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荣耀中学那条后街 01

[看看这里]
*架空校园设定(高中)
*主喻王,副叶黄(出现谁才打tag)
*都不是什么好学生系列没有之一
*ooc
*大概是最近校园文看多了之后的sd脑洞
——————

  一般情况下,人们夸赞一所学校的用词几乎都是“优秀”,一个字说白了就是“好”,但对于本市名列前茅的荣耀中学来说,比起“优秀”,大多数人还是想说“神奇”,至于为什么,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但学生们几乎都心里有数。
  “这个学校贼牛逼,升学率高的一批!”这是别校学生吹的最多的一句话,文明点转换后也是家长们口中传的最多的话。
  不过他们都不知道的是,荣耀中学里‘两极分化’十分严重,要么成绩差的抠脚,要么成绩高的吓人,中规中矩的学生几乎算得上清流。而就是因为这样,导致了荣耀中学“不论前两年浪成什么鬼样,上了高三几乎都抓的上来”的现象显得异常神奇,久而久之学生们都把自己学校当“一年高中”,前两年凑合学,只要成绩不太难看家长面前过得去就成,最后一年再拼死拼命燃烧奋斗魂。
  然而这个学校真正神奇的地方并不在这儿。如果一个学校有学生组织打架,十有八九都是那些成绩垫底、风评不好的学生,但若是在荣耀中学……不好意思,您可能得反着想。
  这个问题连老师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曾经也多次开会来讨论学生们的课后交流问题,结果都是白费,好在并没有出过什么大事,也没有影响升学率和学校声誉,这种事也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没什么行动,并不代表不口头批评,因此在老师办公室里最常见的景象除了课代表交作业和老师们聊天改卷以外,还有一个奇观——班主任批评优等生。
  “喻文州,解释下昨天跟四班在后街的事?”
  “老师,真不是我引战的,我就路过。”
  “你路过怎么还指挥上了呢?!”
  喻文州脸上大写着无辜:“那不是看咱们班吃亏嘛!您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班一直……”说到这,喻文州突然一顿,左顾右看望了一圈办公室才接着说,“欺负我们班没有女生。”
  这班主任就不懂了:“全是男生还打架吃亏?”
  “他们班有女生参与了,正人君子,不打女生,得绕着打。”还说的头头是道。
  班主任:这都什么烂道理!
  “老师,作业收齐了。”
  门口有人敲门进来送作业,班主任看了一眼示意放在桌上后继续跟喻文州说:“这次还好给我撞上,不然你们得打成什么样?以前的就算了,这次期中是全市统考,领导要看成绩的,你们就这么想给我掉链子?”
  喻文州知道老师不会深究,一说回学习的事好学生模样还是得拿出来:“对不起,老师,这次考试一定稳着考,不给您掉链子。”
  班主任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刚准备说什么就听喻文州来了后半句:“我们考完再跟他们班算总账。”
  得亏上课铃及时响了,才没让气在头上班主任给他一叠作业敲脑袋上。
  回到教室,喻文州悠哉悠哉的走到自己座位坐好,等任课老师在讲台上讲的兴致勃勃自我陶醉的时候,边上的黄少天开始伸腿出来隔着过道踹他桌子。
  “老杨说什么了?”老杨就是他们班主任。
  喻文州耸肩,意思是还不就那样,然后扯来草稿纸写了行字给黄少天看。
  “哦哦!明白,先成绩上宰他们班一刀再打一顿。”黄少天头点的小鸡啄米似的,脑内揍四班大戏瞬间码了上万字。
  喻文州笑而不语,指黑板让他专心听课。
  课后,喻文州同学以班长的身份趁下课人还没散完的时候跟全班点了这次期中考试的重要性,表面是鼓励大家考试加油为班级争光,暗地里的意思跟黄少天那句话一个样:不要手下留情,四班还是得揍,先斩后揍。
  
