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10/上

(这里是点私话,但是想放前面说)
*我从作业周活着出来了,以后南下大概跟后街隔周更_(°ω°」∠)_
*声明一下,这是个中长篇,嗯……本来想写中篇的,今天看了一眼自己的大纲才发现不对😂顺便以后不隔空行了
*暑假可能更的慢一点,因为要被母上拉去学车……希望到时候回来还是个白白的我
*【七月的上半月不更!】←划重点。考试周,要复习防挂科
——————正篇走→_→
————————————

  只是一个吻,好像整个世界都静止了似的。
  王杰希的主动在喻文州意料之外,收获到最美好的回应更是始料未及。
  “我爱你。”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好巧,王杰希也是这么回应他的。
  

  “你……真的要我跟你回家?”喻文州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跟家人一起过生日,当然得回家。”王杰希说的理所当然,“现在你我是恋人,你跟我回家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
  “而且又不是没去过。”
  喻文州:“……”我tm现在跟三年前能比吗!以前见的叫叔叔阿姨,现在见的是以后的爸妈,压根不是一个level好伐?!
  见喻文州不说话,王杰希又捏了捏他的手掌,戏谑道:“说话算话啊喻队,你扬言约我一天,24小时还没过完呢,你以为自己是快递,规定时间内不确认收货还可退款?不好意思,喻文州我已经签收了。”
  “……我去还不行吗。”喻文州举三指向天态度诚恳。他突然有种自己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的错觉——他家杰希大大的骚话水平突飞猛进的有点措手不及啊!
  “那你要不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
  “不用,反正也不到大姨家住,更何况准姐夫今天要过去见家长,我回去,搞不好会马上被赶出来。”
  王杰希若有所思:“我也这么觉得。”他想了好一会才想起喻文州哪儿蹦出来的一个姐,就是因为跟这个素未谋面的妹子撞了相亲,才有了后面跟喻文州的一大串事……助攻打的好不如打的巧,可惜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喻文州恶作剧心理作祟引起的。
  想到这里,王杰希突然反应过来喻文州那句话的重点:“你姐要结婚了?”
  “昂。”喻文州叹了口气,“这个过程说来话长,一句话概括大概是‘被全工作室打助攻让小粉丝追了一年最后认栽了’,腻歪了两年现在小粉丝晋升成了准姐夫……唉,这个追求之路看得我不止一点羡慕啊。”
  “有什么好羡慕的,她有男朋友你也有。”说罢王杰希趁机捏了把他的脸,“当我不存在?”
  “他们能天天碰面我们不能。”喻文州任人捏着,说话都有点含糊不清,怨念似的看向王杰希,“你说你怎么这么难搞,让我多吃了三年狗粮。”
  王杰希捏完了又改揉,活生生把喻文州当布娃娃整:“以后就都没有了。”
  “下一站,xxx,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
  公交车在一段距离不长的马路上从40码匀速下降到0,然后准确的停在了站牌前划的停车框位里,配合着车载报站语音的BGM打开了前后门。
  “走了,回家。”王杰希坐在靠窗的位置踢了喻文州一下让人下车。
  再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时两个人的感觉都好了些。
  “以后不能这么坐公交,一坐一小时,不晕车也得闷死在冷空调难以降温的空气不流通空间里。”喻文州跟着王杰希并肩往路边人行道走说道,“宁愿坐地铁,至少不会里外温差太大。”
  王杰希头也不回的嘲讽他:“文州,打脸疼吗?早上你也是这样让我们放弃打的选择地铁的。”
  喻·厚脸皮·文州面不改色:“因为这是头一次在B市坐到这么闷的公交。”
  事实上选择坐公交回来并不是因为什么扯淡的理由,而是因为这趟车刚好通游乐场和王杰希家后面那条街,拐个小路可以走小区的另一个大门回家,便捷程度可见一斑。
  走到单元楼下,喻文州突然想起什么又扯住王杰希:“你说我要不去买点什么……空手上门不好吧?”
  “不用,家里没什么缺的,我跟他们说过了你会来,空手没关系。”
  “呃……有点尴尬啊。”喻文州一点都不掩饰内心的紧张。
  “爱来不来。”王杰希懒得多搭理他,转身爬楼。
  “哎!”
  喻文州想喊喊不动,王杰希那边都站在门口掏钥匙了,没办法尴尬就尴尬吧,只得麻溜儿的跟了上去。
  “妈,我们回来了。”王杰希开门先是朝屋子里嚷了一声,回头就给喻文州从柜子里找鞋换,“快点进来关门,有蚊子。”
  喻文州“嗯”了一个鼻音算是答应,先一步跨进了屋,然后才带上门才开始解鞋带。
  王杰希家里还是都老样子,只不过今天没有小孩在,就王杰希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加上他俩。爷爷和奶奶正在电视机前聚精会神的看着家庭伦理剧,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寒暄几句就继续看向了电视,倒是王杰希的父亲比较闲,见他们回来了就坐过来聊天喝茶——他跟喻文州聊天,使唤王杰希去倒茶。
  真是亲爹,王杰希想,但还是老实去泡茶了。
  “不好意思啊叔叔,今天打扰了。”喻文州决定从现在起得正儿八经的刷王杰希家人的好感度了,虽然挺早以前就刷过一点,但那也只能算打基础,至少他心里有底,王家人对他的好感度都不差。
