交易?”说罢还特别指了两对耳朵。
  
  喻文州摸了把王杰希的猫耳朵说:”大冒险输的呗,你才在微博上说给我双击666,回头想撤回?”
  
  “我告诉你已经超过两分钟了。”
  
  张佳乐:“……”
  
  王杰希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看了眼孙哲平:“孙前辈介意帮个忙合照吗?”
  没反应过来的喻文州:?
  
  不明所以的张佳乐:??
  
  孙哲平指了指自己又指了王杰希:“我俩?成啊。”虽然不知道王杰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拍照而已应该不会害人。
  
  “多谢。”王杰希把手机转为自拍,背对孙哲平调整了个刚好能把两人框进去的视角,比v按下了快门。
  
  孙哲平:……多大人了还比v?
  
  接着就见王杰希把屏幕转给喻文州看:“喏,找一个路人比v合照,发QQ的中午就给你看了,大冒险全部完成。”
  
  其他三人:“……”
  
  喻文州嘴角的笑容快挂不住了:“算你狠。”
  
  “应该的。”王杰希得意,“谢谢孙前辈配合,出去吃冰淇淋吗,我请。”
  
  张佳乐立即拍板叫好:“吃!”
  
  孙哲平无语的戳了他几下:“人家问的我,你瞎答应个什么。”
  
  张佳乐死皮赖脸:“我不管,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喻、王: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我不喊你来他俩还碰不着你呢,我不管有冰淇淋得有我的份!”张佳乐说。
  
  孙哲平:“你刚还说吃撑了。”
  
  张佳乐:“现在消化了点,塞个冰淇淋不是什么大问题。”
  
  王杰希:要不要为了个冰淇淋这么不要面子!
  
  “行了,我都请。”王杰希打断他们,然后去问喻文州,“你还要不要?”
  
  “香草的。”
  
  “好。”
  
  
  出了体验室,王杰希带着他们去买冰淇淋,张佳乐见好就收像个孩子似的,便宜占的开心就什么都不计较了。但是对于喻文州和王杰希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B市游乐场,这个问题还是抱着一丝疑惑。
  
  这个疑惑本来是不存在的,因为王杰希毕竟是本地人,喻文州从G市来走亲戚想出去玩,找个导游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他突然想起了昨天那个用王杰希的号很强势回复他语音的人……“明天的王杰希一整天都是我的,谁都不让”?他昨天还没听出来,今天跟喻文州碰面一听就发觉到很熟悉了,后知后觉想起这事怎么思考怎么纳闷,还有网游公会里的两家联手……
  
  微草和蓝雨联谊了吗?我记得蓝雨和尚庙微草也才柳非一个妹子啊!
  
  意识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搞不好还是个大瓜,张佳乐舔了口冰淇淋悄悄拿手机出来上线戳了黄少天。
  
————张佳乐对话黄少天————
张佳乐:[戳一戳]
张佳乐:[戳一戳]
张佳乐:[戳一戳]
黄少天:干嘛干嘛干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这忙呢!!
张佳乐:行了快把斗地主放下,有正事问你
黄少天:……等我打完这盘
张佳乐:去
————几分钟后————
黄少天:什么事
张佳乐:我问你,喻文州跟王杰希怎么回事?
黄少天:!??
张佳乐:我去B市找大孙在游乐场碰到他们了,你们跟微草私交这么好?
黄少天:好个屁,只是队长跟王杰希关系好,别乱放地图炮
张佳乐:那也太好了吧,喻文州啥身份霸占王杰希一天??
黄少天:喵喵喵?你这语文哪个老师教的
张佳乐:(信不信我一巴掌下去你会死 jpg)
张佳乐:昨天你们不是联手去杀龙骑士吗?
黄少天:是啊
张佳乐:我后来找王杰希单挑,结果QQ那边是喻文州回我的,还说今天王杰希一天都是他的谁都不让??
黄少天:(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jpg)
[黄少天撤回一条消息]
黄少天:(目瞪口呆 jpg)
黄少天:手滑
黄少天:队长这么强势吗怕不是假的!?
张佳乐:你的队长你心里都没点逼数吗?
黄少天:(逼数?没有,我很膨胀 jpg)
张佳乐:(熊猫拿菜刀:再给你一次求生的机会 jpg)
张佳乐:所以到底有没有什么?
黄少天:你问队长去啊,私事我怎么知道
张佳乐:……还以为你能靠点谱
张佳乐:(告辞 jpg)
黄少天:…………
——————
  
  退出和张佳乐的对话,黄少天立即给喻文州去了短信。
  
  队长!你暴露了!!
  
