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荣耀中学那条后街 06

[看看这里]
*架空校园设定(高中)
*主喻王,副叶黄(出现谁才打tag)
*都不是什么好学生系列没有之一
*ooc
*大概是最近校园文看多了之后的sd脑洞
——————
  继周三上午这个“巧合炸弹”爆炸后,二班和四班的关系又悄无声息的坏了一层。
  二班在喻文州身边打转的几个都知道了:我敲里吗王杰希竟敢挑战我们班长的权威!
  四班那些王杰希的熟悉人也都听说了:槽他大爷的喻文州竟然跟我们王哥叫板!
  这阵仗,怎么看都觉得得打一架才好,二班那边性子急,当天晚自习就把战书送到了位,四班哪有怂的道理,拍板喊着“谁不来谁是狗”,顿时闹的沸沸扬扬。
  

  期中考试安排在这周五和周六,既不过于耽误上课也不让学生安生的一个时间段,而且老师们还能多拿一个周六的工资,坐讲台上边监考边玩手机,心里美滋滋。
  然而这次手机是玩不了了,全市统考领导不仅要看成绩,心情好了可能还想看监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领导一个“眼神不好”……估计这一行在这块儿都难干。所以这次考试老师们的监考力度都很强,宁可多走两圈也不要坐在讲台上发荒。
  这倒苦了不少学生,差生自然是苦的,优等生无所谓,中等水平的学生就受宠若惊了,老师突然站你背后好久都不吱个声,等继续往前走了你才知道后面一直有个人,想想还挺刺激。
  王杰希身为学霸这次也体验了一回,纯属意外,刺激的要命,他只是突然渴了,转过去想从书包里拿水出来喝,脑子里还演算着答题步骤,刚回神准备拧瓶盖,一低头看见面前多了一双鞋,顺着鞋子一抬头正好跟老师来了个深情对视,就问谁比谁尴尬。
  第一门考的数学,写完后王杰希还心心念念着前两天的战书,破天荒的倒回去多检查了一遍,实在不太放心还把压轴题再算了一次,算完正好响铃收卷,最后一个同学按考号挨个往前收,王杰希坐在座位上没着急走,直到看着自己的试卷被收上去到了老师手里才随便拣了拣桌子上的东西去洗手间。
  考试期间学校有三大“后聚集地”:考试铃响后——教室,交卷铃响后——厕所,每半天考试结束之后——食堂。
  现在正好是赶上了第二大时间段,得亏考堂上水喝得少,这才没在排队的时候给憋死,甩着水出来时又运气不太好的碰到了喻文州,王杰希自认没什么跟他好说的,只点头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倒是喻文州有心,看着他走的方向眨眼愣了好一会。
  “少天,我知道王杰希怎么没跟我们一个考室了。”回到一考室的喻文州跟黄少天说。
  “为啥你说,这次明明还是按分数的排考室。”显然,黄少天也很好奇这个问题。
  喻文州给他指了隔壁教室的方向:“他在五考室。”
  “啊???”黄少天一脸不信,“骗人的吧,你怎么知道!”
  喻文州:“我刚上厕所出来亲眼看见他进去的。”
  黄少天伸出五根指头:“确定是这个数?”
  喻文州把他的五指包裹握成拳:“确定以及肯定。”
  “嘿!”黄少天八卦心燃起来了,绕开喻文州去前面桌找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这会儿正趴桌补觉,不知道前一天晚上修仙干什么去了,要不是黄少天神烦,他还真不想起来。
  “说。”
  “王杰希怎么去五考室了?”黄少天拍着桌子板儿问他,怕这人一个不清醒又栽了下去。
  叶修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的说:“他上次有两门没考。”
  黄少天摸着下巴,回想了一下上次考试的状况最终“哦——”了一声,把叶修按回桌子上说着“你继续睡吧”然后就去找喻文州传话。
  叶修:你都把我吵醒了还指望我继续睡?您先别叭叭在我耳朵边上唠行不行!?
  喻文州听完黄少天的转述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他的八卦心这会显然并没有黄少天那么强烈,心里估摸着还有五分多钟考下一门,随便聊了两句就回座位了。
  下一门语文,他得认真考。
  