  “没事没事,杰希这孩子本来就挚友不多,你能过来玩,高兴还来不及。”王爸对喻文州的来访是真心的喜欢,觉得这孩子懂事,也明白人情世故,重点是跟自己儿子是好朋友,优点集中再通过“家长视角”的滤镜放大,喻文州当真是没哪儿不好,虽然他并不知道他跟自己儿子已经好成了男朋友的事实。
  中、青两代人隔着桌子边喝茶边聊天,鬼知道他们是怎么把话题从日常生活扯到工作、再到退役后就业最后扯上炒股买房的,等王杰希跟着妈妈从厨房端着菜出来时,两杯茶都只剩了个黏在一堆的湿茶叶底。
  “祝杰希生日快乐!”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餐桌上碰杯。
  “谢谢。”王杰希笑着喝了口饮料。
  “来,文州尝尝这个。”王杰希的妈妈一落座,象征性的喝了口饮料便又站起来给喻文州夹菜,“试试这个西红柿炒蛋怎么样?”
  喻文州边谢边接,收回来时往王杰希那儿瞟一眼,突然发现对方一直在盯着他碗里的西红柿炒蛋看,他以为是王杰希看着母亲优先给客人夹菜而忽略了他这个“今日主角”在闹小脾气,直到吃完他才反应过来:那个眼神是期待。
  喻文州:“味道挺好的。”
  王妈瞅准机会夸儿子:“是吧,杰希下厨做的。”
  喻文州有些意外的看向自家恋人,夸赞道:“看不出来,手艺不错啊!什么时候微草请客麻烦王大厨掌勺整一桌出来让我们饱个口福呗?”
  王杰希仔细琢磨了喻文州的话,瞥他一眼:“‘你们’?我可伺候不起你们那么多人。”
  王妈也紧接着拆台:“文州你可别抬举他,免得这小子膨胀,他就这一个西红柿炒蛋做的好点,其他的能吃就不错了。”
  喻文州:“……”阿姨您是亲妈吗?
  王杰希选择性耳聋:“饿不死就行。”
  听完这一唱一和,喻文州也是被王杰希这个底线吓了一跳,心想:还好我会做饭,不然等杰希以后下厨,搞不好外卖都能硬生生点成会员。
  一个小插曲带起了餐桌上的氛围,老人家也随之加入了讨论大军,什么家长里短的都说,完全不把喻文州当外人,直到一个话题终结进入安静期,王杰希突然放下筷子说要宣布一件大事。
  喻文州有点慌,最近发生最大的事就是他跟王杰希在一起了,“一件大事”不会说的就是这个吧?!他可一点准备都没有!
  然后就听王杰希在众目睽睽下开口了:“我决定下个月买房。”
  还好不是公开,喻文州舒了口气放下紧张的心,接着又立马提回来。
  什么?买房!?
  买房买车,几乎是现在城市里成家的必备硬件,王杰希突然提出买房,放在任何一个普通家庭里都得算大事。
  “不是说等退役再买?”老人家突然好奇问了起来。
  王杰希解释道:“原本是那么想的,不过最近看中了一个楼盘,各方面都挺好的,反正以后也需要,现在不差钱可以先买了装修。”边说还有意无意的看了喻文州一眼。
  王家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便都开始聊起了买房的事情,直到吃完了饭菜并收拾干净餐桌,这个话题仍在继续。
  “下个月再说吧,到时候带你们去看。”王杰希最后这么拍板作出结论,家里人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了。
  然后他才去找的喻文州,两个人窝在王杰希房间里吹空调。
  “你不是陪爸妈他们吗?”喻文州轻车熟路的开了王杰希的电脑。
  “不了,他们也有事,我陪你。”王杰希另拾了张凳子来挨着喻文州坐。
  先前的买房话题喻文州也一直在听,不过话说的不多,一来他不是B市人,虽然买房的道理都差不多,但讨论到房价、路段这种细节问题,不是本地人还真不太容易明白。二来就是礼节了,就像小时候被训斥多了的,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在王杰希的长辈面前,喻文州哪怕是客人,那也是“小孩子”级别的客人,可不能随便搭话,不过偶尔提点建议还是可以有的。
  “你怎么突然想着买房?”喻文州问他。
  “早就想过了,只不过现在才决定买。”王杰希说。
  知道王杰希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长期盘算过这件事,喻文州也点头表示了放心。
  “买了之后我再告诉你在什么地方,等装修完了给你寄钥匙。”
  喻文州闻之一怔,停下手看向身边的人。
  王杰希凑过来亲了亲他的脸颊,笑问道:“你不要?”
  “要。”喻文州回他一个吻,这种宣誓关系所有权的东西他当然要。
  “那就这么定了。”说罢,把喻文州从电脑面前挤了出去,话题突然一转,“你大冒险还没罚完,电脑先给我。”
  喻文州眨眨眼,这才想起了自己还欠一首歌的事实。
  “不知道唱什么,你点呗。”喻文州蹬着转椅把自己推开,给王杰希腾地方。
  “我也没什么特别想听的。”王杰希随手打开了音乐软件,登录账号划拉了一下最大的列表,没什么头绪又点击了右上角的叉,“你要不征询一下别人的建议?”
  “例如发条微博问什么歌好听然后选点赞最多的评论?”喻文州打开手机微博,几下从收藏夹里翻出个黑历史来给王杰希看,“这个办法去年方锐用过了,没一个正经的。”
  王杰希侧头看了一眼,还真是这样,评论区里什么都有,从中文歌到英文歌,大概是知道方锐怎么个脾气,粉丝们刷评论都不要面子的,怎么接猥琐大师的地气怎么来。
  “那就……随意吧,只要是你唱。”王杰希又返回去倒腾电脑,摸出钥匙串里的U盘插进主机后,迅速把几样文件从电脑E盘挪进了移动U盘里,然后退了出来,“好了,电脑你随便动吧,重要的东西我都转移了。”
  “好。”喻文州笑笑,估计是微草相关的文件,不然王杰希也不会这么防着他。
  回到现在的问题,唱什么歌……喻文州倒是想随便唱,但他今天想唱点特别的,因为今天本就是个特别的日子。
  最后他还是搬出了蓝雨一贯解决这种纠结问题的老方法——戳黄少天。