  然而正主并没有及时看手机,在王杰希的监督和另外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围观下,喻文州心累的做着大冒险的惩罚。
  
  “这位姑娘方便帮个忙吗?”转了好几圈才找到个独自坐在路边的妹子,喻文州拿着一个气球心里有点方。
  
  妹子抬头看他。
  
  “是这样,我跟朋友玩大冒险不小心输了,能不能麻烦你配合一下完成惩罚?”说完怕人家姑娘不信,还特别给人示意了不远处三个看戏的。
  
  那位姑娘听了理由似乎放下了戒心,便答应下来:“惩罚是什么?只要不是很过分的就可以。”
  
  喻文州松了口气,把气球给她说:“送你一个气球。”
  
  “噗。”妹子看他无奈的样子笑了出来,接过了气球并跟他说了谢谢。
  
  喻文州笑了笑:“应该是我谢谢你的配合,打扰了,你今天打扮的很好看。”
  
  “谢谢。”得到夸赞,妹子也好心情的受用了。
  
  等喻文州回到人堆里,心情很是复杂。
  
  惩罚是他跟王杰希玩游戏输的,有罚倒也没什么,但王杰希明知道自己喜欢他还在追他,竟然还给出这种惩罚,弄的喻文州真是有苦难说。
  
  “真难为你还能在这找到个落单的妹子。”孙哲平说。
  
  喻文州“嗯”了一声,内心感受实在是一言难尽。
  
  “你们还要去玩什么吗?”
  
  “还在想。”
  
  “过山车?”
  
  “玩过了。”喻文州说。
  
  “那就跳楼机。”
  
  “也玩过了。”王杰希说。
  
  “组团去鬼屋吗!”张佳乐提议。
  
  喻文州&王杰希:“去过了。”
  
  张佳乐:“……你们还有什么没去的?”
  
  喻文州思考一会,答道:“旋转木马。”
  
  “……”喻文州我请你赶紧滚蛋!
  
  王杰希忍住笑:“空中漫步、摩天轮什么的还没去,但是出来玩不就是要刺激的吗?”
  
  “我记得那边有套圈圈。”孙哲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指了一个方向,“套中直接拿走的,去不去?”
  
  “走走走。”
  
  “可以有。”
  
  “去。”
  
  
  四个人顺着孙哲平指的方向走了好一段路,终于在一个比较空旷的广场上看到了套圈圈。
  
  “我们分组吧,比哪边命中的多,输了的请客。”孙哲平买了三个圈拿在手里转着,“我和张佳乐一组。”
  
  “好啊。”喻王两人欣然应战。
  
  “等等!”张佳乐举手,“每组多少个圈?”
  
  “看你们打算买多少,反正10块3个。”
  
  “那就先买15个呗。”喻文州拿出钱夹从里面抽出一张50的。
  
  其他人也没意见,孙哲平也重新买了12个圈。
  
  比赛开始。
  
  “乐乐你不扔吧,你看你百花式打法都没有命中的。”孙哲平开玩笑说。
  
  “瞎说,要比命中你乐哥我也很稳好不好!”说着从孙哲平手里抢了两个圈,瞄准了一下想套的玩偶就扔了出去。
  
  圈扔的很稳,方向也没问题,但就在要落下去圈住玩偶的那一下磕到了边上的另一个玩具!啪,竹圈一歪就从缝里掉出去了,还滚了两圈。
  
  孙哲平看他一眼:“打脸疼吗?”
  
  张佳乐:“有本事你给我中一个。”
  
  “啪嗒。”另一边,王杰希刚扔出一个圈,东西扔中了,也圈着东西了,就是没完全圈中,根据规则就是等于没中。
  
  喻文州在一边可惜:“差点,你扔它边上那个小的应该好套些。”
  
  “不行,小的后面有个高的,会磕,还是刚才那个好。”王杰希开始了第二次瞄准前后晃了晃手感就扔了出去。
  
  一发入魂直接命中。
  
  另一边孙哲平也扔出了第二个,可惜扔远了,直接扔出了范围。
  
  场面瞬间1:0。
  
  张佳乐:“你是过生日有幸运加成吗?”
  
  王杰希:“这是实力。”
  
  张佳乐不服,于是抢过了孙哲平那儿好几个圈开始不停的盯着一个目标扔,在废了五个圈之后终于瞎猫撞上死耗子中了它隔壁的另一个。
  
  “哼哼,1:1平!”
  
  王杰希喝着喻文州刚才买回来的怡宝给他一个眼神:那你很棒棒哦!
  
  张佳乐:这迷之嘲讽是怎么回事?
  