  全科考试,说慢吧,赶时间写卷子着急,不算慢,说快吧,加起来又占了两天,也不算快,紧张过后的结果是周六没有晚自习以及周日一整天的假,对比平时还亏了一个白天,不过看在没有作业的前提下,学生们也都当是个哑巴亏咽了算了。
  二班和四班的约架正好在考完之后,既是放松,也没什么顾虑,不过听说领导还没走完,他们打架也不能打的太大,于是照例约了学校的后街。
  荣耀中学的后街和很多学校的后街一样,小吃摊饭店一条龙服务,吃的、喝的、酸甜苦辣咸煎炸蒸煮炒,应有尽有。而这些都是在主道上,往右拐两条道再进一个巷子,就是另一番天地了。
  那里是一块老房区,几年前就说要拆迁的,结果上头一直没给拨款,造成的后果就是大胖子俯卧撑——今天俯卧明天撑,拆迁也成了“今年拆明年迁”,人是迁走了,可拆了的房子却没钱盖新房,就空在了那里,成了打架斗殴偷摸干坏事的一块风水宝地,一般干架说“后街”也就是指这儿。
  傍晚,后街靠东边路口的电线杆子下站了一批人,粗略计算大概有六七个,有一个带着护腕的一直在走来走去,时不时还看路口一眼。
  “黄少你坐下行吗,安分点,我都给你晃出重影来了。”于锋靠墙蹲在地上拿宣传单扇着风抱怨。
  “有蚊子咬我啊!”黄少天烦躁的跺了跺脚。
  “也是奇了怪了,我们七个人都站在这里就你招蚊子,你O型血?”
  “胡说,我AB的,班长才O型血!”
  喻文州看了他俩一眼,幸灾乐祸的笑道:“我喷了花露水。”
  黄少天:千言万语汇成一个“靠”。
  “哎来了!”于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摸着黑数路口来了几个人,“一、二、三、四……七个,人数一样。”
  来的人里是邓复升领头,后面跟着刘小别、高英杰等人,还没碰面就先打了招呼:“来的真早。”
  “是你们太晚了!”黄少天嚷嚷。
  许斌看了眼腕表,说:“踩点来的。”
  于锋看黄少天有回嘴的架势,干脆抢先打断:“少说废话,来简单粗暴的还是玩规则?”
  邓复升说:“玩规则吧,简单粗暴容易挂彩,我们这儿带了姑娘,不合适。”
  然后就见邓复升被柳非从背后来了一下,接着听人家姑娘说:“我有那么娇气吗?打就不要怂!”
  “玩规则就玩规则吧,本来我们学校就男多女少,姑娘家是该让着点。”喻文州发话了,侧了侧脑袋示意小路里边,“‘捉迷藏’?还是‘撕名牌’?”
  “你们带名牌了?”
  “没带。”
  “那就‘捉迷藏’,我们也没带。”
  “捉迷藏”,其规则大概是找东西,双方各挑一个监督人出来,在给定范围内把自己的一样东西藏在范围内的某个地方,东西不能小的太过分,藏好后到起始点集合,其他人要在规定时间里把对方监督人的东西带回来,先回来的算赢;如果两样都带了回来,就多算一笔账,下次再打,这次输的人下次也直接认输;如果都没带回来,就直接扯平不了了之。期间可以有冲突,打也好抢也好,只要不出人命住医院,想搞什么都不阻拦。
  “行。”喻文州从兜里摸出个充电宝,按了下开关并没有亮灯,从侧边的裂缝可以看出来这是个坏的,“我们这边我监督,你们?”
  “我监督吧。”对面一个戴着兜帽的人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个装着可乐的塑料袋和一个上了锁的巴掌大小铁盒,隔大老远都听得见铁盒里面有哐啷哐啷的响声,“我拿这个。”他抛了下铁盒,随后把兜帽捞了下去。
  “王杰希?看来今天有的玩,连你这独狼都跑出来参团啊!”
  喻文州也是一愣,转眼又脸上恢复了平静,抬手拍了两下电线杆:“起点在这,范围整个老房区,藏东西十五分钟,找东西两小时。”
  “好。”王杰希答应下来。
  开始前双方每个人都可以拿要找的东西来观察一遍,这次的“捉迷藏”比较有挑战性,关键点就在王杰希拿的那个铁盒。
  铁盒子里听声音像是有硬币,一动就响,这一块地方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人,相对比较安静,如果王杰希藏的不远,那么在开始前就能知道铁盒藏的大概方位,对二班来说等于提前看到了一半答案。但如果二班拿到铁盒,回来路上铁盒一定会发出声响,四班的人就一定去抢铁盒。
  真能搞事。
  经过了几分钟的认物,在场十几个人对两样东西都有了点印象,喻文州和王杰希对了下时间,由其他人原地监督计时,开始了藏东西的活。
  “我说,那个盒子有点眼熟啊。”袁柏清跟邓复升说着悄悄话。
  “是挺眼熟,好像是士谦送的吧……不过他嫌丑。”邓复升耸耸肩。
  袁柏清翻了个白眼:“是我我也嫌丑,闲得蛋疼给男的送个带粉色蝴蝶结的玩意儿……能留到现在都是奇迹。”
  事实证明王杰希应该把东西藏的很远,因为铁盒的声音渐渐小到听不见了,唯一可能听到声响的喻文州是不允许参加的,自然也不允许他透露给其他人。
  十五分钟过的很快,喻文州比王杰希回来的早,王杰希虽然是赶在最后一分钟走回来的,但额头上的细汗却暴露了他跑过的事实。
  “现在六点五十三,五十五开始计时,大家对下时间。”
  ……
  “还有五秒。”
  “五。”
  “四。”
  “三。”
  “二。”
  “一,开始!”
  十二个人迅速对半分开交叉奔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不一会,电线杆子下的灯光圈里只剩了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个人。
  “嘣。”
  王杰希隔着塑料袋握住冒水汽的可乐罐,自顾自的席地坐下扯开了拉环,周围不是很吵,连起泡猛的窜上来又一片片破碎下沉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趁着可乐还冰,仰头便含了一口在嘴里。
  喻文州倚墙低头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王杰希抬头望天的眸子。
  “你不是胃疼吗?还喝冰的。”喻文州用不大的声音说着。
  王杰希喉结上下动了动,不紧不慢的把汽水咽进肚子里,像小孩偷吃了糖一般嘴角扬起个狡黠的弧度:“叶修不在,你管不着我。”




——————
私说几句,我在lof是两个坑一个一周的混更,然而在贴吧……各种被催更南下……头有点大_(°ω°」∠)_要复习了QAQ

评论(1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