————喻文州对话黄少天————
喻文州:(歪,妖妖灵吗? jpg)
黄少天:(你打错了这是KFC jpg)
黄少天:什么事队长?
喻文州:今天非酋了
黄少天:没出SSR?
喻文州:输了大冒险
黄少天:……
黄少天:(不方,问题不大 jpg)
喻文州:(头大 jpg)
喻文州:被罚一首歌,还得发微博出去,你说我唱什么?
黄少天:反正你唱的好听什么都行
喻文州:不行
黄少天:??
喻文州:杰希罚的,不能太随便了
黄少天:(蓝雨护目镜 jpg)
黄少天:(看见我手里的巴掌了吗?下一秒就出现在情侣狗脸上 jpg)
黄少天:队长你真的是来求助而不是来秀的吗?
喻文州:……想问题太专注了忘了你还单着
黄少天:(友谊的小狗死了 jpg)
黄少天:给你个忠实的建议,结合今天发生的重大事件我觉得就一首歌特别合适!
喻文州:哪首?
黄少天:生日快乐歌
喻文州:……
喻文州:(我现在要抓一只小孩来煲汤,是谁会这么幸运呢? jpg)
黄少天:(在下告辞 jpg)
——————

  喻文州放下手机,心想黄少天真是能出馊主意,果断把刚才的对话给当做没发生,然后就听王杰希在叫他。
  “文州。”
  “啊?”
  “叫你三遍了。”
  “不好意思刚刚分心了,什么事?”
  “你今天回家吗?”
  这什么意思?该不会想他留宿吧?
  “回以前住的那套。”
  “一个人?”
  “嗯。”
  “那你要不考虑在我家住一晚?”
  喻文州:“……”我靠,进度条走的太快了吧!
  虽然内心确实挺乐意的。
  “你家人……”喻文州有点犹豫。
  “我妈同意了。”王杰希眼神飘忽了一下,耳尖有些红。
  喻文州:“什么时候?”他怎么没听到王杰希在今晚提起过这个!
  “在厨房做饭的时候。”
  ……喻文州在思考是不是该夸他优秀。
  “我怎么感觉你筹划很久了?”喻文州似笑非笑的摸着下巴问他。
  “这有什么好筹划的,只是‘我想’不行吗?”王杰希背对他在衣柜里找衣服,回过身来臂弯里已经挂了两套睡衣,他把其中一套放在床上,一起放下的还有一条新的内/裤,“新的,你穿,我去洗澡了。”
  “好。”
  什么都准备周全了,喻文州哪有不答应的道理,等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脑细胞又开始运作思考起了“唱什么歌”的问题。
   唱什么呢……他不想把这个当游戏惩罚看待,只想让它成为唱给王杰希的歌。
  如此想着,他也划拉起了自己的歌单。
  

