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南下 10/下

  喻文州清楚的看见妇人的手指攒紧了衣角,而自己却只能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
  同性还没有被这个社会完全接受,不说完全,光是有接受的都很难得。现在很多人都有的一种心理:我可以包容同/性/恋,可以善待他们或者她们,但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家里,特别是自己的后代身上。
  可是爱情是个很难捉摸的东西,就是喜欢一个人了,非他不可、想跟他过一辈子……难道喻文州不喜欢女孩子吗?并没有,他也没有比起女孩子更喜欢男孩子。同/性/恋有的是喜欢同性胜过异性,也有不少是“我喜欢的人刚好跟我一个性别”,喻文州不过是后者的其中之一。
  小小几平米的阳台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喻文州只能坚定,不论王杰希的家人怎么反对,他的喜欢都不会收回半分。
  “你父母怎么想的?”妇人突然开口,声线比起之前听起来要冷漠了不少。
  喻文州收了收神,淡淡道:“他们知道。”
  “他们不反对?”妇人的声音又拔高了几分。
  喻文州垂着手,眸子里似乎略过了什么画面,声音依旧平淡:“反对过……但还是同意了。”
  妇人看着他,满是疑惑的眉眼里写满了不解,最终这些不解到嘴边形成了三个字:“为什么?”
  可能是他的坚持,喻文州想,但他不能这么说。“坚持”在爱情面前也是个比较缥缈的概念,有的人结婚二三十年最后还是离婚了,不也是一开始口口声声说坚持吗?
  喻文州没说话,沉默比什么答案都更适合这个时候。
  两人对视了很久,喻文州从眼前这个女人的表情里读出了很多东西,疑惑、不安,和一丝夹在反对中的无奈,不知是不是错觉。
  良久,妇人松开了握紧的手,把纱窗拉向了两边,好像一定要做什么事情才能让心里不那么焦虑。
  “你们的事情,我知道。”妇人说,“去年杰希告诉我的,没有跟他爸说,爷爷奶奶也不知道。”
  她看着窗外,乍一听像自言自语,但确实是说给喻文州听。
  “这件事儿愁了我快一年,你说你们好好的两个男孩子,都成年人了,怎么就……”
  在长辈眼里,哪怕他们都成长为了顶天立地的男人,说到嘴边也还是“孩子”,好像这样就能让他们听自己的话,像小时候小孩子听大人的劝告一样,说了就会改。
  “杰希的脾气我做母亲的打小就明白,这事他既然愿意跟我说,就一定是已经做好了决定要坚持下去,告诉我也只是完完全全的字面意思。”
  “他从不奢求我们给他支持什么,因为他每次这么说的事情都是逆着我们的想法走,早在他决定打电竞的时候我就以为是叛逆期,结果一叛逆就叛逆到了现在……可能是骨子里逆鳞就比别人要面积大些吧。”
  “你们的事我本来是坚决反对的,但是今天杰希说要带你回家,还想让你留宿……我作为母亲大概是真的不称职,对于你们在一起这件事情,说到底我心里非常自责,可看到杰希对你和对别的朋友都不一样,我也是这个年纪的过来人,我知道我儿子是动了真心了。”
  说到这里妇人吸了吸鼻子,话语里都带上了轻微的哭腔,她用手背在脸上擦了一下,缓了口气接着说道:“所以我现在是选择中立,无法阻止,就当做没发生,我也不会去支持你们。杰希是个成年人了,他的人生,作为父母,早就不应该去左右。”
  “但有一点我是要强调的,他终究还是我儿子,你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你就一定要对他好。”
  喻文州怔怔的看着这个比他矮了大半个头的中年女人,头发里甚至混了几根白丝的一位母亲,他这会才发现她的脆弱和无力,三年前就开始顾忌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心里有些压抑,但“夜谈”的结果却是好的,算不上明面的认可,却也得到了默认,而且无论妇人强调最后一句与否,他也一定会答应那句话。
  “一定。”喻文州坚定的说,然后他给妇人鞠了个躬,低沉的声音里混合着真诚和感激,“谢谢阿姨!”
  
  
  