   期中考试安排在下周四和下周五,还有刚好一个礼拜的时间,喻文州他们二班的期中学习进度早就完成了,但老师愿意,就一直往前面讲新课,复习全交给他们自己课余解决。
  身为班长,喻文州的成绩在班里也是非常撑得起排面的,总以总分超越第二名黄少天五分左右拿下班级第一。
  黄少天也很郁闷为什么喻文州总比自己高那么点点,就一点点,但其实他自己心里有逼没数,那个语文作文啊……写下去就收不回手,总觉着自己一堆长篇大论不够写。
  不过身为理科生,黄少天的思维确实很灵活,这一点他比喻文州强,稳坐二班理综第一的宝座屁股都不挪一下的。而喻文州则是整体方面强,他语文和英语好,数学除了算的慢点想的细致,都挺稳。两个人分别占掉了班里语数英和理化生的分数头头,其他人一致表示可望而不可即。
  “嗳,咱们这次杀四班成吗?听说四班好几个人都成绩上升飞快啊,怕不是藏了一堆潜力股。”宋晓趴在桌上问自己同桌。
  “潜力股也比不过我们实力股,怂?”郑轩把他脑袋摁在桌上不让起来,接着说:“四班除了个王杰希,现在还真没哪个好愁的,方士谦都转学了。”
  说到四班,人送外号“清流班”,因为那些成绩处于中流水平的人他们班占比最多,但同时差生少,成绩优异的也不多,除了去年下半学期插班进去的王杰希是个天才,其他的也就方士谦的成绩算很强,不幸的是这个学期方士谦因为家庭原因转学了,四班又变回了一年前的老样子。
  不过这个清流班从某个角度而言很讨老师喜欢:他们班成绩稳定。
  在同级生眼里,他们班的成绩稳定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从高一到现在快两年了,他们班一直总分排名第四,全年级总共才七个班,不上不下,每次都卡中间,哪怕第三、五两个班平均就隔了0.2分,他们也能卡死在中间那个0.1的差距上不动摇,好像“4”这个数字对他们而言天造地设一般。
  中流人群的力量真的强的不能再强,这点他们班主任都快秃顶了还没整出办法,据说他们班是差生、好生之间的成绩总是刚好够那群“大部分”的学生打对折,所以才总有这样的结果出来,每次出成绩的时候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所以他们班主任的选择就是对“大部分”弃疗,只管针对差生想办法。
  在这种“(大)半放养(小)半圈养”的班级政策下,带头搞事的好学生们的发挥空间就很大了。他们虽然成绩稳定,极度拉仇恨,但并不代表他们课后打架就很老实。
  高一有个方士谦,高二有个王杰希,这两个人就是四班的顶梁柱。以前方士谦带头的时候喜欢组队打团架,他总是负责补刀的那个,各种乱跑打帮手就是打不到他。现在是王杰希带头,和方士谦截然相反的是他喜欢单挑,一挑多都不喘大气的那种。
  他刚插班来的时候四班很不巧的才跟别的班结下梁子,本来王杰希没打算参与其中,可对面却把王杰希当参与人一起下手了,结果相当惨烈,不是四班惨,是跟四班打架的那个班惨,惨不忍睹,据知情人说那天王杰希只是路边随手抄了根棍子就上了,打到最后对面竟然有几个是哭着走的,王杰希因此“一战成名”。
  虽然真正让他成名的原因是教导主任事后严肃批评了这件事情并罚了他2000字检讨,但也同时是个铁证——王杰希这个人惹不起。
  办公室里,这位同学们口中惹不起的大哥正站在自己班主任面前谈心。
  “听说昨天咱班有人跟二班打了?”
  “嗯,没打成,杨老师路过阻止了。”
  “打成了还得了!期中就剩这么几天你们还搞幺蛾子,灯泡长的!?”四班班主任被气的不行,认真瞪了会王杰希才松气,“你别跟着掺和,统考重更要,领导会看。”
  “知道了老师,我会跟同学们说的。”
  四班班主任拍了拍自己班长的肩膀,示意人没什么大事可以先回教室了。
  等王杰希走回到自己座位上,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掏出手机来给某人发短信。
  “士谦,以前咱班跟别人班打架被老师发现喊停怎么整的来着?”
  那边几乎是秒回:“找个时间再约。”
  随后又跟上一条:“哪个班?”
  王杰希:“二班,顺带一提,期中要到了,全市统考。”
  “那就考完再打,喻文州记亏,他们肯定会主动约你们。”方士谦回,“还有黄少天那个蚊子转世的,你最好单独收拾他,太他妈吵,让他嘴闭上!”
  “ojbk。”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