  最后的结果扔出来是2:2的平手,刚好每人扔中一个,本来还想再决一胜负,结果孙哲平那边接了个电话,貌似是楼冠宁他们在什么地方聚餐,让他赶紧过去,这才休战做罢,走之前双花二人还不忘给王杰希送了句生日快乐,然后才吵闹着往游乐场出口方向去了。
  
  “杰希,去不去摩天轮?说起来这次出来最想跟你去的也是摩天轮来着。”喻文州抱紧了他们刚刚套中的两个玩偶问道。
  
  “好。”王杰希没做思考就答应了。
  
  
  摩天轮很高,它建在这个游乐场里一个海拔相对较高的位置,像一个巨大的圆盘垂直在大地上。
  
  等待摩天轮的游客也很多,有小孩,也有情侣。都说摩天轮是个浪漫的地方,仰望它的时候就像在仰望幸福,期待它到达顶端,期待自己一直渴望的幸福达到那个伸手可望不可即的高度,硬要用只言片语来概括的话,那它就是一份简单的小美好。
  
  坐在摩天轮上升的车厢里,外面的建筑都随着他们的升高而变远变小,目光所及的风景也越来越广阔。
  
  “杰希,你听过摩天轮的传说吗?据说在摩天轮上许愿是会成真的。”喻文州突然打破了车厢内的安静,轻声说道。
  
  “听说过。”
  
  “那你要不要许个愿?”
  
  王杰希看了他一会,笑着叹了口气双手合十:“好啊。”然后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再睁眼时,他发现喻文州的目光一直停在他脸上,嘴角上扬。
  
  “杰希,生日快乐。”
  
  “谢谢。”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的心思,喻文州特意在这一天约他出来,也不过是为了陪喜欢的人过一次生日。
  
  虽然对于喻文州喜欢的人是自己这一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但从喻文州告白到现在,他就算是个瞎子也知道喻文州是认真的了,如果换位思考,王杰希也会选择在喜欢的人生日那天尽可能的去陪他。
  
  “你许的什么愿?”喻文州问。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王杰希看向窗外道。
  
  车厢悠悠转过了水平线,天边的云霞折着夕阳的余晖在车厢上打上一层光影,穿透玻璃的厚度又在他们身上镀了一道金色的轮廓。
  
  喻文州看着自己喜欢了三年的人,眼底好像除了王杰希什么都装不下了。
  
  “杰希。”他挪位置坐到了对面,一只手按在王杰希手上,慢慢握紧,“你知道你和星星有什么区别吗?”
  
  他接着说:“星星在天上,你在我心里。”
  
  “嘴贫。”王杰希评价。
  
  “是,那我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帮什么忙?”
  
  “帮忙快点爱上我。”
  
  “幼稚。”
  
  “噗,好,我幼稚,你聪明,那你陪我玩木头人好不好?”
  
  王杰希摸了摸他的米老鼠发箍:“看在你幼稚的份上陪你玩。”
  
  喻文州拿下他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那我数123就开始,1、2、3,我输了。”
  
  “还没开始。”
  
  “我先心动了。”喻文州假正经。
  
  王杰希动了动自己被人抓住的两只手,最后放弃了挣扎:“你有话直说,不喜欢绕弯。”
  
  喻文州见王杰希不想开玩笑,便收敛了不正经的模样。
  
  “王杰希,我喜欢你。”
  
  “我追了你三年,你说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你还说了你可能不会回应我,我说我可以等……”
  
  “其实你不抗拒我喜欢你这件事不是吗。”他说的是个陈述句,寥寥几句说尽了过去三年的所有。
  
  “其实今天出来,我还想确认一件事情……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有时候我对你好,你会礼尚往来一样对我好,哪怕我知道我们之间来来往往的交谈最后一一相抵消是互不相欠,但总还是忍不住以为你在接受我。”
  
  “有时候你开玩笑说的几句撩人的话,其实真的很让人动心的,可你说完了就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很让人无奈啊。”
  
  “扪心自问,我还是想得到你的答案,无论是好是坏,我都想听你说心里话,哪怕一句都好。”
  
  话到这里就没了音,耳边只剩下高空中风的呼喊,喻文州饱含希望的看着王杰希,而对方却是一点答复都没有。
  
  摩天轮正攀向顶峰,那是人们口中幸福的最高点,而此时喻文州紧张的七上八下的心却被时间的丁点流逝冲刷的愈发低沉。
  
  他的手又在抖了,上一次是不需要王杰希的答复,所以他只是紧张,而这一次的主动权在王杰希手里,喻文州感觉手都快握不住。
  
  许久,王杰希把目光转向窗外说:“是不是我不说点什么,你就打算一直这么下去?”
  
  外面是他生活了26年的城市,尽管无比熟悉,却也是第一次这么俯瞰它的模样,待视线再次转回来,王杰希第一次从喻文州眼里读出了害怕的情绪。
  
  “再等一会。”他说。
  
  摩天轮还在一点点上升,前一个车厢刚刚到达顶峰,他们离那个位置也近在咫尺。
  
  “文州,摩天轮的传说是: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
  
  “但是如果他们在最高点亲吻,那么他们将会一直走下去。”
  
  “我们上来前不是恋人,所以我们不会分手。”
  
  “我们只会一直走下去。”
  
  摩天轮终于走到了顶点,王杰希主动拉过了喻文州,在对方的惊愕中亲吻了他的嘴唇。
  
  “我输了,整个心都输给了你。”

评论(1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