  王杰希洗完澡出来一身都散发着水温传递给他的热气,擦着头发正准备推门进卧室,就听见里面隔着寸宽的门板传出低沉的歌声,令人不悦的是歌声总被客厅的电视剧台词吵的断断续续,但哪怕不是完整的句子,依旧觉得是好听的。
  推门进去,扑面而来的不仅有空调的冷气,还有青年认真唱出的词句:
  “我真的好想你,在每一个雨季。”
  “你选择遗忘的,是我最不舍的。”
  “纸短情长啊,道不尽太多涟漪,我的故事都是关于你呀。”
  “怎么会爱上了他,并决定跟他回家,放弃了我的所有我的一切无所谓。”
  “纸短情长啊,诉不完当时年少,我的故事还是关于你呀。”
  唱完一段,就见喻文州坐在矮窗台上点着手机听录音,半分多钟才小声嘀咕着:“喷麦了。”一偏头,正好和王杰希的视线对上,后者正趴在床上看他。
  “洗完了?”
  “嗯。”
  “那你怎么不吹头发,会着凉。”喻文州看着王杰希顶着一头湿哒哒还在滴水的头发,忍不住批评了两句。
  “头发不长,一会就干了。”王杰希面不改色的拿毛巾揉擦着头发,把刚刚滴水的那一把头发擦干了,其他的又放着不管。
  “不行。”喻文州摘下耳机走过去抢过那条毛巾帮他擦头发,“擦干,不然明早头疼。”
  王杰希微微皱眉,但又拗不过喻文州的那股执着劲只好趴着随他便:“行吧行吧,你擦……能不这么用力吗?”
  “难道像你那样擦擦滴下来的水就行了?你还不如用吹风机。”
  “辐射大,懒得用。”
  喻文州:后半句才是真话吧!
  “擦头发也懒得擦?”
  “嗯,天气热,会干的。”王杰希点点头,伸手在床上扒拉了几下终于摸到了自己压在枕头上的手机,拿过来打开看看时间。
  “别乱动。”喻文州按住他脑袋,“懒癌是病得治啊杰希。”
  “习惯了,不治。”王杰希把脑袋埋进被子里,手指头戳着喻文州的后腰闷声闷气道,“你洗澡去,洗漱用品给你准备了。”
  果然是早有预谋的吧!喻文州再次这么想。
  

  从小到大,喻文州这是第一次在别人家留宿,不管怎么说,都还是有些拘谨的,但是现在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对劲……要不是他确定现在的世界观正常,恐怕得质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个平行世界。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喻文州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叠在了一起,考虑还是自己带回去换洗比较好,至于王杰希借他的睡衣,洗干净再给他送来好了,理清思路,他便拿起了自己的衣服往房间走,快走到门口时,他又被一个女声喊住了。
  “文州。”回头一看是王杰希的妈妈,“方便的话可以聊聊吗?”
  他没想到还会出现这种剧情,顿时那才消散不久的紧张感又聚集了回来。
  “好的阿姨。”
  他也只能答应啊!
  王杰希的妈妈带他去了阳台,玻璃窗是开的,只合了纱窗,让清凉的晚风能穿过那些小方格进到屋里来,天上只有一轮弯月,薄薄的云层也遮不住它的柔光。
  “阿姨想跟我说什么?”喻文州先开口问道,直觉告诉他应该这么做。
  妇人盯着他看了一会,手指缠着睡裙的布料似乎在进行着什么复杂的心理活动,好一会才深呼吸一口柔声说:“文州啊,有些话呢阿姨不想让杰希知道,也不想让叔叔知道,所以只好这个时候单独跟你谈谈。”
  “嗯。”喻文州低头把妇人的小动作收进眼里,心里好像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了。
  “文州,你……喜欢我们家杰希是吗?”
  果然!
  尽管喻文州对这个场景早就做过各种假设,但当它真正发生在眼前时,心里仍然像被雷劈空了意识那般不知所措。
  他收紧了杂七杂八的念头,放平缓了呼吸让自己的表情尽可能自然一点。
  “是,我喜欢他。”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