  王杰希半躺在被窝里,身上还搭着空调被的一个角,听见门口有响声才挪开在手机上的视线去瞄了一眼,随后又低头看了眼时间,面无表情的给人报点:“9点过7分,到现在9点43了,请问喻文州同志你是进下水道游了一圈再爬上来的吗?”
  喻文州本来心情有点低沉,但在见到王杰希的那一刻一切负面情绪都瞬间烟消云散了,笑着踢开鞋子光脚丫子爬到床上去把王杰希抱了个满怀。
  “哎,怎么……你头发也没干,别凑过来,我的都干透了。”王杰希按住他的脑门不让喻文州的半干头发碰着自己的睡衣。
  “就抱一会。”喻文州凑在他耳边轻声说,一边嗅着王杰希身上的沐浴露味道仿佛给自己打了一针镇静剂。
  王杰希瞥他一眼,这个角度他只看得见喻文州白皙的后颈,叹了口气便任了。
  喻文州收紧了手臂,他现在只想保持这个姿势,只有王杰希在他怀里,实实在在的触碰才能让这一天发生的事情都看起来真实。
  “杰希。”喻文州侧开脑袋,在王杰希的脖颈上亲了一下,“我想留个戳。”
  王杰希笑道:“亲都亲完了才说‘留个戳’?占我便宜啊。”
  “不对,你已经是我的了,不算占便宜。”喻文州在刚才亲吻的地方轻咬了一口,留下个浅浅的牙印。
  “嘶……”王杰希倒吸一口凉气,揪着喻文州的头发把人拉开,“哪有你这样留戳的,还颈动脉边上咬一口,换个地儿。”
  换个地儿……喻文州看着他眨巴眼,目光下挪到王杰希好看且匀称的锁骨上,扯开人衣领让那块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低下头去种一颗粉色的草莓,完事儿了还很嘚瑟的在人嘴上亲了一口。
  盯着自己留下的痕迹,喻文州才算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这样。”
  王杰希看着自家恋人好像智商掉线似的,笑意都要从眼底溢出来了,伸手把人一只手拉过来,在喻文州手腕侧边也留了个戳。
  “这个浅了点,应该没多久就会消,等你哪天不穿短T了我再补一个。”
  喻文州看着腕骨处比王杰希锁骨上浅很多的吻痕,一时没琢磨出魔术师的思路来,不过心理上倒是满足了,好心情的答应一个好,便下床去拿手机继续录歌。
  要是再撩几下,今晚上可就谁也别想好好睡。
  
  
  
  还是纸短情长,这首歌的基调比较有节奏感,带着点小清新的味道,喻文州清了清嗓子,就打开K歌软件准备录音,加载时下面的一行小字正好被他看了进去,“咦”了一声就把手机撂床上了。
  “杰希,你有湿巾没?”
  “湿巾?”王杰希侧弯下身子伏到床边去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翻了几下从里面扔出小半包湿巾给他。
  喻文州回头接时刚好看到王杰希弯腰露出来的精瘦腰线,喉结忍不住上下动了动,咽了口口水强行把某些不太正经的欲望扼杀在小腹。
  妈蛋,喻文州,你下限呢!
  接过湿巾,从里面抽出一张来包裹住耳机的麦,屏幕上刚刚说的是“用湿巾包住话筒可以避免喷麦哦”,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试试再说,见进度条已经加载完毕,喻文州也戴上了耳机。
  录歌的时候王杰希很注意的没折腾出什么声响,以免有杂音跟着录了进去,想着自己玩手机也无聊,干脆关了锁屏改看喻文州。
  荣耀圈里年年有人在论坛评选男神女神,女神自苏沐橙出道以来就没让给过其他人,而男神的名号则是在周泽楷出道之后才稳定下来的,没办法,长得好看真的能当饭吃。不过王杰希倒是觉得喻文州要更耐看些,大概有一部分是自己的恋人滤镜,事实上如果喻文州也有和他们一样的“正常职业手速”,谁坐男神宝座还真的难说,周泽楷是挺强,而且最吸引人的主要还是颜值和那一手强劲而不失华丽的操作,但如果谁给喻文州一个手速,还怕操作不够吗?职业圈里都不知道得瞬疯多少人。
  至于喻文州的颜值,毋庸置疑,那百万粉丝里占据几十万小江山的迷妹就是很好的证明,
  一想到喻文州的那群颜控女粉丝,王杰希突然有点想下饺子,飞来横醋都不知道是哪家的。
  “你陪我步入蝉夏,越过城市喧嚣。”
  “歌声还在游走,你榴花般的双眸。”
  “不见你的温柔,丢失花间欢笑,岁月无法停留,流云的等候。”
  “……”
  录制过程听起来还挺流畅的,不过对王杰希而言,缺乏了BGM倒失了节奏感了,好在喻文州唱功感人,不靠BGM也是块好料。
  听到一半,王杰希突然灵光一闪,偷摸把手机又勾了过来,装作QQ看消息的样子点了录音——以后他手里就有喻文州的纯歌清唱版了,只此一家别无他货。
  等喻文州按自己的标准录完了歌,时间也指向了十点多。
  “我发了链接在微博,惩罚完成。”喻文州呈大字躺在床上,一条腿一只手还压着王杰希的。
  “看到了,坐等明儿一早K歌账号粉丝暴涨吧。”王杰希点开链接里的录唱,调高了声音外放打算再听一遍完整版。
  听别人在自己面前外放自己唱的歌,饶是喻文州也会觉得有点羞耻,捂着耳朵侧身面向另一头。
  我不要面子的吗?他想。
  “你就不能自己戴耳机偷偷听,在正主面前还这么放肆。”喻文州一只手向身后摸去试图抓来王杰希的手机。
  王杰希看见了,憋着笑张臂把手机伸的老远:“不能。”
  “我不要面子的吗?”喻文州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不要。”
  抬杠?喻文州哂笑着从床上弹起来去抢王杰希的手机,两人隔着床被子,没一会儿就争成了一团。
  “你给不给!”
  “不给!给你也打不开锁屏。”
  “所以说我这不是抓着你的手吗?想要指纹锁还不容易?”
  “想得美,喻文州你赶紧睡吧梦里啥都有。”
  直到歌放至尾声两人才匆忙停了手,因为他们一致认为如果再这么闹下去估计楼下得上来投诉,于是最后的场景就成了两人都站在空调的风口享受“大白箱”带来的恣意凉爽。
  “有点后悔放链接到微博上了。”喻文州挠了几下头发。
  “怎么,愿赌服输你想反悔?”王杰希给他递了把梳子。
  喻文州接过梳子道了句谢:“不是……我没想唱给那么多人听啊。”
  王杰希瞅他一眼,明白了,文州就是想玩纯情这一套呗,便笑笑揉了把喻文州的软发:“那有什么,我又不计较这个,更何况我听的唯一的现场票,黄牛都买不着。”
  “也是。”
  王杰希揉完了头发,又伸一根手指在人后颈按了按:“有点歌功能吗?听腻了,切歌。”
  喻文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有,你等我载入一下歌单。”
  王杰希挑眉:“请加速?我svip。”
  “开个2G网svip有用吗?”
  “WiFi,你切不切?”
  “切。”喻文州清了清嗓子,开口直接从高潮部分开始切:
  “给你一整首情诗,关于你温暖名字,在每个孑然的深夜为你诵读。”
  “字句真诚而坚固,星辰也为你祝福,一想你梦就溢满温度。”
  王杰希戳了第二下:“下一首。”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我挥剑转身,而鲜血如红唇。”
  “前朝记忆渡红尘,伤人的不是刀刃。”
  “是你转世而来的魂。”
  王杰希卡点戳第三下:“再下一首。”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甜蜜的很轻易。”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在说我愿意。”
  王杰希抬手准备再切一首,就被喻文州转身扣住了手腕:“不切歌了,下班了。”
  “噢。”王杰希摆出一副失落的样子收手趴回了床上,“你晚上跟我一套被子?你不踢被子吧,要不我再拿一套出来。”
  “不麻烦了,跟你盖一床。”喻文州把头发梳顺,扯开一个被角掀开躺了上去,“好热,晚点再盖。”
  “我只拿着搭一下肚子,免得感冒而已。”王杰希打了个滚,扯了另一头的被角压在自己身下。
  “都一样。”
  “对了,你今年一个暑假都在B市?”王杰希问。
  “看情况,要是我姐决定暑假结婚那就在这儿呆了。”
  “要是不结呢?”
  “不结也得结了,多大岁数了还不结婚成家,我大姨拉郎都得给她弄出去。”喻文州翻了个白眼,“迟早的事。”
  然后两人就开始了各种东拉西扯,聊的十分尽兴,连语言损队友都干出来了,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和对方的开心。
  喻文州和王杰希聊天总有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其实除了他们不同队伍以外,平时讨论战术和打配合上两个人都挺有默契,谁都接的上对方的梗,不会尴尬的同时也不断推进着各种对话,直到十一二点,所有话题才都以王杰希的一句“聊累了明天再说,困”画上句号。
  “文州晚安。”
  “杰希晚安。”喻文州支上半身凑过去亲了口他的额头,复把脑袋栽回了枕头里。
  王杰希比较容易睡着,一旦困意上来没一会就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喻文州则是要花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他就装睡,等王杰希睡着了再睁开眼睛窥人睡颜。
  他现在清醒的很,不是不想睡,是压根睡不着。
  喻文州不认床,但并不代表他习惯枕边有人,而且他总有种恍惚感,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顺利的有些假,直到跟王杰希的母亲谈过话才明白是有人帮忙打助攻,那种不真实感才逐渐踏实下来,好像火车偏离正轨又拐了个弯倒回来了,此时一句“一切都会好的”就显得非常有安慰效果。
  喻文州借着窗帘外透进来的微光在心里刻画王杰希的样子,他想这个人怎么这么好,自己真是……无比幸运。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不记得自己昨晚是几点睡的了,只知道醒来的时候第一反应“这不是我的床”,第二反应“身边少了点什么”,第三反应“王杰希呢!”,然后猛的掀开被子跳下床去找人,一开门正好撞上准备来叫他起床的王杰希,差点现场表演鼻子撞鼻子。
  “……早。”
  “早上好。”王杰希稍稍低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一下,“起了就去洗漱,他们都出去了,等你一起吃早餐。”
  “好。”喻文州倒是从容,返回去拣了自己的衣服就去洗漱了。
  这一天天气不错,万里无云,估计到正午得糟太阳曝晒一番,不过喻文州并不在乎,他现在只想珍惜和王杰希待一块儿的时间。
  “文州!”王杰希在客厅喊他。
  “唔?”喻文州咬着牙刷冒头出来。
  王杰希给他指了指手机,笑道:“恭喜喻麦霸点赞破万。”


——————
*本章用过的歌:纸短情长,千禧,醉赤壁,告白气球(应该都熟悉的√)
*我要开始复习了,7月15之前停更
*祝没考试的伙伴们期末必过,高考中考完的伙伴们第一志愿录取!

评论(10)

热度(47)